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六 入梦(中)

嗨同学们我来还债了……

这文我感觉都是有生之年了。我尽量,速度填=L=

诸位好久不见,十分感谢能等到现在的人,除了卖身你们让我干啥都好!

好久没写手生 莫介意(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第五章:高校鬼事(上) (中) (下)

第六章:入梦(上)


-----------------------------------------------------------------------------





天色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一样。

在老冯那里聊了几句,对方就干脆利落的把江波涛交了过来,让叶修眼皮子抽了抽。他同江波涛顺路,回教师公寓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江波涛话不多,却很讨喜,让叶修稍稍欣慰了下,还算是个可塑的苗子。

 

走到楼下的时候已经起了风,两个人匆匆忙忙的钻进楼道里。江波涛住叶修楼上,站在楼梯口的窗户旁边笑着对叶修说:“那叶导,我就送到这里了。”

“行。”叶修答应着,“不用那么生分,直接喊叶修就行。”

“好。”

“拜拜。”叶修告了声别就径自往前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拧了几圈准备打开门时顿了下来,偏头看了看楼梯口。

江波涛还在那里,扶着上楼的扶手,屋外已经变成了黄褐色,马上就是要下雷阵雨的样子,昏暗的光照进来,显得整个人几乎要隐进黑暗中,被吞噬掉一样。

他似乎是一直注视着叶修,因此在叶修看他的时候笑了一下,露出了整齐白亮的牙齿,在一片黯淡的颜色中尤为显眼。

叶修顿了顿。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了这么一眼,就开门进了屋。不知是不是黄少天听见了门响,从他卧室里隐隐的传来招呼声。叶修进了屋,身后的门也为之轻轻地关上。

 

傍晚的时候果然滂沱大雨伴随着雷声砸了下来。周泽楷他们提前买好了菜,叶修跟着周泽楷进去打了下手之后就站在一边,看着窗户外面豆粒大的雨点拍打着玻璃,在上面溅成蜿蜒的水迹。

炒菜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而雷声还在继续。一只手拍了拍叶修的肩头,他才如梦方醒,短暂地愣了一下之后扭头笑了一下。

“弄完了啊,不好意思,刚走了下神。”

周泽楷看着他,那注视叶修的眼睛是十分纯粹的黑色,其中的星光闪烁了一下,摇了摇头,叶修知道他的意思是“没关系”。

面对这样的周泽楷,叶修感觉说不出话来,于是他梗了一下,慢慢地吐出字来。

“走吧,我去端菜。”

 

闪电过后接踵而至的雷声越来越大,叶修怕烧坏了家里的电器,就把闸拉了,早早催着屋里的几人去睡觉之后躺在床上看着完全看不到的天花板。

偶尔会有闪电一霎照亮整个屋子,把色调都染成惨白。雷声掩盖之下隐隐能听见远方车辆警报器的声音。

明明都快入冬了……

叶修听见屋子里另一张床上周泽楷轻轻翻身的声音,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江波涛临走的时候那个样子,总是让他很在意。瘦瘦高高的身子站在昏暗的光影之中,仿佛即将被吞噬掉,连一点肉末都不会残留。

黑暗永远是最让人惧怕的样子。

伴随着隆隆的雷声,叶修的鼻息逐渐变得沉稳而绵长。

 

再度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落英缤纷的桃林,花瓣有香气,脚踩在落蕊上有柔软而厚重的感觉。

叶修静静的看了一眼四周,他的意识很模糊,隐隐觉得自己是属于这里的,又隐隐觉得并不是。

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扶着粗糙的树干站起来,叶修毫无目的的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但却不觉得疲倦。四周的树木长的都是一个标致的样子,树皮柔软青嫩,细碎的花瓣随着并不存在的风轻轻从枝头跳下,拂过脸颊。

“叶修。”

叶修停住脚步,懵懵懂懂的回头,看见周泽楷熟悉的模样,站在身后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喊,脸上是对他一贯的温和神情。

“到我这里来。”

这太奇怪了。

叶修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脚步迟疑着没有更近一步。周泽楷见他这样,十分从容地往前向他走去,小幅度的张开手,像是想要拥抱他。

“到我这里来。”

距离越来越近,温和平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蛊惑,叶修骤然想起,周泽楷是不会说话的。

这绝不是他。

看见叶修的表情虽然维持着一贯的淡定,眼里却浮起了一丝警惕。“周泽楷”熟视无睹,不断地说着那句话,就像永无停歇的复读机。

“到我这里来。”

“到我这里来。”

见他越走越近,越走越快,叶修想要退后一步,那些本应飘零踩在脚底的花瓣却像是有思想一样缠绕成一条绳,紧紧从小腿勒到膝弯处,力道甚至让皮肉覆盖稀少的腿骨都感觉到了一丝酸楚。

出人意料的是,“周泽楷”却在一米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也不再说话。叶修咬住舌尖,勉强露出一张泰然自若的脸。

他强迫着自己转移注意力,然而面对着那张脸,回忆忽然涌了上来,想起了晚上周泽楷平静的目光,一点点星光镶嵌在如墨的眼瞳里荧荧闪烁。

叶修看上那张脸,对上那双眼睛——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眼白包裹着一个全黑的瞳孔,没有光彩,没有思考,仿佛一个傀儡,也仿佛从来没有过灵魂。

“周泽楷”发觉他的目光,手指轻轻地动了下,抬起来摸上自己的眼睛,依然是那没有起伏温和的声音,越听越让人头皮发麻。

“你喜欢这个?”

叶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安静的看着他“周泽楷”顿了一下,把他自己的指尖刺进了眼眶。

没有风声,也没有花瓣落地的声音。

血肉连接断开的声音同流淌的血液一样令人不悦,那宛如假眼一样的珠子沾着血沫放在手心,原本放置的地方只剩下一个黑黝黝的洞。

那个“人”抬起剩下的另一只眼,平静地问。

“你要吗。”

 

这不是一场美梦。

叶修已经渐渐清醒了过来,这种宛如被操控的情节感和轻微的恐惧让心跳越来越快。面前的“周泽楷”皱了皱眉头,发现他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之后,终于又踏出了脚步。

一步,两步。

本来就没有多少的路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叶修的喉咙仿佛都被攫紧了,连吞咽一口唾沫都无力去做。绷紧的神经在血腥气息靠近的时候被一丝丝地锯断。

这只是个梦……

舌尖感觉不到任何痛觉,只有弥漫的铁锈味是真实的,叶修的脸上依然面无表情,眼睛却违背身体意志地睁到了最大,像是要把对面“人”一丝一毫的行动都烙下来。

这时“周泽楷”又微微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突如其来的力量撞到了一边,发出了一声巨响,狠狠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凭空而来的一只手抓住叶修的,温热的触感让叶修心里一紧,抬起头一看却是黄少天气喘吁吁的脸。

“走!”

脚下的花瓣不知何时也散了开来,叶修没有迟疑的时间,踩过那些宛如锁链的花瓣被黄少天拉着一望无际的桃林另一头奔跑,耳边的呼啸的风声和肺里燃烧的气体都本来冻结的血液重新温暖。

在二人跑走许久之后,躺在地上的“周泽楷”的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再度回归了平静。

 

“啊哈……哈……老叶……你……你感觉咋样?”

不知跑了多久,不过估计那个“傀儡”肯定追不上来的时候二人才停住了脚步,各选了一棵大树勉力扶着喘息。

黄少天喘匀了气之后第一时间就抬头去看对面的叶修,对方没空回答他,直到勉强能正常呼吸之后咽了口唾沫,才伴着粗重的呼吸声开口说话。

“还行……”

黄少天笑着露出了一口白牙。

“没事就好。”

“是啊,没事就好。”叶修也笑,猛吸了两口气,心跳才慢慢地稳下来,“所以说,你想干嘛?”

“啊?”

被这么一句驴唇不对马嘴的回话怔住了,黄少天一时语塞,疑惑地看向对面。叶修这时候表现出了认识周泽楷黄少天他们以来的强大适应能力,又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到正常状态。

“我说,你跟刚刚那家伙不是一伙的?”

“怎么可能,老叶你是不是摔坏脑子了啊,这是在说什么,文州他们还在外面等我们,我们想想怎么出去……”

“少天不是人。”

叶修打断了他的话,挑起一个挑衅十足的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但是你居然感觉不到,也是够蠢的。一个鬼的手怎么可能那么暖和?”

“黄少天”沉默不语,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他没有说话,因为知道这毫无意义。叶修没有理他,扶着树干颤巍巍地站起来。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一场恶战应该是避免不了的,还不如冷静地保存一点体力。

两个人沉默地对峙着,之间的距离不近不远却还算安全。叶修的眼睛微微眯起,努力使自己的目光像锐利的鹰,以免对方突然冲他个猝不及防。

正当叶修警惕着对方的时候,“黄少天”也沉默地看着他,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突然高高翘起了嘴角。

“有趣,吃起来一定很有趣。”

叶修堪堪消化了他话里的意思,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就看他轻轻拍了拍掌,四周的桃林就像被扭曲了一样,混合着黑色的空间开始旋转起来。而脚下明明变成虚无,却踩得很牢。

“美梦不能打动你的话……就去那里吧。”

对方毫无起伏的声音甫落,叶修就猛然从身处的地方坠了下去。



TBC

评论(36)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