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岁月向来不留情

复健_(:з」∠)_


【驼妹】一颗比赛后的小甜饼

---


---


梦碎了。
北京飞往首尔的飞机上,田野忽然惊醒。本来只有一两个小时的短短旅程,却做了个无比真实的梦。
梦里三星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田野揉着眼,慢慢地缩在窗边。往外看,云层下是巍峨耸立的数栋建筑,冰冷地矗立在那里,不曾因为谁而改变。


到kt的路有些艰难。
他从李汭澯那里要来了地址,李汭澯也是为他托了人辗转问来的。操着一口蹩脚的韩语,在路人奇怪却友好的眼光里问到了路,磕磕绊绊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前台有些冷清,半天不见个人影。
好不容易见到了人,正琢磨着自我介绍的一系列话语,对方就歪着脑袋露出了个善意的笑。
“meiko?”


啊。
刚总结了一大堆的话,打成了结,...

【驼妹】好久不见

送给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我儿砸的生贺。

2K字小作文 双向暗恋

感觉没写出想要的 不过这样也可以吧。。

就是超喜欢金总和甜白菜⁄(⁄ ⁄•⁄ω⁄•⁄ ⁄)⁄


-----


千万种的爱恋里,田野跳入了名为“暗恋”的网。即使它如此稀疏平常,可对方在他的眼里,仍然是千万分之一的独特。


每天光是想着,心里就酸酸的。


这种苦喜交织伴随他走过了两年走向十八岁,直到那件事发生。到那时,他回头看去,来路一片狼藉,遍地都是被踩碎的修修补补的真心。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只差一点点(短,完)

感谢这个BE专业户给我的小甜饼!!!=3=

很喜欢啊!!!这个调调!!!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给 @云与凉橙汁 的生贺,生日快乐啊宝贝儿,我们认识十几年了,以后还要继续相爱❤

这篇文咋说呢,就是我一个这么久不写东西的咸鱼,写的真的很糟糕,主题不明确内容很散,基本上就是一篇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文暴风哭泣,希望看文的小伙伴不要嫌弃,废物咸鱼软先道歉了…

———————————————————⭐⭐⭐

只差一点点

1.

田野是被饿醒的。
胃里空空如也的感觉很不舒服,他一边反复揉着胃部,一边在枕头下摸索到手机打开,骤然亮起的灯光在一片黑暗的房间里异...

【驼妹】一辆不好吃的车

肉梗七题 肉多雷慎
勿上升真人!!

你们的新年礼物!本来有是十个被我删到八个写得太累了又减了一个。。
万字长车,写的我都要萎了。

链接走这里:


不知道能不能看的石墨


ao3

【驼妹】如星星般的你

一上午的速码产品。

和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想的梗,吃了糖不要不开心了嘛!

 

我真的觉得星星长得特别像田野!!!!

-------------------------------------------------------------------------------

田野是被一段铃声吵醒的。

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耳熟……金赫奎,接电话啦。

 

田野嘟嘟囔囔着拍了拍旁边的枕头,意料之中地拍到了一个软乎乎的脸蛋。金赫奎常见的哼哼声在耳边响起,田野大手一挥,又多戳了两下,思绪也开始陷入混沌之中。

半梦半醒时,他好像听见金赫奎用韩语说了...

【阴阳师/狗晴】风铃[3]

马上就是甜甜蜜蜜(?)的同居生活

// 

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

就好像晴明一直在等葛叶,却从来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影子。

那个美丽的女人,如同雾气一样出现在他的回忆里,又消散在眼前。在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个清晨,懵懂的晴明推开那扇门,看到的是柔软而蓬松的九条长尾,而他的母亲惊恐地伏在地上,对他说,别看。

我不怕。

晴明本来想这么说的,那是他温柔的母亲,怎么可能会让他害怕。

可是他说不出口,睁着清澈的大眼望着奈叶绝望地掉着眼泪,化为一团迷雾,消失在他的面前,消失在他今后的人生里。

晴明多么盼望,能有朝一日再见到她,对她说:我不怕,我们回家吧。

可是没有机会。

以后终其一...

【阴阳师/狗晴】风铃[2]

这么软萌人妻的小晴明你也舍得下手欺负——反正以后狗子就欺负不到了
亲妈,热爱虐攻一百年。

//

睡梦中的晴明感觉如同置身冰窟,正半梦半醒间,却朦朦胧胧地摸到如同丝绒般柔软光滑的东西,手感颇好,不由得多摸了几下。然而下一秒,那玩意就从他手中抽身而去,耳边也传来温热的吐息,那声音却冰冷无比。
“小鬼,安分点。”

晴明骤然睁眼。
屏风遮住了日光,屋内略显昏暗,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躺在他边上,却十分无耻地抢走被子——这就是逼他醒来的元因。只是好在他非常好心地把一个黑色美丽的“被子”披在自己身上,而定睛一看,那颤动的美丽物体哪里是什么被子,分明是昨日深入人心的,那位大人的翅膀——
晴明眨了眨眼睛,思绪正运转...

【阴阳师/狗晴】风铃[1]

冷CP求关爱系列


//


青草沙沙声从丛林外而来,孩童踩着木屐却行动飞快,气喘吁吁地奔跑在满是枯枝落叶的森林里,他神色慌乱,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额头上的汗水一点点滴下来,却无暇顾及,只能飞快地向前逃窜。


“呼……哈……”


木屐踩断干枯的树干发出清脆的响声,为后面的追兵提示了方向,有许多纷杂无章的脚步声紧随其后,还夹杂着几句骂声和催促。


森林深处有一座神社。

据说数十年前有神灵在此供奉,只是这座神庙时间悠久,又路途遥远,鲜有人来,自然也就破败了。


内里糊着符纸的窗棂上挂着织成已久的蜘蛛网,富有厚重年代感的...

1 / 5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