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双鬼叶】匆匆那年


※请配合BGM食用w

※ @雾怜 双鬼叶。差点扭曲成策叶然后又在危难之际被我扭曲了回来[?]


怎么说呢,这篇里的策爷实在是个很难懂的心思……

大概是策爷喜欢轩哥,轩哥喜欢叶神,于是策爷又去接近叶神喜欢上了叶神,最后他们三个人在一起了这种复杂的关系[...]

希望不会太难懂。



全部目录


-----------------------------------------------------------------------------




1.

 

吴羽策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是在比赛场上。

之前听说他一反常态以那样招摇的姿态重返荣耀,但见到真人之后,却不觉得那人的身上有什么不同。

他站在面前,眼眸微微眯起掩盖起精光。在双方握手的时候微笑地看着吴羽策,那表情同吴羽策记忆中的别无二致。嘴唇轻启,声音淡得像是要漂浮在空气里。

“我回来了。”

 

比赛场上的闪光灯,耀眼得令人眩晕。

吴羽策礼貌地笑笑,退下站在一边。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掏出烟盒,想了想还是没拿烟,又揣回了兜里。

他们分两端,安静地下场准备比赛。

李轩从吴羽策的身边走过,偏头看了他一眼,眼底隐隐波光流动,像是想说什么的样子,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吴羽策仍然是笑着,跟着他往选手席那边走。落座后坐在角落里,舒了一口气,轻轻闭上眼,又很快地睁开。

 

欢迎回来。

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悄悄开花。

 

 

2.

 

李轩和吴羽策并不是同一年进入战队的。

吴羽策坐冷板凳的时候,比他大一期的李轩已经当上了队长。某次练习的时候李轩暗搓搓地跑到了训练营里,吴羽策就这么看着那个平时看起来稍稍有些轻浮的人笑着走过来,凑着他的电脑屏幕。

“哟,你也是鬼剑士啊?”

事实上虚空的鬼剑士并不算少,而李轩则在众多人中找到了他。

他是感谢他的。

 

当知道李轩有个喜欢的人的时候,吴羽策还是挺好奇的。

可李轩一旦发现他悄悄地凑过来,就会反应灵敏地瞬间抱住电脑,大喊“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叫人了”。而面对这么无赖的招数,吴羽策总会甩个白眼给他,折身走远。

不过即使李轩如此,吴羽策也可以从队里那群八卦的人嘴里得到信息。

譬如说,他喜欢的那个人其实是斗神——叶秋。

 

叶秋。

这是一个传奇的名字。

他身处荣耀巅峰,三连冠从来没人可以超越。即使在斗神状态逐渐下滑的第六赛季,却依然是众多年轻人心中的梦想。

强大,美丽又冰冷的斗神。

是李轩那家伙的暗恋对象?

吴羽策对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嗤之以鼻。

 

 

3.

 

也因为这个原因,吴羽策一直对叶秋此人十分好奇。

在这个信息发展的时代,他的身份却一直是个迷,甚至连一张正面照片都没有,广为流传的,只有一张颇为清隽匆匆的侧影。

但这般却更如美人蒙纱,挠得人心痒痒。

吴羽策看了那张照片,却发现因为是抓拍,画质惨不忍睹,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他为此事牵肠挂肚几天,除了训练之外的事情都心不在焉。李轩也觉得他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想找他谈谈,却苦于没有时间。过了几日之后,才终于在一天午饭时在食堂把人堵住。

“喂。”李轩端着午餐坐在他对面,吴羽策抬眼看了看他,没说话。李轩说,“你这几天怎么了?老是不在状态的。”

“又没有打扰训练。”

吴羽策一句话噎得李轩说不出话来,他确实是没有影响训练,只不过作为队长,他有义务要关心队员的身心健康。

李轩深吸一口气,“那你要有点精神啊。过几天嘉世来这里打友谊赛,你这个样子怎么行。”

吴羽策挑了挑眉毛,说:“友谊赛?”

怪不得,这家伙这几天天天容色焕发,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看出眼角眉梢的喜色。

李轩点了点头,眼里的喜悦完全藏不住:“对。”

“哦。”

吴羽策冷淡地应了一声,声音是他自己都奇怪的烦闷。低下头安静地扒着饭,他在想,这家伙真幼稚。

令人讨厌的幼稚。

 

 

4.

 

吴羽策知道自己对着那个叫做叶秋的人是抱着敌意的。

他不知道李轩为何会如此喜欢他。叶秋这个名字隔在他同李轩之中,犹如一道无形的鸿沟,让他好奇又排斥。

只有我和李轩,才能是双鬼。

吴羽策一直这么在心底对自己说。却在听说了嘉世要来的消息之后,手心微微发烫,不知何时,心底滋生了微妙的期待。

何年何月播下的种子,破开了一个芽口。

 

当看见天台上干呕着的人的时候,他甚至是在恶劣地开心着的。

原本只是因为不胜杯酌跑到天台上来吹吹风,却不曾想遇到了一个意外惊喜。

当那人终于停下了痛苦的呕吐之后,他走上前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递过去一片口香糖。

“谢谢。”

叶秋并没有被黑暗中忽然伸出来的白皙手掌吓到,礼貌地接过,转身看见吴羽策如同落满星尘一样的双眸。

他笑了起来,脸颊因为酒精的作用不正常地染上薄红,恍惚间想起面前的人似乎是……

“虚空家的小鬼?”

叶秋漫不经心地又垂下头在裤兜里摸了半天,摸出打火机和香烟,借着被风微微吹歪的青蓝色火苗点燃了香烟,正贴到嘴边,却又停滞了半秒忽然想起嘴里还嚼着口香糖,有些迟钝地看向吴羽策,挑了挑眉毛“来一根?”

 

吴羽策从没想起他是这个样子的。

他设想过很多,或精明,或冷漠,或温柔。却独独没有想到叶秋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醉了,眼角染上粉嫩的桃花色,即使在黑暗中也看得明晰。吴羽策本意是想吓吓他,却在一瞬间被虏获心房。他想起那张照片,里面的文艺风把叶秋的侧影渲染得精致漂亮,他本人不如照片好看,照片却也照不出他半分的风华。

所以当叶秋点燃香烟的时候,吴羽策大脑当机了两秒,甚至自动无视掉了对方叫他最讨厌的小鬼之称,忘记了他不会抽烟,鬼使神差地,凑得离他近了一点,眼眸中熠熠生辉,鼻子里钻入的尽是叶秋唇齿一张一合时呼出的薄荷香气同尼古丁结合的味道。

吴羽策说:“好。”

 

年少的心,总是容易冲动的。

吴羽策顺从了魔鬼的引诱,舔上香烟的烟蒂,一路左移咬上了肉粉色的嘴唇。

叶秋怔了一下,烟打了个转掉在地上,在脚底闪烁着明灭的火光。

 

他将斗神拥抱在怀里。

 

 

5.

 

当李轩急冲冲地进屋的时候,吴羽策正在跟叶秋聊天,那枚小叶子的头像在右下角俏皮地闪烁着。李轩几乎是大力扯着吴羽策站了起来,眼睛微微发红。

吴羽策理了理被拉乱的领口,平静地看他,像是早已预料到了一样,眼中无悲无喜。

李轩稍稍冷静了下来,特别失望地看向他。

“为什么?”

 

为什么?

吴羽策大概知道他是在问什么,想笑,想反问他说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从训练营拉出来。想跟他说,你知道到过天堂又掉下地狱的感觉吗?

我知道。

他缓缓闭上眼睛又睁开,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特别安静又悲伤地凝视他。

李轩似乎是被这样的目光镇住了,也没有说话。只是在冗长的沉默之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吴羽策无所谓地笑笑,转身点开叶秋的头像,上面只有一行字。

 

一叶之秋:刚刚李轩跟我告白了,我跟他说了咱俩正在交往。

吴羽策怔了怔,瞳孔猛地缩紧,随即又无声地笑了。

……是了,他又怎么会忘了?

叶秋他,从来都不是一只会安静等待的小绵羊。

他是一头狼。

 

 

6.

 

李轩从来没有想过,叶秋会把他和吴羽策正在交往这磅重磅炸弹炸下来之后,再次狠狠打击了他脆弱的心房。

 

“他啊,其实好像是喜欢你的。”

叶秋没有跟他打字说话,用的是QQ自带的语音。他的声音轻柔低沉,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并没有在发现恋人其实不喜欢自己这个事实之后的歇斯底里,也没有扭曲地憎恨着李轩,只是这样,平静地说着一个事实。这样的冷静自持,是李轩特别喜欢的样子。

只是李轩开心不起来。

他有些疲惫地闭上眼,四周一片安静,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知道,他和叶秋是真的完了。

——而他和吴羽策,也完了。

 

 

7.

 

吴羽策很长时间没有跟叶秋联系过。

两个人并没有很明确地说分手,只是在那一天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唯一的一次接触,也只不过是某一次的联盟晚会上,叶秋遥遥地举着香槟杯含笑冲他晃了晃,又稳稳地放下了那个杯子。

吴羽策有些恍惚,清晰地想起来那人一杯倒的体质。他冷淡地侧过头,却又在下一秒忍不住偷偷往方才的那个地方看去。

只是已经没了叶秋的身影。

他心头忽然有些悲伤,又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只是凝视了那个位置良久,忽然想起他们曾经的那段短暂的感情生涯。

即使从一开始就充满着欺骗,他却不知何时,记下了点点滴滴。

叶秋的小习惯,口头禅,懒散和嘲讽的样子。

一点一点都印在心底,不曾磨灭。

 

他跟李轩,也恢复了普通的朋友关系。仿佛叶秋从未出现在他们的生命过一样。逢山鬼泣,鬼刻,仍然是虚空的最佳组合。

李轩再也没有在他面前提过叶秋,相较以前,却甚至对他更好。吴羽策曾经想要的便是这种生活,只是真正实现了之后,却感到心里明显空了一块。

空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很清楚,却再也没有承认过。

 

 

8.

 

这种的日子,一直延续到叶秋退役。

吴羽策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训练,他怔了怔,抓起外套就往外跑。

然后他被李轩抓住了,李轩看着他的眼睛,只说了一句话。

他说:“你有什么脸去见他?”

吴羽策沉默了良久,松开了方才抓着他的胳膊努力推开的手,抬起脸来,笑容灿若桃花。

“……你说的没错。”

 

以欺骗为开始的爱情,本身就是虚幻的。

引导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又哪来的权利去爱人。

 

李轩想起叶秋最后一次来虚空的时候。

那个人是秘密来的,吴羽策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他只是拉着李轩从虚空附近转了转。

李轩买了冰淇淋。大冬天的,俩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冻得哆哆嗦嗦地啃着冰淇淋。

“李轩大大啊。”叶秋的嘴唇冻得发白,笑容却愈渐扩大,“你之前说的那件事还算数不?”

“那件事?”李轩也冷,穿着大风衣也冻得要命,想了一会,像是想到了什么事,瞳孔微微因吃惊而放大。半响之后温柔地瞅了瞅他,无奈地笑,“当然算数。”

“噢……那哥考虑考虑。”

叶修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李轩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见他说了考虑也不多纠缠。俩人沉默了一会,还是他开口打破了僵局。

“不想问问阿策?”

“不想。”

叶修回答得特别干脆利落,李轩抿了抿嘴,香草的甜美气息在口中弥漫开,微微有些苦涩:“他其实还是挺喜欢你的。”

“我知道啊。”叶修笑得特别坏,一股子欠揍的感觉扑面而来,“哥魅力可大得很,作为‘情敌’的你可要小心点。”

“乱说什么呢。”李轩瞟他一眼,“再乱说话把你扔河里去。”

叶秋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抖得缩起肩膀,靠在李轩旁边。

 

俩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人工的湖水中平静无波。世界仿佛都被凝固一般。

叶秋慢慢平息了笑声,把头歪了歪靠在李轩肩膀上,轻声地说:“其实我真的是挺想他的。”

声音仿佛都要融化在风里。

李轩的脸颊贴着人冰凉的额头,闭上眼睛,“嗯”了一声。

 

 

9.

 

只是这再一次见到,就是一年后的事了。

斗神被驱逐,更名为叶修。领了一帮新人之师回归荣耀,声称要重返巅峰。

消息传过来,吴羽策听了只是微微地笑,李轩撑着脸摇头不忍直视。

哎,叶秋这个人,还真是疯。

 

结果这人还真一路披荆斩棘打过了挑战赛,站到了他们面前。

瞅着他们这阵容,李轩身为队长心里倒还真没底,一边嘟囔着这家伙到底是多会添麻烦啊,一边硬着头皮打了比赛。

毕竟他们可都是为冠军而来的。

事前最令他担心的吴羽策倒是正常了不少,他本以为依照吴羽策的性子会特别失控,可实际上,人家只是很认真地握了手,也很认真地打了比赛。

只可惜,努力过,拼搏过,最后也还是没能逃过输的下场。

李轩并不遗憾,他想吴羽策也是一样。

 

 

10.

 

比赛结束之后,叶修站在通道的黑暗处靠在墙上抽烟。他很享受这样的安静,每当打完一场比赛,体力都会很严重的消耗,这是他一种放松的方式。

指尖火光明灭,叶修轻轻吐出一口烟雾。听见身旁有着微微轻响的脚步声,眯着眼睛看去,看见一个高挑的青年身影。

青年的眼眸很漂亮,见他在抽烟,皱了皱眉。叶修笑了,把烟递过去。

“来一根?”

青年眼底像是突然燃起了一丛火,叶修有些恍惚,像是想起什么往事一般,正想要唏嘘一声,就被人拽着往墙上又按了按。

 

“喂喂我说阿策你不等我啊……”

另一个男人从方才青年来的方向走过来,看清了俩人,也是一愣。

吴羽策“哼”了一声,李轩才反应过来,特别严肃地斥责对方。

“吃独食是不好的行为。”

叶修听的一头雾水,什么独食不独食的。所幸吴羽策看见李轩来了,也没怎么多做纠缠,轻轻松松就被叶修推开了。

“喂我说。”叶修重新咬上那根被吴羽策忽视,一直被他夹在手里的烟,眼波流转看向俩人,“你俩是不是瞒着我什么啊?”

“呃。”李轩迟疑地看了看吴羽策,后者看向叶修,笑容漂亮得过分:“你猜呢?”

“怎么可能猜得着……”叶修叨叨了两句,把烟掐了。一抬头就看见李轩站在面前,摸了摸鼻子拉起他的一只手,而吴羽策也重新站过来,搂住他的腰,在耳边带着些笑意轻声地呢喃。

“没关系。”他说,“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让你知道。”

 

 

END


评论(2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