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四 阴阳眼(上)

※大眼儿上线!大眼儿上线!大眼儿上线!o_0我觉得标题就深深出卖了他……

这个故事的梗是一件真实的故事。等我写完这章再讲不然剧透了[.

可以猜猜是什么,猜对没奖[揍


不过以前同学讲过一个事情,说是他家楼下以前死过一个男人,死了半个月都没人发现,后来都臭了才有人发现的。

据说那段时间走廊里一直飘散着尸臭和消毒水味……给她留下了阴影,她就搬家了。

因为那段时间她天天回家是要必经那家人门前的→_→所以影响很大。

这个梗不打算借用,就讲起来玩玩[?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


四、阴阳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一个关于找东西的故事。”

灯光被熄灭,在教室的中央点燃起了一支星星般细闪的烛光。窗户没有关,渗进冷风,吹着长长的白纱窗帘飘荡。

带头的女孩子坐在讲台上,下面坐着三四个少年少女托着腮看着她。他们放学后都没走,专门凑热闹留下来听鬼故事。他们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把教室搞成这样阴森森的样子,纯粹为了增添鬼故事的气氛。

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很多次,只不过这次又多了个领班的人,那个少年也听得津津有味,一脸认真地看着比他们高出一截的少女。

女孩子举着蜡烛,暖黄色的烛光把她本来甜美秀气的脸照得阴森可怖,她放慢了语气,柔和得仿佛是在低唱着催眠曲。

“然后他就这样……走着,走着……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他扭过头去,就看见了一个女孩子,是他昨晚看见的那个女孩子。”

“女孩子低下头,头发盖住了半边脸看不见神情。男人有点同情她,蹲下身子正想安慰,就看见女孩子扬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七窍流血地微笑着看着他。”

“她甜甜地说:“叔叔,我的球找到了,是上次那个叔叔给我的。”说罢,从身后掏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头,头上的脸部表情十分惊恐。男人恐惧地转身开始跑离小女孩,跑着跑着却忽然感觉到了肩膀上一沉,一扭头,正好就看见那个小女孩的脸。”

“她就坐在男人的肩膀上。”

“‘叔叔,你跑什么呀?’她这样说着。”

 

空气瞬间凝结。女孩特地模仿了故事中的女孩甜蜜又疑惑的声音。话音刚落,一阵风就呜呜地吹了进来,把没关好的窗户拍得啪啪作响。

少女们尖叫出声,男生也都有点起了鸡皮疙瘩。女孩一看讲得这么成功,朗声大笑起来。

“你太坏了!”

“就是就是。”

女孩子们纷纷嗔怒地指责她,她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你们胆子也太小了。”

“我有个疑问。”

第三排那个邻班的男生脸色有点苍白地站起来,和深暗的夜色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女孩和他不熟,但是一看他人长得蛮帅气又瘦瘦高高的,心下有了几分好感,挑了挑眉毛,“说吧。”

“你……”

少年犹豫了下,眼神里微微透露出惊恐。

“为什么有个女人,一直在站在你身后看着你呢?”

 

 

叶修蹲在苏沐橙家的卫生间,叼了根烟颇为不耐烦地拿根长竹竿戳着下水道的盖子。

“堵了什么东西啊?”

苏沐橙蹲在他旁边,歪了歪头:“大概是头发之类的?女孩子不都是这样吗。”

“那也不至于堵得这么厉害吧……”叶修嘟囔了几句,看见里面又开始冒水,冲她扬了扬手,“出去吧,我来弄这个。”

“哦……”苏沐橙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笑容灿烂,“那加油啦~我出去给你泡杯奶茶,权当是报答。”

“一杯奶茶就想打发我,当你哥我是什么人啊。”叶修笑骂她,苏沐橙吐了吐舌头,闪身出去了。叶修见她出去,颇为头疼地转了回来,看着不断咕嘟咕嘟冒水的下水道,长叹了口气。

哎,男人啊。

他上一秒还在家里睡着懒觉,下一秒就被召唤过来修理堵塞的下水道。偏生对象还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妹子,自然不能拒绝。只能一大早苦哈哈地过来干活。

不过好歹还有奶茶不是么。叶修安慰着自己,用竹竿挑了挑下水道,嘴角抽搐了下。

 

 

……我不甘心……

……那个男人,他……

 

叶修戳着戳着忽然戳到了一个有些软又有点硬的东西,心想估计这就是苏沐橙下水道堵了的原因,于是更为费力地勾了起来,用了好半天,才把那玩意掏出来,待等到看清手中事物,一下子傻了眼,差点没往后一仰坐在地上。

血水殷殷,逆着下水道的口冒了出来。

 

苏沐橙在厨房就听见叶修一声惊骂,忙撂下了手中的东西跑过去看,就看见了叶修傻傻地坐在地上,手里攥着一大把头发。

水从下水道涌了点出来,带点腥臭味。她满脸疑惑地看着他:“叶修哥?”

叶修如梦方醒,捏着手里那东西给她看,却在伸出手之后自己也愣了下。

“……怎么,是头发?”

他明明记得,刚刚掏出来的是一节柔软的手指,指甲上面还绘着艳色的牡丹,像是泡得久了,已经发白发胀。

只是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头发?……

 

苏沐橙见他脸色不甚好看,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叶修,以为是他因为被自己大清早喊来干活而没睡好。叶修被吓了一跳,还沉浸在刚刚的事情里。直到苏沐橙问他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也好。”

他本来意志就比寻常人坚韧些,近些来又经历了这么多事,心脏承受力自然好了很多。经这么一下,却也还是保持了神智。

叶修有点疲惫地狠狠吸了一口烟,随手按熄了丢在垃圾桶里:“那我先回家啦。”说着,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浮土,从苏沐橙的身边走了出来。

苏沐橙转头,“等等,奶茶……”

“不喝了。”叶修摆摆手,“回去补觉,最近睡得不够多,精神不好,幻觉都出现了。”

苏沐橙无奈道,“好吧。”她见叶修拿了大衣就往旁边的玄关走去,连忙喊住他,“等等,让我送送你啊。”

 

 

俩人出来时,正好赶上隔壁有个人正在开门,听到旁边有动静,抬起了头看了他俩一眼。

叶修发现那人长得倒是挺帅,就是眼睛不一样大。不由得扑哧一笑,原本紧张的心情瞬间消散无影,弄得那人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苏沐橙这时候刚好也锁好了门,一偏头就看见了俩人对视的样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走过去拍拍叶修的肩膀,瞅着那个青年:“我哥,兴欣组博导,叶修,来帮我修下水道了。”言罢,又指了指青年,对着叶修说,“王杰希,新同事,微草组硕士导师,我邻居。”

王杰希冲着苏沐橙颔了颔首,叶修皱起眉头,“我咋不知道有这号人?”

“新来的。”苏沐橙随口应他,“你最近在休假,自然不知道。王杰希,我们先走了啊,我送送我哥。”

王杰希点了点头:“嗯。”

叶修啧了一声,也迈开脚步跟着苏沐橙走了。

 

后来叶修想起来这档子事,总是会笑骂王杰希冷淡。王杰希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叶修路过王杰希身边时,听见青年说了一句话,嗓子压得极低,声音却依然很好听。

“你印堂发黑,切记小心。”

叶修诧异地偏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人神色淡淡,仿佛说话的那人不是他一样。苏沐橙走了两步发现身边没人,扭头就看见俩人站在一块,不禁皱了皱眉头,“叶修哥?”

叶修“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漫不经心地掏出烟,打燃了叼在嘴里,香烟的顶端燃起袅袅的白烟,雾云缭绕得看不清面容。

他往前走了几步,跟上苏沐橙脚步。

“走吧。”

 

俩人脚步声远去,王杰希又把钥匙拧了一圈,听见锁簧啪嗒一声轻响,知是开了,却并没急着进屋,握着门把手,半响后闭上了眼睛。

最后一秒留在视网膜上的,是一条鲜艳得灼目的红裙。

好像是个女人穿着一条红裙子轻快地跑来,在从他身旁跑过时稍稍顿了下,笑了两声,如银铃般悦耳。然后便毫无顾忌地继续向前跑去,追随着离去那俩人的背影。

王杰希隔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看见空无一人的走廊,叹了口气。



TBC

评论(67)
热度(176)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