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三 猫又(下+番外)

※这次只分上下两篇。包括两个番外。

差一点就1W字的更新啊……远目。剧情狗血又高能。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



 

“阁下这可是求人的态度?”

喻文州眸色浅淡,轻轻一挑眉尾,指节轻轻摩挲着精细刻花的茶盏。

叶修气定神闲地反问,“不然呢?”

“若是想求人,不妨遵循我这里的规矩?”

“规矩……?”叶修沉吟了下,喻文州只见他眸间亮了亮,嘴角隐约也抹上促狭的笑意,“青楼的规矩?”

喻文州颔首,脸上没有半分尴尬之色,倒显得颇为坦荡。

叶修敛了笑,将茶杯放回桌上。倏忽站起身子,俯身下去隔着桌子凑到喻文州眼前,衣角也因幅度凑巧落入杯中,染上一片深色的水痕。

他眼里一片轻佻,虽是少年单薄身子,却也莫名地有了些威压。

“那便来试试?”

 

锦帐披散,红鸾情动,一派暖意。

床上似乎交缠着二人,远远看去,衣衫不整身躯交织,但只有二人才知,这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叶修躺在水红色的锦床上喘着粗气,由方才的上风渐渐力不从心。喻文州压在他身上,挡着他下了杀机的招数。仍是居高临下地盈盈笑着,眼底却冰冷毫无情绪。

“就这么想杀了我?”

叶修吊高了眼角,虽是疲态,却仍强撑着气场咬着牙笑。

“对付作恶多端的妖怪,自要如此。”

喻文州沉吟着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那我不妨再多行一恶,报你这一句评价。”

 

叶修心一惊,瞳孔猛然睁大,喻文州如黑影一般压了下来。叶修欲抵开来人的指尖,却发现身体软绵绵地使不上力来,不知是热的还是焦躁,身体中仿佛如星星之火燎原一般,掀起了一股热潮。

“唔……”

他是何等聪慧人,立马就明白了这心脏之人下了何等下三滥的招数。然而随时明白,却也被喻文州压制得死死的,任由对方肆意妄为。

喻文州眼见人眸光水波潋滟,心念一动,俯身咬上他的嘴唇,却被人偏头躲开,只吻上了白皙的脖颈。

他笑了笑,倒也不恼,顺着一路细细咬上喉结,听那少年哼了一声,手下温热的身体诚实地给出了反应。

“别碰我……”

叶修想要拒绝,却被一把握住了纤细的手腕,仿若虔诚一般一路舔吻到了胸口,胸前大开,留下干涸的水痕同微红的痕迹。

“口口声声说别人是妖,你不是么?”

轻柔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叶修身子僵了僵,印证了喻文州的想法,他只觉心下苦涩,更为放肆地勾画起了少年的腰身。

二人不知痴缠了多久。

叶修被他作怪得全身发软,药性也渐渐地发散开。只余一丝清明负隅反抗。喻文州看着他,不知为何怔了怔,叶修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趁他不备,迅速捏了个法决揕上他胸口。喻文州猝不及防,被定在原地,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反应过来之后却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从容笑着看叶修喘了几口粗气,颇为迅速地敛好了衣物。

他眼角还微微带着粉得发红的颜色,像极了屋外晕开的桃花,叶修看着喻文州,他定在原地的样子虽有几分滑稽,他却不敢耽搁,生怕喻文州挣开这个没有几分力道的法术。

没有关死的窗户漏了几缕带着凉意的春风,冻得叶修拢了拢堪堪罩在身上的道袍,心下的邪火还是难以消除。

“我还以为是迷药,你也是心脏。”

喻文州笑笑,不置可否。那一派轻松的样子让叶修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包括被自己束缚住。

只是再没时间可耽搁,他稍稍喘匀了气,便打开窗户跑了出去。

 

喻文州凝视了他的背影一会,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动了动一直僵立的身子,伸手抚上有些凌乱的领口。

“真是狠心。”

 

 

周泽楷心中不安。

暖阁里唱着小曲儿,旁边的婢子端了茶递给他,里面茶水呈琥珀色,端的是醇厚。他抿了一口,闻着香气,却也想不起究竟是什么茶。

“这,什么?”

他转头看向婢子,婢子见他俊秀,脸色微红地有些惶恐地刚想要答话,门那边就响起了一个清润好听的声音。

“托人从南疆捎来的,若是喜欢,下次再来。”

周泽楷抬眸远远望去,只见是那阁楼上一派风流秀雅的青年,似笑非笑地靠在门框。

喻文州。

“叶修呢?”

他心下念念的都是自家师弟,喻文州一怔,颇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已经回去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撂下手中茶盏,匆匆唯说一句“失陪”便跑了出去。喻文州也不气他失礼,悠游自得地进了屋,问了婢子。

“他喝了?”

“喝了。”

少女低眉顺目,喻文州眼波流转。

“呵。”

 

 

三日后,叶修听说了那城西林家收到了自家大少爷的头,模样着实凄惨,闹得整个城都沸沸扬扬的。

彼时他正在店里购了一包烟草以备行路之需,听了这消息,也不过是眉心跳了跳。

又五日,有婢子专门到客栈请他。

等他到了那里,便看到楼中空无一人,大厅内空空荡荡,平素挂起的彩纱尽数褪下,余剩红漆浇灌的光裸木质布景。

大堂内站着一个人,身着红衣,听身后悉悉索索的似是有人来了,才转过身子,声音清淡。

“你来了。”

叶修本是不想赴这龙潭虎穴的,之前光是听人说这里有妖作祟,又怎想是老相识,还是个对着他有着莫名情愫的老相识。对方身上浓得化不开的血腥气息让他有些不适,却也皱着眉头苍白着脸色应了。

“有事?”

“我一直都在想再见你一面。”

喻文州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而是又背过身留下一个鲜艳又颀长的背影,“你喜欢人,我便化身为人,只可惜,你不过是想除我。”

“你杀人无数,理应当诛。”

叶修也冷了声音,控诉着他手下冤魂无数的事实。喻文州笑了笑,“是啊,理应当诛。”

“只是你,也犯下了大错吧。”

“人妖本是逆天而行,再过不久,你怕是就要被天雷击毙了。”

叶修脸色又白了几分,心知他说的是事实,但却并不想承认,“那又如何?”

“我自知就算自裁后再入轮回,也不能偿还罪孽。”喻文州温雅浅笑,再度转身看他,声音犹如雷霆在叶修耳边乍起。

“我帮你一把,若是那凡人死了,你也便不用再受天雷之苦了吧。”

 

“你想……干什么?”

叶修艰难开口,心头隐隐觉得不好,想起周泽楷几日的昏昏欲睡,几乎是惊惶地问他,“你干了什么?”

“那日,我在茶里下了蛊虫。”

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若你们之间无情反倒无事,若有,那蛊便会失去控制,噬尽他血肉。”

叶修大骇,却见喻文州也苦笑了下,“这本来是取决于你的。”

 

叶修闭上眼睛,面如纸色,气若游丝,“是我?”

“你莫要忘了,那不过是一个凡人。”

喻文州忍不住安抚他,却见少年表情悲恸,双眼竟是隐隐留下血泪。他心下一惊,伸手揽人,却被一把冰凉的东西抵上胸口。

那是一把长伞。

伞面不过是普通红色油纸,伞尖却锋利,抵在他的胸口。喻文州看向叶修,他目光沉静又悲伤,而眼角旁的血泪却不曾停歇过。

喻文州此时也平静了下来,嘴角挽起个笑花,眼底浓浓的尽是怀念。

 

“你要杀我?”

“不。”

叶修摇摇头,手中长伞亮起微光,“我要封印你。”

“那你就不怕,我再出来为祸?”

“……我不曾怕过。”

“那便来罢。”

喻文州眼角隐隐有水光,却仍笑得开怀,任由那伞尖浅浅没入胸口。

叶修低垂下眉眼。

 

雷声隆隆。

江波涛到时,楼中寂静无声,唯见大厅处似是卧着个人。他大步走去,扶起出气不多的叶修。

叶修脸上带血,怀中抱着一只沉睡的二尾黑猫,见是他来,艰难地掀起眼帘,扯了个笑容。

“你来了啊。”

他们本是同门,论辈分,他甚至还在叶修同周泽楷之下。江波涛道行虽不高,行事却稳重,曾无意间撞见过叶修的真身,也知他身份。

江波涛抱紧了少年,对方再无掩饰妖力的力气,生命也在慢慢流失。

“你下了血咒?”

周泽楷虽不知,但他却是知。周泽楷身上带着叶修的血咒,若周泽楷濒死,则全部伤害都会转化给叶修,再算上那只猫妖身上的封印,掰着手指头数也能知道他究竟干了什么荒唐的事情。

“是啊……”

叶修仍然是有气无力地笑,“倒也是省了天雷了。”

“师兄会难过,我也是。”

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低声抱怨,叶修颇为无奈地喘着气,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那也没办法啊……”

 

屋外又打了个响雷,阴云密布的天空尤为可怖,但是叶修却感到了一种安心感,在陷入沉睡之前想了想周泽楷俊秀的脸,和那副总是纵容他的样子,竟是有些甜蜜地勾起了最后一个笑容。

“……果然,还是想见见他啊……”

 

 

周泽楷很不安心。

浅浅地睡了一会,醒了之后眼前有一段时间仍是黑暗的,他原以为是天还没亮,却发现是外面下起了暴雨。

窗口那里借着电光可以看见站了个人,周泽楷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刚要开口询问。而那人听身后悉悉索索声音,知他睡醒了,走到了他的床边。

是江波涛。

江波涛摇摇头,“别说话。”

周泽楷特别顺从地了口。

 

屋内一片漆黑,江波涛也没点烛火,周泽楷只能看见他脸上表情被电光映得明灭模糊,表情复杂又悲伤。

他说。

“周师兄,你听我说。”

周泽楷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是安安静静地听着江波涛在说完这句话后忽地深呼了一口气,又吐出来。

“叶师兄在你身上下了血咒,那是禁咒,发作后的副作用是会让你变得半人半鬼,我已经把你的阳气凝在了喉口,你若是开口说话,则会阳气尽失失去实体,而若是想恢复,则需要好长一段时间。但这也有一定风险,这个恢复的时间并不能确定,也许你会无法凝聚阳气变为真正的鬼魂。”

那一大长串周泽楷没太听得懂,只知道是以后都不能说话了,虽听起来有点困扰,不过对于本来就寡言的他来说倒也还好。只是那血咒他也曾听说过,是一种把性命系于对方身上的禁咒,是一种以命抵命的法子。

而现在出了副作用,则是代表咒术已经生效,他既然安然无恙,那施咒人……

他猛地想到什么,怔怔地抬起眼睛看向江波涛,后者凝视了他一会,轻轻地回应。

“他死了。”

 

 

第三章,猫又。END

 

番外1。

 

 

喻文州还是一只小黑猫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朵开在深潭中的莲花。

那朵莲花不知道已经修炼了多久,已经可以显出人形,总是会抱着他,咬着从潭边折来的草,同他讲一些奇闻趣事。

 

“哎,我跟你说,哥当初可是一朵并蒂莲,但是我家弟弟不听话,我就离家出走了。”

他笑得轻佻,仿佛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黑猫托着小肉球一样的爪子,一脸的不信。

骗猫吧?谁家并蒂莲还能分开,而且变成了独立的一朵莲花?

叶修见他不信,捏了捏他小小纤长的两根尾巴。

“我跟你说真的啊,其实我觉得妖真的不好,哥的理想其实是做个人。”

猫妖对这个更为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嗤之以鼻。

 

不知道俩妖就这么相处了多久,后来某日猫妖再去的时候,那朵莲花却凭空消失了。

或许他去成为人了吧。

猫妖怅然,想着自己还要过几天就可以变成人形了,只可惜那朵莲再也看不见。

 

再后来,不知过了多少年,他也入世了。

 

 

喻文州睡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梦里的叶修还是初识的模样,一点一点不厌其烦地给他讲故事,犹如一个温暖令人沉溺的梦境,他甚至有些不愿醒来。

他是被怨气唤醒的。

沧海桑田,他被封印的这片土地早已经变成了一个村庄,唤醒他的,则是刚化成怨灵的黄家长子。

他舔了舔猫爪,金色的眼眸扫了扫还稍显稚嫩的少年身姿,一霎间仿佛脑海中有什么匆匆划过,与记忆中的少年姿态重合。

“你能帮我吗?”

黄少天看着那只黑猫,被打量得不太舒服。他身上浓浓的怨气,是邪恶之妖赖以生存的食物。

喻文州怔愣了一下,轻声喵了一声,颇为满意地口吐了人言。

“我帮你……”

 

灭过了全村之后,他同黄少天就经常寻找那些或误入此地,或意志薄弱的人,引诱他们一个个死去。

大涨的妖力和怨气让一妖一鬼都十分满意这个合作。

直至找到那人——

 

同数百年前差不多的面容,只是想较成熟了一点变成了青年,仍然是懒洋洋的样子。身边,也还是多了那个碍眼的周泽楷。

猫妖姿态优雅地理了理毛,颇为挑衅地对上了周泽楷防备的眼神。

“少天。”

它看向叶修,后者因为旅途劳累早已浅眠,面容平静,身上也并无任何力量,看来已经经过了好多次的轮回。

猫妖凑在黄少天耳畔,轻轻地唤他。

“这次就是他。”

 

好久不见,叶修。

 

 

END



番外二周叶肉点我走不老歌


柴肉不好吃请注意→_→

评论(88)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