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二 冥婚(中)

※半夜写这种东西我一定是在作死。

现在凌晨2:04,我刚百度了一下冥婚,看见了那张著名的冥婚图片和冥婚流程,差点就被吓死了。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反正我现在整个人脑袋里就开始不断显现那张图……_(:з」∠)_

友情提示,胆小的不要半夜看。下章持续高能预警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



叶修睡得并不安稳。

 

鼻尖缭绕的都是红木床帐久远又幽香的气息,仿佛还能感觉有人在身边走动。但是每当他睁开眼睛,触目可见的只有古老的木床顶和透过纱罩透过来的淡淡月色。

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临近七月外面却连一声蝉叫都听不见,虽然清静,不过也是难得的奇异。身处这个地方,就如同被包裹在一团浓墨之中。

 

窒息感的郁结涌上胸口,叶修睁开眼,大脑里一片空白地对着漆黑一片的床顶发了一会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睡不着了。

 

 

“……真无聊。”

他低声抱怨,掀开被子摸索着床沿缓缓坐起,拉开纱质的帐子,翻身准备下地。

脚下去后扫了半天都没有碰到鞋子,叶修有点纳闷,低下头企图借着月光寻找自己不知道踹到哪里去的鞋子。

床下面是空的,叶修踩了半天也没踩到,光裸的足尖就往床底下探了探,结果却意外地触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叶修心里一惊,暗骂一句,急速地缩回了脚。几乎是同时,下面就响起了凄厉又嘈杂的老鼠叫声。

叶修盘着腿坐在床上,忽然有点心虚。

那老鼠不知道叫了多久,叶修坐在床上都有点昏昏欲睡时,那扰人的噪音却戛然而止,他也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不少。

 

 

……估计是叫累了?

他有些迷迷糊糊地想着,忽然一阵冷风袭来,他浑身一抖,神识又回归了几分清明。抬起头,就能看见相隔甚远的侧面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夏夜的晚风从窗户灌了进来。

这阵风让叶修一路凉到了心底。

睡前他见这窗户蒙了灰,也没打开过。当时还跟黄少天调侃说他家的客房都不打扫的。

 

 

正当他细思恐极的时候,地上传来一声微弱的叫声。他低头一看,一只黄瞳的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窗台窜了进来,往他这边悠悠地走着。

那是黄少天的猫。

叶修松了口气,才明白估计是它蹭开了窗户。心头的那根弦缓了缓,他轻轻地笑了声,仿佛是嘲笑起自己的疑神疑鬼来。

 

手背上有些麻痒,叶修偏头看见那只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轻轻巧巧地爬上了他的床,团成了一团蹭着他撑在床沿的手。

 

“你叫又又?”

叶修漫不经心地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它头顶上的猫。黑猫没有反应,伸出带有倒刺的粉红舌尖舔着叶修的手心,弄得他痒痒的。

 

小猫没有回应,叶修一个人自言自语也是无聊得很,没多久脑袋又有点混沌。正晕乎着,舔弄着他手掌的猫忽然停下了动作,凄厉地叫了一声,硬生生把叶修吓醒了。

“喵——”

叶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只猫就蹦下了高高的床,那高度看得叶修都为它肝颤。但是没有犹豫的时间,只一眨眼,黑猫就跑出去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叶修觉得有点不妙和恐惧。幽闭的空间中飘散着淡淡的木质香气让他难以忍耐,当下也没有经历过大脑思考,穿着一身睡衣就下地跑了出去。

 

吱呀——

猫是从窗户跑的,叶修穿着拖鞋从屋里刚跑出来,站在门口把门关上之后,冷风迎面扑来,他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

本来已经消失的拖鞋,现在又好端端地穿在了他的脚上。

 

他抬起头,月亮高悬在天空上,古老的大院沉睡在一片深夜之中。

黄少天家的后院种了树,这样一看过去,黑影恻恻,被风一吹,地上的影子都会抖一抖。

猫去了哪里?

叶修觉得他不应该就这么跑出来,未知的恐惧在心底疯长,但是同时他也并不敢转身回屋。他思考了一下,往旁边的那间屋子走了走。

如果没有记错,黄少天的屋子在他的左边……

 

 

“黄少天?”

他站在暗红色漆木的门前,轻声喊了喊。

指节叩上去发出沉闷又微弱的响声。他敲了半天也无果,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啧。”

人越心烦,欲望就会愈发强烈。

譬如说他现在在这个越来越冷的环境中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睡觉,跑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带着打火机和香烟,诸如此类。

 

叶修转了个身,颇为无奈地靠在门上,站在漆黑的长廊中,看着庭院里的槐树和树顶的月光。

“真是见鬼了……”

 

于此同时,又忽然袭来一阵风,瞬间就把他的声音压了下去。

树杈的影子在地上摇了摇,庭院里的植物被风一吹,发出哗哗的响声。

等到风过去了,叶修扯了扯嘴角,突然如梦方醒一样拍了拍自己的头。

“呀,我怎么把小周忘了。”

周泽楷的房间应该是在黄少天房间的另一边,也就是院子的尽头。

叶修无奈地摇摇头,刚站起身子跺了跺有点冻麻的脚,却听见有些奇异的响声,像是人的……脚步声。

 

是脚步声。

而且不是一般的脚步声,是那种很轻很柔的。叶修耳朵尖,听得也模模糊糊。他盯着院子中间,视网膜上忽然掠过了什么东西,整个人怔了一下,有些虚脱地蹲了下去。

那是一双红色的布鞋。

布鞋尖从后院入口的灌木丛露了个头,红色和绿色的搭配即使在夜色下也显得极为明显。然后叶修就看见布鞋的主人一点一点地从那片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那个其实可以算不上是人。

那个人穿着个大红色的马褂,下面的长衫也是红色的,只是看起来时间太久了,边角都有些破破烂烂的。叶修看见那个人沿着那棵槐树慢慢地走,一圈又一圈……

 

他没有发现叶修,但是叶修却看见了那个人裸露在长衫外面的的手是灰青色,并不是活人的肤色,指甲很长,里面也全都是黑泥。

像是挖过什么东西一样。

那人头发很长,蒙住了整个脸,脑袋上歪歪顶着个红黑色毡帽,围着槐树,毫不疲倦地走着。

布鞋在地上摩擦发出奇异的声响,柔软的,诡异的。

 

叶修心脏都要骤停了。

眼前的场景太过诡异,让他一时不能接受。

他尽力不发出任何声响,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刚挪动了一下身体,那个人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然后叶修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在顿了半响之后,调转了方向,往叶修这边走了过来。

 

身体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动不了。

叶修闭上眼睛,听着那双布鞋在地面上摩擦的声音。

哗啦,哗啦……

一点一点,轻柔地靠近了。

 

 

 

脸上忽然有了些冰凉的触感。

……

是谁?

 

“老叶老叶,赶紧起床咯。”

黄少天拉长了尾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凉凉的手指在脸上不安分地移动着。叶修有些迷蒙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黄少天那张显得特别帅气的脸。

……是梦?

叶修有点迟钝地用余光扫了扫四周,发现这里确实是自己的房间。被子也都老老实实地盖着,只是纱罩被黄少天掀了上去。阳光从被打开的窗户透过来,让屋子里也亮堂了起来。

 

“……是梦……”

叶修恍惚着低喃了一句,黄少天没听清,疑惑着咦了一声。

“没什么。”

叶修道,微微晃了晃头。

“你怎么来我这里了?”

“哦,今天不是说好了要去爬山么。”

黄少天看起来有点疑惑,“老叶你睡觉睡傻啦?人家周泽楷都已经去前厅吃饭了,所以我就过来看看,结果看你还在睡,啧啧,难不成还真是睡傻了?”

“你才睡傻了。”

叶修有点热,扯了扯宽松的T恤的胸口,语气也越发正常的起来,带了一点点鼻音和他们聊天时惯用的嘲讽,“今天上山小心别把自己丢咯。”

“我靠靠靠靠靠叶修你居然如此诅咒一个正直善良健康的大学生,小心你连山都爬不上去!”

“呵呵。”

俩人正在调侃,黑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黄少天的背后爬上来,习惯性地趴在黄少天肩膀上。叶修看着那只猫,忽然怔了怔。

“黄少天,这猫昨晚跑出来过没?”

“没啊,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黄少天心不在焉地戳了戳肩膀上猫的小肉爪,回答着叶修的话,“又又一晚上都在我床头睡觉呢。”

“哦。”叶修平静地答了一句,“没事儿,我只是做了个梦。”

“诶,你还会做梦啊?什么梦,说来听听。”

“……先不说这个,让哥起来,你不着急去爬山了吗。”

 

 

等三人上了山再下来已经是下午了。

其实山基本都是那个样子,看个高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就这样了。像叶修这种懒人,甚至连山都没上,周泽楷和黄少天下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山脚抽着烟跟人卖饮料的大爷唠嗑呢。

 

 

“哎李大娘,您这鸡蛋多少钱卖啊?”

“嗨,五块五一斤,你要的话就五块钱拿着了。”

 

叶修身边站着周泽楷,叼着烟,扯着嘴角看黄少天一路上跟各方小贩砍价买菜。黄少天口才甚好,这村子又不大,都是街坊邻居,几乎是每看见一个人就能唠上两句。

“哎叶修我跟你说,我妈做饭可好吃了,多买点菜回去让她给你们做点大餐……”

黄少天提着大包小包对着同样提了不少东西的叶修嘀嘀咕咕,周泽楷一脸淡定地提着一堆菜走在最后面。

“对了,你还有个爷爷?”

叶修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他们到的时候黄少天妈妈说的话,随口问了一句。

黄少天似乎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是呀,不过他身体不好,很少出来。”

“哦。”

叶修淡淡地应了一声。

 

 

到了黄少天家之后,黄少天妈妈有些惊讶他们买了这么多东西,一边数落黄少天买了这么多,一边对着叶修他们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

“看阿姨给你们露一手。”

叶修点点头,帮着黄少天把菜提到厨房去。周泽楷难得被人这么关怀,有点脸红地点点头,也帮他们把东西放进厨房之后就去前厅呆着了。

叶修没走,留了下来,跟黄少天跑到厨房的另一个小隔间里切菜。

“哟,老叶,看不出来你还挺能干的?”

黄少天看他切菜手艺熟练,有点讶异地喊了起来。叶修瞥了他切的一堆菜一眼,歪七扭八参差不齐:“以前帮我妈切过菜,就习惯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啊。”

黄少天痛心疾首,“堂堂男人也会洗手做羹汤。”

经过这么几天的交流,黄少天又是个自来熟,开玩笑自然肆无忌惮起来。

叶修斜眼看他,咬着根烟,眉开眼笑,“哥给你做毒汤要不要?”

“靠靠靠靠最毒你的心啊老叶。”

“呵呵。”

 

他俩一边聊天一边切菜,黄少天倒是早就不干了,把一堆菜撂到一边,叶修无奈,撸起袖子把他剩下那些菜拿过来切。

“老叶我跟你说你绝对是贤妻良母——”

“那你绝对是槽糠之妻。”

俩人说着说着话,叶修慢慢地有些心不在焉,再加上本来就没睡好,又爬山未遂这么一折腾,自然有点犯困。直到手指不小心被切了一下,鲜红的血迹慢慢洇开来,他才反应过来,暗暗吸了一口冷气,把刀随手撂在了切板上。

“我靠你……诶怎么了老叶?”

黄少天还正跟他搭着话,看他忽然吃痛的样子,一时也有点紧张。赶忙抓住他的手一把拉了过来。

“让我看看。”

“没事,切到手了而已。”

黄少天的手冰冰凉凉,似乎是血液不畅,不过摸上去确实意外的舒服。叶修无奈地看着对方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赶忙缓和下气氛。

 

黄少天没说话。

叶修也不知道他在认真什么,正想把手抽回来准备去冲一下的时候,黄少天却低下了头,把那根正在渗出血迹的指尖含在了嘴里。

叶修寒毛都有点竖起来了。

黄少天的嘴里温度不高,唾液也是有点发凉,叶修还没反应过来,那根被包裹在口腔里的手指就被舌尖轻轻地舔舐起来,让叶修不知道是该尴尬还是该拒绝。

 

“黄少天……”

他喊了一声,黄少天似乎刚回过神,有些慌张地把他手指头吐了出来,“叶修你要不要包扎一下,我去给你找创可贴。”

“不用,一点小伤而已。”

叶修盯了盯手指上沾到的疑似口水一样的东西,抽了抽嘴角。

“呃。”

黄少天顿时也羞涩起来,白皙俊秀的脸上一片红晕,保证能让一群追他的少女的从校门口排到教学楼。

叶修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俩人之间的气氛忽然有些诡异。

“你……”

“老叶啊——”

俩人声音同时响起,面面相觑了一眼,黄少天摆了摆手,“你先说。”

“你先说吧。”

叶修懒洋洋地开口。

 

“那我先说了?……”

黄少天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叶修,然后低下头从衣服里掏了掏,掏出来一个小玉片给叶修。

“这什么?”

叶修有点好奇地看着掌心只有指甲盖大的菱形玉片,上面用写了一个烫金的黄字。

“嗯,我家的护身符……”

黄少天有点吞吞吐吐,有点开玩笑地对着叶修说,“收了它你可就是我家人了。这玩意是祈福用的,戴着有好处。”

“哦,贵么,贵了我可不敢收。”

叶修实话实说,低眸扫了扫莹润的玉石光泽。

“不贵不贵。”黄少天连忙解释,“我还有呢,你别不收。这玩意真的挺灵的,相信我啊老叶。”

“……”

叶修还是有点犹豫。

 

正当俩人僵持时,外面忽然传来黄少天妈妈的叫喊。

“菜切完了没?”

“啊,快了快了!妈你别催!!”

黄少天反应得快,冲着外面喊了一句,把收了玉片的叶修顶到一边上去,拿起菜刀准备切菜之前扭头看了叶修一眼。

“赶紧的,我来切,你别忘了去贴药,虽然就一点小伤也要注意下。”

叶修犹豫了一下,看着黄少天又把头扭回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过啊,你确定你切出来的东西能吃?”

“……靠老叶你不嘲讽我会死吗会死吗会死吗!!!”

“会疯。”

 

 

 

吃过了晚饭,叶修刚回屋松了一口气,房门就被敲响了。

他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是周泽楷,他的脸色不太好,甚至称得上是有些苍白。

叶修刚眨了眨眼睛想问他怎么了,就被周泽楷推搡着进了屋里,任凭对方转过身把门关上。

外面的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染上晚霞绚烂的颜色。两个人站在门口,叶修感觉周泽楷执起了他的手,在手心描绘着什么东西。

 

“别,问,什,么,快,走……”

叶修一字一句轻声念了出来,他抬头看向周泽楷,看见对方的眼睛如同黑曜石一样,在暗处闪着认真的光芒。

 

叶修没多问什么,他知道周泽楷这样做肯定有自己做的原因。当下就收拾了东西,根据周泽楷的指示也没通知黄家人,俩人就从后院偷偷摸摸地跑了出去。

虽然是已经临近了傍晚,街道两边还有着摆摊卖菜的人,看起来还是热闹得很。叶修也没来得及看,俩人就一路马不停蹄地直接走到了村子的入口处,正欲离开,叶修忽然想起来好像有个东西没带。

是黄少天的那个护身符。

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需要带的东西,不过好歹和黄少天相识一场,即使走得匆忙,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不过那片玉石也是黄少天给他的一片心意,叶修也不好意思不带着留着做个纪念。

“小周,我回去拿个东西啊。”

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睛,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没事的,我很快就回来,不会被发现的。”

叶修温言软语地劝着他,还没等周泽楷抓住他,叶修就放下行李,为了节省时间转身往回跑了。周泽楷站在原地注视着他的背影良久,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叶修回到那条路上的时候发现刚才卖菜的基本都已经不见了。

回家了吗?这么快。

他心里忽然有些不妙的预感,心想着拿了东西就赶紧跟周泽楷离开。

叶修蹑手蹑脚地从黄家出来的后门又钻了进去,又回自己房间刚拿了那枚玉片。脑筋一转,忽然想到了有什么东西好像不太对。

 

自己和周泽楷走的时候……明明是把后门又锁上了吧?

而且即使是傍晚,整个镇子连一点声响都没有,甚至也没有一点做饭的炊烟。就连黄家,也是诡异的安静。

心中的恐惧忽然被无限放大。

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差点没被吓死。

 

门口站着一个绿衣的小童,扎着冲天的小辫,脸上没有血色,笑嘻嘻地站在门口。

“你——”

叶修刚说一个字,忽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是了。

那个小童看起来格外眼熟,长得像什么呢?

你见过给死人扎的纸人吗?

那活脱脱就是一个童男的样子。

 

 

前院,骤然响起了一个凄厉的唢呐声。

只是叶修已经听不到了。




TBC

评论(62)
热度(178)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