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驼妹】好久不见

送给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我儿砸的生贺。

2K字小作文 双向暗恋

感觉没写出想要的 不过这样也可以吧。。

就是超喜欢金总和甜白菜⁄(⁄ ⁄•⁄ω⁄•⁄ ⁄)⁄





-----



千万种的爱恋里,田野跳入了名为“暗恋”的网。即使它如此稀疏平常,可对方在他的眼里,仍然是千万分之一的独特。

 

每天光是想着,心里就酸酸的。

 

这种苦喜交织伴随他走过了两年走向十八岁,直到那件事发生。到那时,他回头看去,来路一片狼藉,遍地都是被踩碎的修修补补的真心。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临行前他将那个人送上飞机,登机前两个少年浅浅地抱了一下,仿佛是这场充满流言蜚语的暗恋结局。田野抬头看着对方弯弯的眼睛,伸手拍了下他的头。

“我会回来的。”

 

声音充满了友情和安慰。

 

后来的日子,似乎也就是那么过。

职业选手的私聊也就是那样,每次对话时田野把某种情绪掰开揉碎在普通的字句里,隔着屏幕都能想到对方的傻笑。

还是那样的。

他了解对方,就如同对方了解他。除了彼此的心,别的一切都了然。

 

时针一点一点往前推,日子一点一点往前蹦。队伍没了双C也还是那么过,只是输的日子多了起来。后来有人跟他说要开洲际赛,他愣了一下笑着说好啊,我早就想打金赫奎了。

 

即使最后也没有打成。

他们如愿双双入围洲际赛,却因为名次没能凑到一起。这么遗憾着上了飞机,在晚上落地的时候几个人拖着行李往里走,却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大堂外。

众人揶揄地看向田野,嬉笑着一个个进了屋,只剩田野涨红了脸,留在门口走向那个人。

 

“你怎么来了。”

金赫奎安静地偏头看着他,片刻后笑了,有些笨拙回应他。

“问,阿布。”

田野心中暗骂阿布知道竟然不告诉他。还没回他,一抬头就看见金赫奎专注地看着他,看得他毛骨悚然。

“干嘛。”

对方用动作给了他回答。一双大手张开,用经典的熊抱抱住了同样纤细甚至更为单薄的身体。田野是典型的宅男,从小到大的最累的运动也就是八百米跑,自然没有学跆拳道的金赫奎结实。

 

湿热的吐息在鬓角吹拂,金赫奎的手顺着肩膀往上爬,捻着他颈边的黑痣。田野有些发痒,脸上更多的是发烫。两个人在基地时经常闹着玩抱抱,德杯的时候也有过,却也只停在了友情的距离。

他搞不懂久别重逢时这一动作的用意,却又有些懂。

像是停在一个答案的门口,可等了太久,只能畏缩地徘徊在边缘,不想听拒绝或是接受。

 

这一刻的田野,心里有些欢喜,又有些畏惧。

他畏惧着推开了金赫奎,对方沉闷地缩回手的时候,又听到田野紧张地清清嗓子,找了个十分尴尬的借口。

“冷,go in.”

 

是时七月份,入夏。

金赫奎忍不住笑了起来,田野瞪他一眼,拉着人上楼去了。

 

 

心意还没相通的前夕,某些事就顺理成章。

 

年少的酸气蔓延过海,从训练室飘到房间里,是凝在一起齁人的甜。统统化在了黑暗中相接的唇齿里。

灯还没开,田野的背部就抵上了微微发凉的墙壁,牙齿磕在唇肉上的痛让他张开嘴,对方柔软的舌就温柔而小心翼翼地试探进来。

 

像是蓄谋已久的黄雀。

 

被侵略的感觉让他压在墙上微微颤抖,脑子里只有满满的一句话:

金赫奎这个狗比。

 

唯有一句小别胜新婚解释金赫奎的反常。

跨过了蛰伏已久的情愫,友情的界限,直接跳到了本垒打。

 

田野从玄关一路被推搡到里面,准确地倒在了床上。队服被唇齿轻柔地舔起,金赫奎正悉悉索索地悉心扒着他的裤子。田野脑袋嗡嗡着,只觉得警灯一拉,立即响起,忍不住挣扎着撑起上半边身子。

“等……等会……”

 

月光下是微微反光的小腹,上面有濡湿的口水。始作俑者一脸迷蒙地抬起头,微弱的光芒下,整张脸都是通红的。

空气里都是暧昧的情愫。

 

田野支起身子,捧住那张脸,轻轻地亲吻了对方的嘴唇。

一场感情,终于尘埃落定。像蒂落后熟透的瓜果,一点点逼近的感情发酵成爱情。跨越了几千公里和时光,少年时的梦想和初恋相互重叠,田野想起某次采访里,他看着金赫奎说,我是他的辅助。

我们是最契合的伴侣。

 

亲完之后,金赫奎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伸手扣住了田野的头,手指插入头发,指缝露出被汗水沾湿的发丝。

他抬起头,将两人的额头相抵,彼此额头细密的汗水融成一滴,让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笑得多厉害,都没有分开。

 

田野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再次被推倒。

暗流涌动,炽热的情潮顺着每一寸接触的皮肤蔓延热度。刺痛尖锐地破开了混沌的思绪,他睁不开眼,只觉得金赫奎伏在上方,光裸的胸膛相互磨蹭着,喘着气低低喊他。

“iko……”

是难以明说的喜悦,是被侵占的战栗。田野把手臂缠绕上他的脊梁,摸着脊骨小声地啜泣。

是达成夙愿的圆满。

年少的花绽然开放,倾注一抔苦涩,最后得到的结局,是两情相悦。

 

 

洲际赛的最后一天。

夜色里的游轮静静漂浮,点起了各式各样的灯光,隐隐飘来些已经到的人的欢声笑语和觥筹交错声,空气里都是热灯人潮的香气。

田野跟着EDG的队伍往上走,头也不抬地举着手机打着手游,身边跟着小申。忽然小申停了下来,用胳膊肘戳了戳他,挤眉弄眼地示意。

他抬起头。

那边是KT的队伍,金赫奎在和许元硕说话,眯着眼微微笑着。仿佛是听见新上船的人群嘈杂声,心有灵犀般地向这边看来,正巧和田野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田野看着他,恍惚间想起来刚来EDG,一脚踩进基地训练室大门的时候,金赫奎刚好起来倒水,一眼就看见了小申身边青涩笨拙的他,当时金赫奎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好奇。

现在的金赫奎,身材好像更拔高了些,颀长挺拔地站在那里,投过来的目光,是点点的深情和温柔。

 

田野放下手机,顿了顿,冲对面咧出了个极其灿烂的笑容。

 

“HI.”

 



END


评论(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