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驼妹】如星星般的你

一上午的速码产品。

和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想的梗,吃了糖不要不开心了嘛!

 

我真的觉得星星长得特别像田野!!!!


-------------------------------------------------------------------------------


田野是被一段铃声吵醒的。

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耳熟……金赫奎,接电话啦。

 

田野嘟嘟囔囔着拍了拍旁边的枕头,意料之中地拍到了一个软乎乎的脸蛋。金赫奎常见的哼哼声在耳边响起,田野大手一挥,又多戳了两下,思绪也开始陷入混沌之中。

半梦半醒时,他好像听见金赫奎用韩语说了几句什么,电话的铃声也随之消失。

没了外界的干扰,本来逐渐消散的周公老头身影越来越清晰,笑呵呵地冲着田野招手。

“来呀,来呀……”

啊,好……

个屁!

田野还没张开嘴,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面前的周公也开始扭曲起来,一些都像是被卷入了黑洞一样。在转动停止后,田野的眼前突然有了些许亮光,脖子后面也有些隐隐作痛。他有些委屈地睁开眼,却直直地对上了一双黑得晶亮的眼睛。

从大小来看,应该是金赫奎的。

田野正若有所思地判断着它的主人,逐渐变得清爽的脑子里断开的弦在下一秒突然接上,仿佛是发现了什么一样恍然大悟,忍不住大叫出来。

“喵——”哇——你不是已经回国了吗——哇——等等?

 

“……喵?”

金赫奎把从眼神迷茫到一下子把眼珠子瞪得老大的星星隔着被子放在腿上,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湿巾替他细细地擦着眼睛,边擦还边嘟囔。

“还好昨天剪过指甲了,不然划破就麻烦了。”

所以说之前确实是拍到了?田野浑浑噩噩地想。

 

金赫奎:“星星啊,眼睛不清理会脏脏的噢。”

田野:嗯,好像比刚才舒服很多了,想不到技术还可以嘛…………不对!

金赫奎捧着小猫的脑袋仔仔细细地把大眼睛上分泌的液体和眼屎擦了下去,灰色的小猫也确实乖乖地配合着做完了,只是擦完后,小猫还保持着那一个动作,正当他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星星一爪子重重地拍在了他腿上的被子上。

金赫奎:……?!

 

此时田野的内心是崩溃的。

抬起头就能看见放大版的金赫奎的脸。作为曾经并肩作战的亦师亦友兼暗恋对象兼暧昧对象,田野当然是觉得这张脸看得越多越好,只是万万没想到,代价是让他们人兽相隔。

还是只小奶猫。

 

田野悲痛地把头埋起来,顺便暗搓搓地看了一眼下身。

公的,还好——

好个屁啊!

好不容易在AD回国后见上一面,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身份啊!

而且虽然是休赛期但是我的身体怎么办啊!

 

看着明显沉浸在不属于猫类生物情绪里的星星,金赫奎沉吟了一下,抱起了那只小小软软的生物。对方在接触到他的皮肤时浑身一僵,却还是乖乖地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金赫奎有些苦恼地抚摸着星星背上的毛发,小声地自言自语:“猫也会有青春期吗?”

听到他这句话,田野一边魂不守舍地思考着未来的生活,同时在心里吐了一句槽。

——猫有没有青春期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好像踏入发情期了……

 

适应力极强的小野同学当天晚上就迎来了身为猫的新生活。

金赫奎起床就已经是午后了,作为世界级的职业选手,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懒惰这两个字——当然,只针对rank练习,即使在放假的时候,他也会陪伴着凯瑟琳、烬、维鲁斯决战到三更半夜。

这点具有同样作息的田野十分理解。

因此他甩了甩尾巴,奔向了看着就很温柔可亲的驼妈。

 

“啊拉?”

驼妈抱着田野亲了亲他的额头,感受到毛皮上的湿润触觉,田野害羞地把自己缩缩,微不可觉地叫唤了一声。

“我们星星真是可爱呢,饿了吧,来。”

星星体型娇小,即使是驼妈也一只手抱得起来。她一手抱着田野,一手拿着专属的小食盆舀了些猫粮,放回了小水盆的旁边。

田野被驼妈放下后就一直怀疑地看着眼前的小盆。

奇异的味道扑鼻而来,但是不知道是身体猫化了大脑也屈服了,田野居然觉得面前小鱼形状的猫粮有点诱惑力。

好吧,比有点多一点,再多一点,多……

 

打完一把的金赫奎摇晃了一下略微沉重的脑袋,摘掉耳机,伸了个懒腰,伸到了一半却突然僵住,差点抻到筋。

电脑后面,隐约可见一个鼓起的粉嫩肚皮,再往上走是灰色的毛皮。

“……啊?这是怎么了?”

看见这副挺尸样的金赫奎吓了一跳,忙不迭把它从电脑后面捧出来,星星在他的掌心上打了个滚,转了一圈,又肚皮朝上的瘫下了。

正巧驼妈从厨房出来,手里还拎着刚刚打扫用的扫帚。看见金赫奎对着猫一脸担心,忍不住笑了一下:“那孩子吃太多了,真是的,这可是它一天的饭量呢……居然吃了这么多。”

田野听见这句话,翻了个白眼。

我说怎么吃不完呢?吃到快吐了才都塞进去,搞得爬个电脑桌都这么费劲……嗝。

有猫的健胃消食片吗?

 

 

初生牛犊不怕虎。

刚进入恋爱情绪的男生,是什么不害臊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譬如说现在的田野……不,星星。

 

今天的金赫奎意外地在吃过夜宵后没多久就结束了rank,奔去了洗澡。

而厕所门口的一头小灰猫内心斗争了很久,偷偷地顶开了偶尔漏出一丝热气的门。

开玩笑,平时住在一起要矜持所以干不出这事,现在都变成猫了,怎么还不能光明正大地做?

田野把所有礼义廉耻非礼勿视揉碎了咽下去,勇敢地用小爪子扒拉开了门。

 

“喵……”

幽幽的一个叫声把正在泡澡的金赫奎拉回了现实,他有些惊讶星星居然会跑进来,同时又有些担心。

不是说猫是怕水的吗?

但是显然壳子里住着一个人类灵魂的星星并不惧怕地上的水渍,它轻轻巧巧地踩上了浴缸边缘,一步一步地朝着金赫奎的头这里走来。

只是走到一半的时候,田野突然停下了。

隔着弥漫着的水蒸气,对面是看不清的金赫奎的脸,田野用力地扬起头,心里倏忽升起一些迷茫。

 

……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所有人都戏称他们的关系,包括他自己也知道两个人的举动早已经超出了友情所能做的范畴,但两个人永远都和恋人这个词隔着一层东西。

不是恋人,不是友人,不是师生,不是AD和辅助。

那我们是什么?

还没有得出结论,金赫奎却已经毅然决然地回了韩国。

许多个夜里,田野辗转反侧,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心中那股永不平息的怅然若失,到底是处在哪个身份能拥有的。

没有答案。

所幸他肩上的压力越来越重,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只是那一份感情永远被藏在了心底,不消散,就像醇酒,时间久了,愈发厚重,愈能深藏。

 

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田野怔怔地看着另一侧金赫奎模糊的轮廓,万幸自己的躯壳还是只他的家猫,或许借着这个身份,能小小地任性一下,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知道……

“怎么啦?”

在田野脑海中煽情得要落下泪时,金赫奎温热的手臂稳稳地圈了过来,把他放在胸口上,小爪子堪堪没过了水平面。

“我看你也不怕水……一起洗吧。”

金赫奎的脸突然扩大到清晰,眉眼间都是田野之前两年司空见惯的温和——不,应该比那更多,可以称之为温柔。

他有些慌乱。

四只小爪子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停了下来,老老实实地踩在了金赫奎的胸膛上。

金赫奎倒是有点惊慌:“果然还是不行吧……?”

不。

田野抖了抖身子,金赫奎会心地放开了手,让小奶猫站在自己的胸口上缩了起来,小小的身子泡在浅水中,仅剩个头高高扬起地汲取呼吸。

田野一边大口在对他来说有些不适的热气中呼吸,一边努力地看着金赫奎的脸。

……我很喜欢,这是你心口的温度。

 

擦干了毛之后,金赫奎就把星星扔到床上打滚去了,自己拿个平板带个耳机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田野从他手臂间的缝隙偶尔穿过,看见他是在复盘之前其他队的比赛录像。

又过了一会,声音没了。田野蹭啊蹭地挤进他的双臂间,看见他在自己的粉丝群里发了个200块的红包,瞬间就被一片惊叹的刷屏和领取红包中刷上去了。

 

哇。

田野艳羡地撇撇嘴,可惜自己没小号在群里,不然也想抢一个。

不对,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抢个屁啊?

再次被处境点醒的奶猫微弱地哀哀叫了一声。

金赫奎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难得有些惆怅地摘下了耳机,伸手揉了揉星星的小脸蛋。

“星星啊……”

田野正不满地抗议着他下手略重,肉爪在空中挥舞着像是要一较高下,突然听见这八百年不遇的示弱型撒娇,立马收好了爪子正襟危坐任由自家AD在脸上掐来掐去。

金赫奎拖长了尾音,幽怨得田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都不理我。”

“天天跟这个吃饭跟那个吃饭,跟新AD打下路笑得跟朵花似的,打我走后好吃好喝还胖了两斤。”

等,等等……先不提他竟然如此灵活地运用了中文例句比喻自然地放到了韩文中,他这话里缺的主语好像所针对的人听起来莫名的熟悉。

田野僵了一张猫脸,心里一个地方悄然攀升生根发芽,在金赫奎接下来的碎碎念里绽开了花。

“后来在KT拿了冠军也不敢回去嘛,每次休赛期一过基本又没有时间交流,上次S赛碰见握手的时候都咬牙切齿的,真讨厌,以前明明那么可爱的……”

 

哦。

你愉快地杀了我一次又一次,杀了我队友一次又一次难不成还要鞠躬感谢哦。

那一次,两边已经交手多次并深暗田野大脑思维的金赫奎自然是洞悉了一些套路,事先同指挥的mata制定了一些出奇的战略方案,并配合打野率先带崩EDG下路,顺利晋级,自然是功不可没。

然而这种事田野也并不如何在意,只是胜负心受挫导致见面时微微使了那么一点小性子而已……而已,吧。

想不到这种事还记得这么深啊。

田野对这个人的小心眼又刷新了一个层次。

不知道为何,听着他的小抱怨,心里有点丝丝的甜,一定是当年被锤太多变抖M了。

一定是。

不然为什么会在他絮絮叨叨的时候,脸都变红了,内心也在叫嚣着一个声音——

 

我也喜欢你啊,金赫奎。

不会比你少的。

 

 

第二天醒来,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田野面无表情地伸手往旁边一锤,耳边瞬间传来了惨叫。

“啊!——田野你干嘛!——”来自无辜受创的赵志铭。

“唔,唔……”哼哼唧唧的李汭澯。

 

回来了啊……

田野伸出手,莹润白皙的五根手指,是属于人类的。

那是一场梦吗?

 

晚上田野罕见地早早结束了rank,送走了傍晚飞机的李汭澯,赵志铭也表示要通宵搞事让他先睡。田野回了寝室,晃悠着两条光滑的大白腿在床上打滚。

点,还是……不点呢?

田野抱着平板,陷入了思考。

 

那个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的猫化,让多年来蠢蠢欲动的心思骤然复苏。渴望得到回应,渴望被爱,渴望……金赫奎。这种想法就像是迅速膨胀的气球,最终占据了整个心房。

想见他。

想知道他的感情。

想……

 

果然还是,很想金赫奎啊。

是AD和辅助,是师生,是友人。

会不会是恋人呢……

 

田野咬着手指冥思苦想,空荡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铃声——

“哇!!!”

他差点滚下床去,心脏突突地跳了几下,才发现来源是自己怀里的平板。

 

【Deft向你发起了视频通话】

 

等等等等等——

田野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瞬间闪过了很多想法。铃声一阵一阵地跳动,像是无声的催促。

 

算了。

他突然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像是多年的重担一下子卸下了。手指轻轻在闪烁的屏幕上一划,那个朝思暮想的小黄毛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对面似乎也是很惊讶他接通了,眼睛里透露着惊喜,神色有些踌躇,却又隐隐有着些坚决。

看着那双眼睛,田野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金赫奎的时候,他的眼睛也很亮,和现在竟然有着莫名的相似。

怪不得都说他的眼里有星星呢。

田野在心底笑了。

 

“啊,iko……”

“hi,star它,还好吗?” 

 

END

后记:

“iko你看这个!”

说着金总掏出了一个猫耳头环。

评论(20)
热度(143)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