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阴阳师/狗晴】风铃[3]

马上就是甜甜蜜蜜(?)的同居生活

// 

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

就好像晴明一直在等葛叶,却从来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影子。

那个美丽的女人,如同雾气一样出现在他的回忆里,又消散在眼前。在永远无法忘记的那个清晨,懵懂的晴明推开那扇门,看到的是柔软而蓬松的九条长尾,而他的母亲惊恐地伏在地上,对他说,别看。

我不怕。

晴明本来想这么说的,那是他温柔的母亲,怎么可能会让他害怕。

可是他说不出口,睁着清澈的大眼望着奈叶绝望地掉着眼泪,化为一团迷雾,消失在他的面前,消失在他今后的人生里。

晴明多么盼望,能有朝一日再见到她,对她说:我不怕,我们回家吧。

可是没有机会。

以后终其一生,可能也没有机会了。

 

门很薄,薄得大天狗听得见那个孩子小声的哭泣,他头一次厌恶起了自己这么优秀的听力。

……麻烦。

倏忽间变得十分烦躁,大天狗转过身去,自欺欺人地当做没有听见。

门里的人辗转反侧,门外的人脊背挺得很直,两个人之间就像有一场看不见的拉锯战,不知道哪一方会先低头。

 

后半夜忽然下起了雨。

雨声惊醒了大天狗,后者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朦朦胧胧地睡了过去。他迅速地爬起来,大步走到门前,拉开了那扇门。

晴明还跪在那里,尽管头发衣服都淋湿了,可怜兮兮地贴在身上,脊梁却依旧笔直。眼睛有些空洞,里面满满的都是固执。

 

“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大天狗站在他面前,光着脚踩在了被雨水打湿的长廊上,背后的黑色的羽翼尽力地舒展着,毫不掩饰着侵略性和主人不爽的气息。

 

“……”

安倍晴明转了转眼珠,他连头都抬不起来,四肢僵硬得不像是自己的。就算无法抬头去看那个人,也感受到他的怒火滔天。

他张了张嘴,声音嘶哑得厉害。

“我……”

 

“凡人,你等性命对我来说不过蝼蚁。”

大天狗蹲下来和他平齐,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讽刺,黑色的瞳孔里深处是熊熊的红莲业火,“你们那种可笑的情感,对我来说,不过是漫长生命里的一粒沙子。”

 

“我知道。”

晴明哑着嗓子干脆地接上大天狗的话,话里的蛮横让大天狗一愣,他看着那个孩子,白皙得近乎没有血色的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知道……”

安倍晴明的肩膀开始抖动起来,不知道是冷还是痛不欲生的反抗。大天狗终于看清,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毫不间断地流出泪水。

“我只是想……变强……是不是就能见她一面了……”

“不需要她回来……我……我只是很想见她……告诉她……我从不怕她……”

 

“那你怎么就觉得我会帮你?”

 

“你会的。”晴明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里面是大天狗看不懂的执拗。晴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坚信这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救命恩人会帮助自己,但是他依然这样没有根据地相信着。

 

大天狗本来想笑他天真,他却笑不出来。这个孩子对他而言仿佛是一个意外,又更像一个劫数。

一个抗拒不了的劫数。

 

裤脚和头发都被雨水浸湿了,但是大天狗仿佛感觉不到一样,生硬地抿着唇看着那个孩子。

良久,他才看着抖成筛糠的小家伙,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只欢迎强者。”

那黑色的羽翼突然把晴明包裹着卷过起来,黑色的缝隙露出一缕沾着雨珠的银白色发丝。

“如果你会变成强者,那我不会拒绝。”

小家伙似乎愣住了,大天狗把他抱在怀里,动作算不上多轻柔,温热的体温却着实把他那份难得的温柔传了过来。

 

“……我会变强的。”

小晴明在怀里闷闷地说,打了个嗝。大天狗皱起眉头,冰凉的雨水从晴明身上浸到他的身上,让这些年养尊处优的天狗大人暗骂了一句。

 

“不变强就得滚。”

大天狗抱着小童进了屋,关上的门再次隔绝了雨水。没有痕迹能证明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什么能证明宛如神祇的大天狗,为了一个找母亲的小孩心软了一次又一次。

 

 

进了屋后,晴明还没出音,就被大天狗手一松扔到了榻榻米上。他四肢刚暖和了能活动些就遭这么一出,自然是摔得屁股发麻。而罪魁祸首点起了照明的油灯拢着放到了榻榻米旁边,过来挽起袖子就开始粗暴地扒他的衣服。

 

“……???”

就算对方的力量不强大,面对一个成人,晴明也无法抵抗地被扒了个精光。正当他懵懵懂懂的时候,又一件不是怎么合身的白衣劈头盖脸地扔了下来。

 

“以前这里的巫女穿的,小号的,勉强穿着吧。”

大天狗特有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晴明虽然很想问这种东西阁下到底是从哪里找到的,但是脑袋一转之后又聪明地选择了一言不发。

 

不过毕竟是女子穿的衣服……

纵然是小号的白衣,穿起来也有些宽大。晴明把袖子束起来,刚从榻榻米上站起来,大天狗就拎着个毛巾扔到了他的脸上。

“给我擦头发。”

同样换过了里衣的大天狗一脸“我就是大爷”的样子直接坐在了他身边,背后的翅膀一扇一扇的。晴明起先愣了一下,只能无奈又笨拙地拿着毛巾盖上了那个头发看起来十分柔顺的脑袋。

 

大天狗感受着那只小手在头上来回揉搓,估计这小子贵族出身,也没照顾过什么人,扯痛了他好几次。只是难得的,大天狗发不起脾气来,只是安安静静地任由他摆弄,偶尔晃晃脑袋,感受着小孩措手不及只能来得及放柔的动作。

 

好不容易给大天狗擦完了头发,那位大爷大大咧咧地躺下了。晴明舒了一口气,开始给自己擦头发。

 

“喂,小鬼。”

晴明正擦着头发,眯着眼睛回去看大天狗,后者正漫不经心地剪着榻榻米边油灯的灯花。

“吾名大天狗,叫我大天狗大人就行了。”

小孩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大天狗:“……你不想说些什么吗。”

 

晴明:“啊,好的,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行了,赶紧睡觉。明儿起床准备早饭。”

评论(5)
热度(82)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