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阴阳师/狗晴】风铃[2]

这么软萌人妻的小晴明你也舍得下手欺负——反正以后狗子就欺负不到了
亲妈,热爱虐攻一百年。

//

睡梦中的晴明感觉如同置身冰窟,正半梦半醒间,却朦朦胧胧地摸到如同丝绒般柔软光滑的东西,手感颇好,不由得多摸了几下。然而下一秒,那玩意就从他手中抽身而去,耳边也传来温热的吐息,那声音却冰冷无比。
“小鬼,安分点。”

晴明骤然睁眼。
屏风遮住了日光,屋内略显昏暗,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躺在他边上,却十分无耻地抢走被子——这就是逼他醒来的元因。只是好在他非常好心地把一个黑色美丽的“被子”披在自己身上,而定睛一看,那颤动的美丽物体哪里是什么被子,分明是昨日深入人心的,那位大人的翅膀——
晴明眨了眨眼睛,思绪正运转着,下一秒那翅膀上的黑羽便飘落了一片,掉在了他的人中上,挑战着小孩敏感的触觉。

“阿嚏!”
元气十足地打了个喷嚏,下一秒正想因为他这样失却贵族礼仪的举动而感到羞愧,四周的气温却突然冷了下来。

“……不是告诉你,不要吵吗?”
黑着脸的大天狗大人心情十分复杂。
他就不该一时心软把这个小鬼放在自己的屋子里,麻烦得很。千百年来,还没有人敢在他睡觉时这么不长眼地吵醒他。

“呃……”
晴明非常识时务地坐起来看着依然侧卧着冷眼看他的大天狗,恭敬地行了个礼。
“请宽恕在下无礼的举动。”

大天狗大人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翅膀软趴趴地垂在一边,从鼻子里软软地“哼”了一声。
“还不去准备洗漱的东西。”

直到在煮着午饭时,晴明才觉出哪里不太对。
小孩子咬着指甲苦思冥想了很久,才得出“恩人大概是把自己当仆人使了”这样的结论。
只是这个时候大天狗大人懒懒的声音从前厅传来:“小鬼,好了没啊——”

“哦……好了,来了。”
安倍晴明乖巧地应了一声,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为之一散——

欺负小孩子很心安理得呢,大天狗大人。

看见晴明端上来的东西时,大天狗的眉毛狠狠皱成了川字。
“这是什么东西?”

“……饭。”
小小的晴明认真地回答着,却在低头看向那坨东西的时候脸上隐隐浮起了羞愧的红晕,“……呃,大概。”

大天狗本来想像之前一样高傲地叱骂他,但是一低头却看见对方白嫩的小手上起了几个燎泡,还有些发红,看起来倒像是新鲜出炉的。
他垂下眼帘,安稳地接过那盆很像焦炭一样的东西,用筷子挟了一口。
“…………勉强能吃。”

“真的?”
晴明怀疑地看着对方面不改色地吃下看起来就很恐怖的东西——虽然那是他亲手做出来的,人生中的首次下厨就献给了这位刁钻又高傲的大人。只见那位大人看见他的犹豫,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你这是在质疑我?”

“……不,您喜欢就好。”
安倍晴明平静地回答。

“啧。”
大天狗把那盆东西推到一边,不耐烦地朝小童吩咐,“这是我的饭。你要是饿了的话,去后院敲三下那个石像,自然有人送吃的给你。”

安倍晴明眨了眨眼睛。
“……是。”

“下去吧。”
大天狗一挥袖子,待到晴明离去后,又扭过头对着那盆疑似炒饭的黑炭再次陷入沉思。
自己是不是太仁慈了?仁慈得都不像曾经那个杀伐果断的大天狗……
罢了,明日便把这小子送回去吧。

晴明在那棵开满了樱花的树下找到了个破旧的石像。
虽然这个时节还骤放着的樱花树很不寻常,但经历过之前的妖怪追捕和现在的与妖怪同住,就算是再寻常也变得寻常了起来。
说起来,还不知道那位大人姓什名谁……

晴明蹲在那个石像前轻轻敲了三下。

“哎哟!不要敲我师父!”
石像突然转身,把晴明吓得倒退一步,后面竟然还藏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童,只是那小童虽然憨厚可爱,却只有媲美常人两只眼睛大的硕大独眼,着实把晴明惊得不轻。

“咦……?不是那位大人?”
小童嘟嘟囔囔着绕着晴明看了一圈,他身上穿着小沙弥的衣裳,头顶光溜溜的,倒像是个小和尚。

意识到他说的“那位大人”是谁之后,晴明眨巴眨巴眼,讷讷开口。
“……是,是那位大人让我来的,他说你这里有吃的。”

“是有的!”
独眼小僧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大把果子,笑嘻嘻地放在晴明手里,“后山樱花姐姐送给我的果子,可好吃了!你尝尝!”

虽然对方长得奇怪了些,但到底同为孩童心性,晴明吃下一枚果子,初入口是酸酸甜甜的,一路顺着喉管下去,却在心里化成了不甜腻的蜜糖。
“……很好吃。”

上一次被同龄的孩子亲近是什么时候?也许他自己都忘了。就算偶尔有人肯亲近他,没过几天也会把他拒之门外。

“我母亲不让我和妖怪的孩子玩!”
“你是人妖之子!是不详的!”
“你母亲呢?是不是不要你了——”

不是的。
虽然记忆很缥缈,但是安倍晴明仍然记得母亲离去前一天的那个夜里,她抱着自己轻柔地哼唱着歌,亲吻着自己的脸颊。
“晴明……晴明……”
她柔软温和的呼唤,和那个夜晚一样,成为了晴明幼年最温暖的记忆。

已近黄昏。
屋子里点起了油灯,昏黄的烛光映照着发暗的天色,大天狗手持竹卷,坐在案几后面,背后的羽翼随着呼吸安稳舒展。

小小的身影从外面走来,沉默地在案几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
“请准许在下……追随阁下修行。”

大天狗手里的卷宗施施然合拢。
“若我说不准呢?”

孩童惊愕地抬起头:“……为何?”

“你我人妖殊途,况且,我并没这等义务。”
黑羽的青年冷漠地回答。面前的晴明听了这话后,死死地咬着下唇,直到渗出血迹。
大天狗皱了皱眉,明明是再妥当不过的拒绝理由——他此时却想,也确实这样做了——别过了头去,不再去看那个瘦弱的身影。

“还请阁下……再三思量。”
安倍晴明直起身子,硬挺挺地跪在地上。他不想再回去受那些人的白眼,唯有变强,才能寻回母亲,挺胸昂首地做人。

“不必思量。”青年断然拒绝。

“……若阁下一日不同意,在下便跪一日,十日不思,便跪十日。”
晴明眼神执拗,直直看向大天狗。
被看的那人听了这话,反而有了被气笑的模样,语气却仍然冰冷无比。

“——随你,出门去跪,别扰了我清净。”
青年站起来,头也不回地朝屏风后走去。

晴明怔怔地跪在原地待了一会,闭上了眼,而再睁开时,却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间屋子。

青年淹没在黑暗之中,看着那个固执的孩子的银白色发丝消失在门外,门严丝合拢的咔嚓一声响起,他也不由得恨声低骂了一句。

“这小鬼。”

评论(6)
热度(102)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