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阴阳师/狗晴】风铃[1]

冷CP求关爱系列


//




青草沙沙声从丛林外而来,孩童踩着木屐却行动飞快,气喘吁吁地奔跑在满是枯枝落叶的森林里,他神色慌乱,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额头上的汗水一点点滴下来,却无暇顾及,只能飞快地向前逃窜。

 

“呼……哈……”

 

木屐踩断干枯的树干发出清脆的响声,为后面的追兵提示了方向,有许多纷杂无章的脚步声紧随其后,还夹杂着几句骂声和催促。

 

森林深处有一座神社。

据说数十年前有神灵在此供奉,只是这座神庙时间悠久,又路途遥远,鲜有人来,自然也就破败了。

 

内里糊着符纸的窗棂上挂着织成已久的蜘蛛网,富有厚重年代感的大门吱呀一声被从外面打开,漆黑一片的大堂里也透入一丝光亮,同时扑面而来的尘土让开门者重重打了个喷嚏。

 

“多有叨扰,请勿怪罪……”

小童怯生生地小声说道,他出汗甚多,整个人宛如被水里捞出来一样,衣服湿哒哒地贴在身上,不舒服得厉害。

 

原来他被追至此,见到有座十分宏伟的神社,便想来避一避。只是不成想,这里被废弃已久,并无神灵巫女庇佑,虽能暂时歇歇脚,却不见的能躲过那些妖怪的追捕。

 

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这座神社如此完好,也未必没有神灵残余的护佑的功劳……

 

孩童心性单纯,边嘟囔着百无禁忌边步步前行,身后大门并未关闭,毕竟他还要靠着这点亮光才有胆量踏入这漆黑的大殿。

 

 

“咔……咔……咔……”

木屐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大殿里尤为刺耳,只是每走一步,孩童心里隐藏的恐惧便滋生一份,落下的脚步也有些犹豫,自然声音的节奏也参差不齐,愈发显得诡异。

当他走过拐角那根柱子时,倏忽间便生异象!一双温热的大手从背后死死地捂上他的嘴,往后面的黑暗里拖去。而与此同时,小童闻到了那袖口传来的木樨香。

 

“……你?!唔!……”

 

只是力量悬殊实在太大,还没等他拳打脚踹地挣脱开,大门那里就传来一连串刺耳的脚步声,仿佛狠狠踩在他的心里,小童不由得身子一抖,便停下了动作。

身后那人似乎是很满意他这样,见他不再折腾,也稍稍松开了手,改为搂在了怀里。同时有柔软的东西轻轻触碰着孩童的脸,搔得痒痒的,他却没有出声。

 

大局为重,不管如何,那人似乎是有意相救,自己也没必要往死路上钻。

 

“人狐之子呢?”

那些人环视了一圈,声音很急切,却也很远,却似乎没有进来。随后,另一个人犹豫的声音也响起:“明明见他来此,却是气息全无……似乎是跟丢了。”

 

“废物!”

头个开口的人低沉咒骂一声,身边人噤若寒蝉,不敢开口。而那人在一阵气恼后也冷静了下来,沉吟一番便道:“罢了……那人狐之子虽然灵力颇高,吃了也会增长许多道行,只是听说近年来那位大人在此地修行,动静太大,惊动了这位,你我都难以脱身。”

 

“是!”

他人虽不甘,却也碍于带头人的妖力高深,不敢擅自行事。众人又环视了一番,只得悻悻而去。

 

待那些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再也听不见,孩童才敢松一口气,正想让那人把自己放下来,却不料还没等他说,人就一个撒手,松得之快,表现出一副颇为嫌弃的样子。

“……”

 

“在下安倍晴明,感谢阁下搭救……”

小童虽是垂髫,礼数却分毫不差,一看就是家境良好的贵族子弟。待他语毕,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葛叶一族昔年对我有恩,见你遇难,我便出手搭救。从此可互不相欠。”

 

小童抬头向上看去,一映入眼帘的是对方高高扬起的下颌,显得十分倨傲。然而再往上确是一张可怖的脸,红面獠牙,尤为惊悚。

 

“!”

安倍晴明踉跄一步,那人闷声哼笑了一下,似乎是习以为常。他的声音很低,半掩在黑暗中的脸更显诡谲。

“怕了?”

 

安倍晴明按下心悸,眨眨眼睛看向他,倒是适应了不少。只见漆黑的一对羽翼在那人身后舒展,那轻柔的样子倒平添了几分可爱。

“……不怕。”

唇红齿白的小童在经过惊吓后变得苍白的脸也有些红润了起来,声音轻轻软软的,一双清亮的眼睛虽然仍然有些犹豫,却依然并没有移开半分。

他身上的狩衣刮得破破烂烂的,木屐也踩丢了一只,小脚上满是泥土。

 

“……”那狰狞的面容上的漆黑眼眸看着他,说不出有什么情绪。半晌才翘起嘴角,声音里是连安倍晴明都听得出的愉悦,“真的不怕?我可是会把你的心肝挖出来吃掉的。”

 

“不,你不会的。”

 

“是吗。”那人淡淡回了一句,“那就试试吧——”

说着,那人慢悠悠地往前走了两步,蹲下来把手贴在晴明胸口,孩童的心脏稚嫩地跳动着:

 

“就像这样……把它剜出来。”

 

“那就尽管去做好了。”

安倍晴明的声音清澈却又铿锵有力,“这条命是阁下救的,自当悉听尊便。”

 

“……哼。”

那人撇嘴,温热的手掌毫不留情地从胸口离去,凉凉地开口:“葛叶的好儿子。”

 

“既然阁下已无疑惑,那小童冒昧……”安倍晴明听他提到“葛叶”两字,神情一动,拱手相问,“我母亲……她在哪里?”

 

“不知。”那人声音十分冷淡,“葛叶与人类通婚已悖天伦,她既已铸成大错,早已斩断过往,尔等亦无需再寻。”

 

“不……”安倍晴明涨红了脸,“并非如此。”

 

“嗯?”

 

“……只是想……”见她一面。后面的话却难以开口。

 

他自幼因人狐之子的身份备受白眼,父亲事务繁忙,对此也是有心无力。而寻母之路上,一路被妖怪追寻,早已是受尽了委屈。

如今听闻母亲是一心抛下他们父子,更是心里难受得厉害。纵然他早慧,只是此时,话梗在喉咙里,憋的眼泪一个劲的在眼里打转。

 

那人听不见回答,一看对方,竟是泫泪欲泣,先是一愣,却只能厉声喝止。

“你这……人类当真是脆弱不堪……别哭了!”

 

“……”

 

“……唉,先随我去后院梳洗吧……”

 

 

等来到后院,安倍晴明早已经忍不住哭到打嗝。那人无奈地把小童扔到榻榻米上,看着他红肿的眼睛,声音也轻柔了几分:“我先去拿用具——别哭了,再哭可是真要将你的心剜出来了。”

 

安倍晴明许是憋得狠了,哭到伤心处,听到他这等轻飘飘的威胁,反而苦从心中来,嚎得更大声了。

“……”罢了,不与他计较。

 

等到那人端着热水同毛巾回来的时候,却只看见脸上犹有斑驳泪痕的小童双腿蜷起,竟是睡了过去。他只能忍了忍心里腾起的怒火,把小童搂过来,替他擦拭身上的污渍,口中还一阵喃喃自语:“若非葛叶……我大天狗怎么会伺候这么个小鬼,唉,麻烦得紧……”

 

口中唠叨着,大天狗大人还是勤勤恳恳地把小鬼头从头到脚地擦了干净裹紧了被子里。

 

等到一切完毕后,他坐在安倍晴明的旁边,十分嫌恶地盯着那小鬼肖似葛叶精致的脸蛋,却发现看起来确实挺顺眼,心里再想起那小童怯怯的一声不怕,心里却突然软了下来。

端坐在孩童身边的大天狗瞅着小孩睡熟了,便将那张青面獠牙的面具从脸上轻轻揭下来,露出俊美无俦的面容,声音里是一丝他自己都没发觉的亲近。

 

“……啧,明日再收拾你。”


评论(13)
热度(126)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