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七 尸孕(大结局)

至此全文完结了。

断断续续写了两年,我也变成了年更党……这篇文有很多的缺陷,发展和人物刻画都不够好情节也有点小矫情,但这是我第一篇写的比较长的文,以后会多加改进的。

本章所有的疑惑会在结尾解答。

感谢所有看到现在没有弃坑的人。看到有妹子说看了很久其实我真的好高兴啊哈哈哈哈【你

所以来两个好消息吧。

第一是我二刷了全职,之前因为诸多事情感情淡了想退圈了,但是这次二刷又让我燃起了热情…所以以后可能还会产出,但是身为懒癌晚期暂时不接受点文等。

第二是前几天我又看了遍孰真,看了一下实在觉得这个设定很有趣,所以不准备弃坑了,但是会修改重写。

以上。

感谢看到现在的人,支持我的你,以及,荣耀不败。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第五章:高校鬼事(上) (中) (下)

第六章:入梦(上) (中) (下)

第七章:尸孕(上) (中)

-----------------------------------------------------------------------------



 

刘皓的嘴被叶修死死捂住。

惊叫声被堵在喉管里上下两难,刘皓的眼珠像是要挤出眼眶一样,显得尤为的大。主卧里此时只有周泽楷,叶修和刘皓三人,叶修和周泽楷坐在床头,留下了大大的空间给身形臃肿的刘皓。

门外的怨声和挠门声不绝于耳。周泽楷伸手拍了拍叶修捂住刘皓嘴的手。叶修低头一看,瞅见刘皓脸都憋得通红,显然再捂下去,大概就要惨毙在自己手上。

叶修心中一阵尴尬,却没有表现出来,十分从容地撒了手。

突如其来的空气被吸入,让刘皓一通生理性地咳嗽。叶修心中大叫不好,懊恼这一举动反倒是坏了事。门外的动静却也恰是时候地停了。

空气宛如凝固一般安静。

周泽楷的手攥了上来,叶修本来手心就出了许多汗,碰上周泽楷冰凉的指尖,倒是冷静了不少。他抬起头,看见月光下周泽楷的眼睛隐隐透着亮光,如同反光的黑曜石一样沉稳,仿佛是在说:没有问题的。

没有问题的。

叶修的心逐渐被吞回了肚子里,本来急速跳动的心跳也恢复了正常水平,安稳地跳动着,一下、两下……直到一大块巨大的阴影迅速地盖上了月光遮住了周泽楷的脸,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周泽楷胳膊一搂,紧而有力地被抱住拖了过去。

刘皓却没有这么好运,叶修只感觉到腿上的分量一轻,伴随着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刘皓凄厉的惨叫,似乎是被什么东西迅速地拖走了。

叶修心下大骇,正想睁开眼去看看是什么情况,脑后却被周泽楷牢牢地扣住,不容他动弹,叶修只能看见周泽楷的衣服,和上面的阴影。

惨叫声,女人轻声的呢喃,撕裂声,血腥味,溅到后背上冰凉黏稠的液体。

叶修十分无力地再次闭上了眼睛。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次卧,在听见屋外没有声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所行动,听见玻璃碎掉的时候已然破掉了主卧的门,却还是没来得及救下被拖走的刘皓。

那女鬼在月光下静静地看着被自己头发缠来的刘皓,却并没有做什么。但刘皓恐惧的眼神仅仅维持了一瞬,就被惨叫所代替。

一只血手从他隆起的肚子里伸了出来。

皮肉绽开的声音接连响起。黄少天下意识地“嘶”了一声,他死了百年,手下冤魂却也无数,何等血腥的事未曾见过,却还是没见识过这等诡异的做法。

那东西……一点一点地从血液和内脏的粘膜里抽离,先是手,而后是头。从破开一个大洞的肚子里,一开始喷涌的血变成平稳的溪流,从窗台一路蜿蜒流下。周泽楷紧紧搂住叶修,平静地抬头看去,却发现刘皓仍然是睁大了眼,恐惧和疼痛到极点的面容十分狰狞,然而已经定格在了那一瞬间,显然是回天乏术了。

而钻出来的那东西,有着成人大小的身体,却看不到皮肤,浑身上下裸露着筋肉,通体鲜红,不知道是他的血还是身为母体的刘皓的。它还不会走路,歪歪扭扭地滚到女鬼身边,哀嚎了几声。女鬼桀桀地笑起来,用她那仿佛被折断的胳膊象征性地拂了一下对方的头,动作血腥,却偏生看出了点慈爱,宛如母亲在爱抚自己的孩子。

这东西……

周泽楷看向黄少天,对方倒是奇怪的一言不发,难得严肃的面容看得出来这东西连他也很难对付,周泽楷心下一凛,扣住叶修的动作更紧,隐隐已经做好了不管如何都要护他周全的准备。

 

此时双方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一直盘在黄少天头上的黑猫眯起了眼,金色的瞳仁微微发亮,身后的尾巴高高竖起,却赫然是分明的两条。这等醒目的攻击姿态,女鬼自然也是也是发觉到了,双眼一翻,竟是留下了两行血泪。

“为什么……要……妨碍我?”

她的脸渐渐扭曲,声音也逐渐尖利。话音刚落,猫又黑色的身影便冲了出来,一个闪身,竟是硬生生把那红色的血人的半个脑袋刮了下来。那血人受此重创,以穿人耳膜的声音尖鸣着,显然是痛极。那女鬼恨极,看起来软弱无力的手脚却利落,宛如树藤一般长长伸出,想要缠住猫又,而这时又一道寒光劈过,女鬼的半边手脚也被斩了下来。

黄少天手中的长剑一转,在月光下折出森冷的光:“我说小妹妹,虽然你怨念深到连我也有点不可思议……但是轮起当鬼来,你大概资格还不够老。”

女鬼痛极,却也顾不得许多,当下审时度势,看床上的人迟迟没有动手后,当即爬向周叶两人,速度之快,显然是用了全力,那一头长发也宛如针尖一般齐齐竖起,像是要斗个鱼死网破。

黄少天用力去拦,却也来不及。周泽楷抱着叶修一个翻滚,叶修也十分配合地顺着那力道往旁边滚去。只一瞬就转过身来退到周泽楷身后,却也看清了现在的局势。这边喻文州与那血肉模糊的怪物缠斗不休,喻文州身手虽好,却也受了不小的伤——那血肉宛如硫酸一般,沾上了就会受到腐蚀,而那怪物呜呜地叫唤着,虽然动作笨重,却是身形高大,一时间也不好攻破。

而窗台边,刘皓死不瞑目,肚子上破开的洞彰显着早已身死魂消,叶修虽然扼腕,却也在意料之中,只是这场面未免太过血腥,不免起了些生理性的反应,胃部一阵翻滚,却勉勉强强遏制了下来。

“我说,这位小姐,你的头发太长了。”

叶修顺手拿了个枕头挡在胸前,之前跟妖魔鬼怪打过不少交道,这等小场面还不至于吓得神志不清。脸色虽然有些苍白,精神却还是不错。他深知这场面上最弱的就是自己这个人类,还是抱好周泽楷的大腿比较好。

 

这是寄生。

周泽楷一手护着叶修,女鬼一击不中,吐了一口绿水,眼里满满的都是恨意。

刘皓不知道做了什么,被这女鬼缠上,而那肚子里生的怪胎本来就是女鬼的鬼子,这对母子灵死的时间并不久,但怨气深重得可怕,竟是比黄少天当初还凶险许多。

就算是他们三人,护着叶修,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思虑及此,周泽楷拉紧叶修。那女鬼伺机而动,如针般的头发蓦地伸长,飞快地伸来,想要刺穿二人,叶修眼尖,将枕头投了出去,而头发几乎是瞬间就将枕头撕成碎片。洒洒洋洋的棉絮在空中爆破开来,遮住了叶修的视线,也遮住了女鬼的脸,却丝毫没有挡住那杀人利器前进的速度。

一道寒光再次闪来!

劈开了纷纷的棉絮,也劈断了那尖锐的长发。黄少天及时赶到,也同时将一沓空白的黄纸扔给了周泽楷。

“又又让我给你的东西。”

黄少天来不及多话,与那女鬼缠斗在一起。周泽楷接过黄色符纸,脸上表情却是有几分迷惘。

数千年过去了……很多东西记不太清,但曾经共同学习过的法术和人,却一瞬间涌上心头。

周泽楷握紧了手,另一端是眼光十分清明的叶修,他虽然不大明白,却隐隐有些奇怪。

周泽楷的眼神有点悲伤……

这个念头飞快地在脑袋里闪过,周泽楷已经把符纸扬了起来,手指在空中的符纸上快速地画着什么,明明只是用空气作画,叶修却感觉看到了他画上的图案。

诡秘而复杂。

最后一笔完毕,那纸上忽然闪了一下,还没等叶修看清,黄纸已经就像有生命一样飞向与黄少天缠斗的女鬼,在剑影中牢牢地贴在她的额头。

“不—————”

下一秒,冲天的火光从那张符纸席卷了女鬼全身,幸好黄少天抽身的快,不然也会被那突如其来的火焰烧到。

伴随着女鬼的叫喊,黄少天又开始叨叨:“我说你咋这么不厚道啊,烧之前不知道说一声,我这么帅差点就被你烧成干了。”

叶修无语,你本来就已经成灰了。

不过看那女鬼那样,估摸这纸是专对他们的,黄少天被烧到也不稀奇。

 

那火光虽然十分冲,但是除了女鬼以外,别的地方却都没有被烧到,她这边在地上打滚哀嚎,另一边的怪物或许是听到了母亲的声音,立马尖啸起来,身手也灵活了许多。喻文州虽然早有防备,却还是被突如其来充满力量的一记攻击震飞在了地上,受的伤也不小,当即就躺在地上暂时无法动弹。

“呜——!!!”

怪物猛然跑过来,周泽楷干脆利落地拉着叶修摔下床铺,黄少天也一个闪身,只见原来待的床铺已经彻底塌陷,还勉强支立的地方此时也慢慢地被腐蚀,成了一小抔灰散落一地。

这家伙……

叶修被拉下来的时候因为地上的血液脚上打滑,稳了一下才稳住身形。这边周泽楷一记火符再次打了出去,作用却不大,黄少天试探着斩了几下,却难以突破。叶修见喻文州被甩得不远,刚侧了个身子准备去捞,却被周泽楷猛然拉回来,原来刚刚探出去的地方,竟然多了一滩绿色的水。

是那怪物吐出来的。

和黄少天打过交道的叶修看着这水,立马知道这是什么。

是尸水。

此时尸水接触到的地面还微微被腐蚀了,想得出来如果刚刚出去了会是什么后果。

难道这怪物不仅身体能够腐蚀,连喷出的尸水也多了这等功效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叶修后背抵着窗台,虽然周黄二人的攻击作用不大,却也有几分成效,那怪物却也一点一点地衰弱了下去。周泽楷的前方是怪物,黄少天正在四处游走,喻文州被击落在了窗台的另一侧,而窗台上是刘皓的尸体,而那女鬼……等等?女鬼呢?

叶修心下大骇,那女鬼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消失在了战局之中。他正想同周泽楷讲这事,刚要开口,听到“噗”的一声,随后便是身体里不知哪里传来的剧痛,低头一看,周泽楷的身体,被从后伸来的一只手直直的捅穿,而那只手,却似乎也经过了自己的身体。

叶修倏忽有些恍惚,战局一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血液也开始喷涌而出。他费劲最后一丝力气转过头,却看见刘皓的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立了起来,离他很近,从肚子破开的洞里都能清楚地看见压爆受损的脏器,那个刘皓,对着他咧开了嘴,几乎看不到瞳仁的眼睛微微上翻,在月光下尤为乍眼。

他的手一起捅穿了叶修和周泽楷。

 

思绪里是漫无边际的白。

叶修感觉自己一直在走,却不知道尽头。双腿也没有传来疲惫的信号,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走啊走啊……走了很久,突兀的乳白色里,却渐渐浮现了一扇巨大的门,只是一扇独立的门,背后也是一片白色。

叶修却突然在这扇门前停下了,他抬头往上看,却看不到这个门到底有多高。

“叶修。”

有人喊他,叶修回头,看见一个由远及近慢慢走来的影子,来人是黑色的短发,眼睛好像黑曜石一样深邃又干净。

叶修有些迷惑,那个人却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

“叶修。”他再次开口,声音平和又温柔。

“小……周?”叶修的脑袋有些混乱,本来放空的头脑,此时却拥有了一些不知道从哪来的记忆,他怎么记得,周泽楷是不会说话的。

对方没有说话,有些羞涩地露出一个微笑,静静地看着他。

就这样握着手对视了很久,对方的表情终于有些松动,他松开了一直紧握的手,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叶修恍惚着,就像一朵轻飘飘的云彩一样,被周泽楷推开了很远。

“回去吧。”

这是他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大门仿佛开启了一样,在叶修放空的思绪里留下巨大的响声,然而等到再次抬起头,四周却和周泽楷来之前别无两样。

一样矗立着的大门,和孤独的一个人。

叶修在这扇门前站了很久,久到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了出去,不疼,但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就像他不知道他因何而来。

这片空间里,就像呆在母亲的子宫里一样充满着令人安心的气息,然而叶修在某一日却微微闭上眼。

该走了。

 

医院的消毒水味,足够刺鼻,也足够令人清醒。

苏沐橙走进来后发现叶修已经睁开了眼不知道有多久了,她很惊喜地走上前去问他感觉如何,但叶修却迟疑了很久,才怔怔地回答。

“沐橙,我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却依然清晰地让人想要掉下泪来。

 

出院回家的叶修,收获了一只黑猫,猫有金色的瞳仁,尾巴尖微微下压,就像被分成了两条尾巴。

苏沐橙说这是他以前就养着的猫,但是叶修却没有什么印象。

出院后的生活就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叶修还是那样,气死人不偿命,但是对于周围的一些人,例如江波涛,叶修记得对方,也记得他们的相处方式,却不记得是怎么认识的。

完全想不起来。

叶修在家的时候,偶尔也会发呆。明明是独居,却感觉屋里充斥着其他人的气息,这不让他恐惧,反倒有一些安心。

每每这时,那只猫就会优雅地迈着小步过来,盘进他的怀里,尾巴一晃一晃,像是一团有生命的,温暖的毛球。

有一些人,叶修却完全不记得对方的离去,例如陶轩,例如刘皓。每当他说他不记得的时候,同事都会惊讶:“啊?当初闹得那么大你居然不记得了?”

叶修难得诚实地摇了摇头,撮了一口烟。

他是真不记得。

 

日子依然是不咸不淡地过。

听沐橙说,以前自己有两个合租伙伴,但是叶修却也完全没有印象。所以没办法,每周末苏沐橙会过来给做做饭改善一下生活,更多的日子则是像他以前一样叫外卖将就着吃。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每次吃着外卖,都会嘴刁起来,不是嫌这个不好吃,就是觉得那个不合胃口,直到换了一家又一家,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口味,只得继续这样吃着。

“哥的嘴什么时候这么刁了啊。”

叶修吃完饭叼着烟叹息一声,他心里却隐隐觉得明明以前有个人做饭很合胃口,但完全想不起来是谁。

……莫非是沐橙之前说的合租人?

他弹了下烟灰,没再细想。

说起来对面屋不知道住的是谁,出来进去的时候见到过几面,对面的人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每次见到他都会和善地微笑,面熟得很,叶修有时甚至能反射性地直呼出对方的名字打招呼。却想不起来何时和这人认识过。

大概又是在那段忘了的时间里认识的吧。

 

又是入夏后的某一天。

叶修写完了今天的教案,趴在桌子上刚歇了没多久,就被老冯叫走处理公事,回来的时候看见屋子对角的江波涛身边站了两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但是碍于隔得太远,看不太清。

午饭的时候江波涛凑了过来吃,苏沐橙也正好带了份午饭给叶修改善伙食。三个人围坐一边,叶修很不经意地问江波涛:“刚才看你在教育学生?”

江波涛坐在叶修旁边,眼疾手快地夹走了一块沐橙做给叶修的爱心饭团,中间还裹着厚厚的金枪鱼肉,吃得江波涛啧啧称赞,叶修磨着牙抄起筷子给他脑门来了那么一下。

“对啊。”江波涛嚼着饭,声音含糊不清,“倒也不算教育,课上测试着呢,一个居然明目张胆写完了之后在那看直播,另一个把他举报了,刚好下课了,就一块带回来了。”

“噢。”课上测验,碰上松的教授,就算是作弊的话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是想不到还有能人这个时候还看直播。叶修称奇,一边也不含糊地夹了一口江波涛的菜。

他们正吃着,刚刚其中一个学生却折了回来,在屋里扫了一眼后,锁定江波涛之后就大步走了过来。

“老师啊老师啊,我手机还没拿走呢——”

声音倒是很阳光,叶修抬头看了一眼,觉得有些面熟,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苏沐橙轻声“咦”了一声,却没说话,江波涛应了,他脾气好,撂了饭盒抬起屁股去给他拿手机。那个学生却凑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叶修和苏沐橙,“老师好漂亮!哎呀哎呀,伙食真不错,我也想当大学导师。”

小屁孩一个。叶修懒得搭理他,苏沐橙被这么甜言蜜语一夸,心情倒也不错,笑嘻嘻地说:“正说着你呢,以后上课再这样,你恐怕可都毕不了业,还当什么导师。”

被骂的学生摸了摸后脑,吐了吐舌头。

“年轻人啊,就是精力旺盛。”

江波涛忙活完了,又坐下来抄起饭继续吃。叶修喝了口水,扭头问沐橙:“刚才我听你咦了一声,怎么了?”

苏沐橙咽下嘴里的饭,轻轻巧巧地回答他:“没事,就是觉得有点面熟,那孩子长得有点像你以前合租的一个人。”

是吗?

叶修想了想,对方确实有几分面熟,看着他的时候,心里总有些异样的感觉。

大概是错觉?

 

“咦……你看,有只猫!”

两个人刚到车棚,刚拿到手机的男生显然是活力十足,看见角落里有只猫悠闲地走出来,就咋呼地扑了上去,谁知那猫也不怕人,任由他抱了起来。

“哎呀,黑猫呢,周泽楷你知不知道,黑猫啊可是辟邪吉祥的东西,不过也有人说它招邪,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黑的黑猫,看他这油光华亮的样子说不定还是家养的呢……”

男孩一路抱着猫喋喋不休,被称为周泽楷的男生皱起眉毛,把自己的车推出来,淡淡地回了一个字。

“吵。”

“你居然嫌我吵???我还没说你上课的时候举报我的事儿呢,看个视频碍着你了还嫌我吵?再说了我戴着耳机呢又坐在后排,我跟你讲,要不是你举报,那老师绝对看不到我。这幸亏江老师脾气好把手机给了我,要是换了别的难缠的老师,你这样干我可没这么轻易饶恕你!”

周泽楷正推着车走呢,后面的人话音刚落,就看见周泽楷扭头过来,慢慢地说。

“……吵。”

男生七窍生烟:“今天要是治不了你,我黄少天这三个字就倒着写!”

聒噪的背景音咋呼了一路。金瞳的黑猫抬头看了眼午后刺眼的阳光,又低下了头,在黄少天的怀抱里蜷成一个团,闭上了眼,尾巴卷在了身侧。

睡个好觉吧。

 


全文END



解惑:

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周泽楷会死而叶修会活。

我本来准备写出来但是最后还是没写…所以放到现在解释。

因为女鬼其实寄生了刘皓的尸体,阴气侵入,所以周泽楷其实给叶修渡了阳气。【不要污

之前第三章结尾有些周泽楷变成这样 都是因为阳气凝聚,所以变成了个半人半鬼,一旦说话就不行了。

所以这也就是后来灵交【?】的时候小周能够说话的原因。

反正我自己都觉得这个设定很扯/////

至于后来的结局…什么转世投胎的话年龄对不上啊,黄少为什么跟小周一起转世了,小周不是魂飞魄散了么为什么还能变成人之类的问题…只能说我也解释不出来【

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好结局而已……

以及可能没有第二部了……吧。

评论(23)
热度(217)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