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七 尸孕(中)

嗨~这篇终于要完结啦【

以及我在二刷全职了,也许以后会有新产出也不一定!

大半夜写鬼故事有点压力山大…虽然并没有什么恐怖镜头,下一章大概会高能。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第五章:高校鬼事(上) (中) (下)

第六章:入梦(上) (中) (下)

第七章:尸孕(上)

-----------------------------------------------------------------------------

下班后的叶修刚进家门口就被黄少天赶了出来。

“老叶啊赶紧去买点东西!周泽楷说没花椒用了你赶紧的!”

他还刚跨进家门半步,又被推着踉跄了半步,大门就在眼前“砰”地一声被关上。

难得他话这么利索。

叶修摸着鼻子想。

这回家的可真不是时候。

 

下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明明回来的时候还透着亮,一转眼就变了色。

叶修拉了拉风衣的领子。路上的行人都匆匆忙忙的,一看都是赶着回家吃饭的,就剩自己一个孤苦伶仃的人逆着他们的方向去做牛做马。

关爱老年人,你我人人有责啊。叶修在心里叹着气,倏忽一转又想起家里那几个兴许都比自己活得久。

真是的……到底养了一群什么东西呀。

手里提着花椒的袋子,轻飘飘的塑料袋被风吹得好像在空中跳跃,却依然不能脱离叶修的手心。叶修叼了根烟,坐在路边的花坛边上,准备抽完再回去。

不然回去又要被家里的那几个骂。黄少天那个叨叨的也就算了,喻文州居然也不让他抽烟,神神叨叨说了一堆,简而言之,就是妨碍了他吸收天地精华。

“啊呸。”叶修啐了一口。这种电视剧里的台词,也亏喻文州说得出口。真不知道那个天天老想往自己身上爬的老猫要什么天地精华,看着它不大,分量却可是一等一的沉。

烟气袅袅,路上行人渐渐稀了。叶修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一手的土。刚迈开腿准备走,身后就蹿出来一声把他喊住了。

“……叶修……?”

叶修回头,看清来人后愣了一下,却很快地皱起了眉头“怎么是你?”

 

马上要进冬了。

周泽楷把窗户打开,微冷又干燥的空气轻轻吹进。厨房里的油烟味很呛,但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虽然家里是由他掌勺,但是他并不能吃出什么味道,也闻不到。味道的把握都是靠以前的记忆,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但有些东西时间越久,就越清晰。

客厅里的电视在放鬼片。

黄少天抱着个枕头咬着他万年不长的指甲,喻文州变成猫趴在沙发顶上,胡子一颤一颤打着瞌睡。

电视里的女主的叫声越来越凄厉,周泽楷走进来把碟子放在餐桌上,瓷盘触碰到玻璃的餐桌发出清脆的一声轻响。

黄少天突然咔嚓一声把电视关上了,看向周泽楷:“老叶还没回来?”

对方摇了摇头。

喻文州打了个哈欠。往下一蹦跳到黄少天脑袋上。

“哎哟!小心我的脖子!会断的!”黄少天咋呼着把脑袋扶正了,喻文州一脸无辜地甩了甩尾巴,团成一团。

时针一点点地往前迈进,天色暗了下来。

菜已经有些凉了,却还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周泽楷托着下巴坐在餐桌角落,黄少天难得的安静,心不在焉地抱着喻文州有一下没一下地搔着它的下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凝重的气息。

正当黄少天心中的忍耐值快到顶的时候,大门处突然传来咔嚓一声,黄少天循声看去,比他更快的却是周泽楷的动作,他已经站起了身往大门那里走去。

门口是叶修,他的右半边身子却埋在阴影里,脸上一副很吃力的样子,看见周泽楷过来了,忙不迭地招呼。

“哎小周,帮帮忙。”

周泽楷过去搭了把手,原来叶修是扛着个人,那人此时正歪着头陷入了昏迷,身上是一副病号服,身形高大,是个男人,肚子却不可思议地高高隆起。周泽楷和叶修两人有些吃力地把人抬了进来,黄少天也是有眼力见的,给沙发上腾出了个人能勉强躺下的地方,却有些惊讶地咋呼着:“哎哟……老叶你这是从哪拐回来的?买花椒还附赠大活人?”

叶修配合着周泽楷把人撂下,刚站起来,此时却是有了空闲喘了口气,他随手把花椒递给周泽楷:“你当我是人贩子啊?这我以前同事,回来路上碰见的,刚说了两句话他就倒下了,我本来想直接把人送医院去,但是他一直攥着我的手说不要去医院,这不,把他带回来了。”

黄少天啧啧两声,喻文州从他怀里又爬了出来,迈着小步子很随意地在人身边绕了两圈,眼睛却一直盯着那隆起的肚子,口吐了人言:“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叶修耸耸肩。

“那他有跟你说什么吗。”

“倒也没说什么……他一直在那里胡言乱语,前儿江波涛还跟我说他进医院了,可巧,这就遇到了。”

喻文州没有说话,倒是黄少天摸了摸下巴:“这人身上有点古怪,依我看呀,还不如直接扔出去。”

叶修没有说话,他同刘皓的关系本来就不怎么好,从前一起在陶轩手下做事的时候还处处排挤他,他倒也没那么圣母非得把这一看就很奇怪的家伙往家里揽。

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叶修带回来的花椒拿走了,又折返回来,手上多了杯水,递给叶修。

叶修扛了刘皓一道,这大活人的分量压的他出了一身的汗,自然是需要补补水份,便也很自然地接过来解了口渴。

喝完了水,叶修悠悠道:“那一会看他醒不醒,不然我就打电话让医院接走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率先去把菜端回去,看样是要热热,黄少天从沙发上蹦下来,往餐桌走的时候顺手一把捞起喻文州,并对着叶修吆喝:“上次那猫罐头我觉得挺好的,再开罐吧。”

叶修汗,黄少天自从来了之后,可是越来越适应这现代生活了。

 

食不言寝不语。

这句话在黄少天身上一点都不适用。

他在对面洒洒洋洋地吐槽叶修没回来前看的那部鬼片,喻文州安静地保持着原型小口吃着鱼肉的猫罐头,周泽楷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汤。

餐桌顶上打下暖黄色的光,叶修有些恍惚。

从一开始认识周泽楷到现在,竟然也有小半年了。风风雨雨经历的不少,妖魔鬼怪甚至成为了家人。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信。

自己一个老男人,却在这样的环境下,找到了家的感觉——

叶修心中叹息,端起汤碗,任由热气袅袅蒸着双眼,掩饰着同样已经稍稍湿润的眼睛。

这样……就很好了。

 

微弱的哀号从身后传来。一秒把叶修从内心世界打回了现实。

他撂下碗,黄少天已经拿起筷子在空中指指点点,叶修坐着椅子往后一退,转身看见仰躺在沙发上颤动的刘皓。他站起身往沙发走去,看见刘皓已经张开了双眼,清醒了过来。

“醒了?”叶修淡淡道。刘皓眼神从迷茫逐渐转为清明,似乎是愣了一下,在飞快地闪过一丝厌恶后,又变成了极度的恐惧,连面容都扭曲了起来。

“叶修——”

“醒了就回医院,不想看你死在路上才把你带回来的,别误会。”

听见“医院”两个字,刘皓本来就很狰狞的神色更是流露出痛苦,身体更是瑟缩了一下,近乎咆哮地回答:“不!我不回去!”

叶修皱了皱眉毛,还没等他再说什么,刘皓已经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笨重的身体摔在地上,却好像没有什么痛感一样,立马爬起来跪在了叶修面前,一把拉住了叶修的裤管。他呼吸粗重,仿佛那肚子也压迫了内脏一样痛苦。

“求求你……叶修,你怎么侮辱我都没关系,我不要回医院,那里有鬼,有鬼啊——”

他这一拉,叶修还没说什么,黄少天却是不乐意了,走过来骂着蹲下来一把拍开刘皓的手,却忘了对方是看不见他的,这下刘皓见自己的手凭空拍开更是骇然,黄少天有些面露窘色地啐了一口,念了咒语现了形。

“你……你——”刘皓看见身边从空气中显形出来的黄少天,双眼翻白近乎要晕了过去,被黄少天狠狠掐了把脸,痛感让刘皓瞬间又回归了现实。

“哎呀哎呀,我就是你嘴里的鬼啊,怕什么。”

叶修默然,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头:“别闹了。”

黄少天哼了一声,撒手站了起来。

 

在刘皓断断续续中的讲述中,众人总算是知道了前因后果。

“你是说,半个月了,她现在天天来找你?”

喻文州开口,他此时还是猫型。经历过之前的事还有黄少天一役,刘皓已经有些麻木了,只当眼前的这两只还好与自己无关,点了点头。

“这很难办啊……”

黄少天搔了搔头,叶修瞥他一眼:“竟然还有你觉得难办的鬼?”

“我很不擅长跟妹子打交道啊。”

黄少天无辜道,叶修磕了一下烟灰,刻薄道:“看出来了,处男鬼。”

“啊啊啊老叶我要弄死你!!!”黄少天张牙舞爪地扑过去,叶修一躲,闪到了周泽楷身后,喻文州扭头,用很不赞许的眼光看了一眼:“少天,别闹了。”

“其实我们也没打算帮你。”叶修凉凉地对着刘皓说,对方捧着肚子一脸萎靡,嘴唇咬得几乎要出血。叶修顿了一会,却终究还是叹气,“算了,你那肚子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刘皓声音微弱,甚是可怜。

叶修也是被他搞无奈了,一问三不知,还不如不问。

“你说,那女人每天大概什么时候来找你?”叶修问。

刘皓一抖,他扭头看了眼天色:“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

这次是喻文州给的答案。

“大概……还有一个小时。”

 

是夜。

叶修的公寓不大,两室一厅,屋外的月光从落地窗折进来,却显得格外空旷。

主卧和次卧的门都是紧紧关着,却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大门那里传来。

月光照不到大门口,却也可隐约看见地上蜿蜒的黑色道子,一条一条,从门口拖到客厅,再拖到卧室前。月光照亮了那道子的主人,此时像一滩烂肉一样在地上蠕动,黑色的长发下是一张惨白的脸,几乎看不到瞳仁的眼睛微微上翻,隐约可见红色的血丝。

她的四肢孱弱,只能在地上爬行,而那黑色的道子则是血迹,是从肚子里流出来的。

“老……公……”

她一路爬到主卧的门口,支起身子,用长长的指甲一下一下划着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留下一道道难看的刻痕。声音凄厉,十分嘶哑,恨声道。

“老公……啊…………”

“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啊……”

TBC

评论(23)
热度(190)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