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七 尸孕(上)

这篇我写了两年了吧???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第五章:高校鬼事(上) (中) (下)

第六章:入梦(上) (中) (下)


-----------------------------------------------------------------------------



七、尸孕



“恭喜恭喜,新婚快乐呀。”

“哎呀,你小子,这么快就结婚了,也不给我们事先透露点信息。”

“新婚快乐!”

“多发红包,新婚快乐啊!”

婚宴上觥筹交错,刘皓穿着笔挺的西装敬着酒,身边是穿着旗袍容貌妍丽的新婚妻子,年轻白嫩的脸上满是温婉的笑意。两人的父母是世交好友,这桩婚姻怎么看都门当户对。

一路的酒喝下来,刘皓也有些头晕目眩,耳边喜悦的喧闹声似乎有些飘忽,脚步也开始蹒跚起来。

妻子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适,善解人意地轻轻扶住他的肩膀:“没事吧?”

“没事。”刘皓摆摆手,但眩晕感不减,他勉强稳了些脚步,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无力支撑,不由得侧头对妻子低语,“算了,扶我去休息吧。先让伴郎他们帮忙招待着客人。”

妻子点点头,刘皓安心地眯了眯眼睛被带着往前走。

铺满地板的花瓣烟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眼帘里,鼎沸的喧哗声也被远远甩在了后面渐行渐远,刘皓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可人的妻子:“辛苦你——”

后面的声音戛然而止,刘皓霎时酒醒了一半,惊恐地发现搀扶着自己的人不知何时变成了叶修,那个他最讨厌的人一脸不耐烦地甩开他的胳膊,刘皓顺势往后一倒坐在地上,颤抖着用手指着对方:“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老婆呢?!”

“呵呵……”叶修诡秘地眨了眨眼睛,蹲下身子看着他:“你说呢?”

“你……”刘皓话音刚起就被扼住了喉咙,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手指如同钢铁般无法掰开的叶修,对方嘲讽地看着他,看着他的脸色逐渐变青,变紫,眼帘慢慢地垂下——

 

“老公!”女子的喊声突然把刘皓唤醒,他睁开眼迷茫地向前看去,这里是他们婚宴后台的休息室,没有叶修,没有谋杀……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

刘皓坐在沙发上,发热的头脑变得冰冷下来,他烦躁地俯下身子,手指插入自己的头发中,不安地画着圈圈。

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

妻子迷惑地着看着刘皓这种近乎发泄的方式,却也没有说话,等他稍微冷静下来后才柔声地对他道:“你酒喝太多了……”

大概是吧。

刘皓颓唐地长长呼出一口气,本来是大喜的日子,这种梦未免太过难看。婚宴的名单上他特意剔除了叶修和兴欣那帮人,也许是这个原因,梦里才会出现那样的叶修。

只是未免太过于真实。

醉酒的头痛,胃里升涌的肿胀感,心脏在灼灼地跳动。

“噗通,噗通。”

越来越强烈的撞击,仿佛从梦里延续到了现实,心脏难以抑制地撞击着骨肉,刘皓吃痛地揉了揉胸口的位置,抬起头想找自己的妻子:“喂——”

他的话没有说完。

温婉的女子关上了休息室的门转头就被刘皓喝住,她歪了歪头,看起来格外的娇俏可爱。旗袍包裹着玲珑有致的曲线,圆润的被绸缎包裹着的胸部下是高高隆起的肚子。

“你——”什么时候,这是什么时候怀孕的?刘皓的头脑开始晕眩起来,明明刚刚还没有……

“你喝多了,休息一下吧。”妻子慢慢走近他,坐在沙发边用手抚着刘皓的后背企图安抚他,刘皓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妻子低头婉约的模样让刘皓感觉有些可怖,那白皙擦粉的脸庞也微微透露出青灰的死气,但他却说不出话,看着妻子把自己扶着躺在沙发上后站起身,温柔地抚摸着渐渐变大的肚子,那腹部本来还毫无动静,在抚摸之下却仿佛活了过来,在刘皓惊恐的注视下逐渐变大,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跳跃着。

 

刘皓忽然从梦中惊醒。汗湿哒哒地黏在身上久了有些发冷,电子表在床头冒着荧光,浮现着标示午夜的数字。整个房子安静得仿佛空无一人。

身边的被褥是冷的。

刘皓深呼吸了几口气,坐起来搓了搓脸,总算能冷静下来几分。已经结婚了一个月,却突然做了这样一个可怕的梦。

电子表又跳了几分钟。等到刘皓的头脑冷静下来,梦也变得朦胧了几分。他注意到了新婚的妻子在这个时候并不像往常一样在身边熟睡着,兴许是去了卫生间,可这被子这么冷,明显已经离开了很久。

难道是不舒服?

刘皓这么想着,扣好了睡皱揉开的几枚扣子,翻身下了床。

 

“啪嗒”

细微的水滴声突兀地响起。

刘皓打了个寒颤,他不是个胆大的人,但是身为男人,他仍然犹豫着咽了咽口水,打开了卧室的灯,尝试着冲着卧室外黑漆漆的客厅喊了一声:“老婆?”

没有人回应。

难道真的出什么事了?刘皓脑袋里冒出来这个念头,也不做什么疑神疑鬼了,折回去拿了手机就照着摸向客厅打开了灯,然而却依然是一片平静,客厅里并没有发生过什么的迹象。

“啪嗒。”

又是一声水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却比刚刚那一声清晰了许多。刘皓心头一沉,转过身,看见另一边拐角处的卫生间半掩着门,里面的灯是开着的,照在门口的地板上发出暖黄色的光,门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几乎盖住了走廊的墙。

是从里面传来的。

 

细密的汗从头顶渗了下来。刘皓吞了口口水,逃跑的念头像一道闪电在脑海中闪过,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这个时候跑了,那还算个男人?

可是……

他的脸色阴沉不定,恐惧和责任感在心里冲击。内心的阴影被无限地收缩,刘皓打着颤踏出了步子。

他的脸逐渐被灯光照亮,眼睛却迟迟不敢向门里挪移。直到耳边响起一声呻吟,宛如炸雷平底响起。

“老公…………”

刘皓终于忍不住扭头看去,却只一眼就魂飞魄散。

 

他新婚的妻子蜷缩在卫生的角落,瓷铺的地面上七横八涂着仿佛被拖出来的血迹,本来柔美的脸上狰狞不堪。

她的肚子从中间被撕开。刘皓觉得自己甚至能看见里面的血管和胃肠在蠕动,但其实眼前只有一片血红,仿佛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逃了出来。

“嗬……老公……”

兴许是看见了呆呆站在门口的刘皓,濒死的女子眼里流露出一点光亮,奋力挣扎着伸出手,往刘皓那边爬去。她身下经过的地面留下一条粗长的血印,隐约可见流落的肉末。

“刘皓……老公………!我好痛啊……”

女子凄厉的叫声把刘皓拉回了现实,他的瞳孔蓦然缩紧,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吓死。眼见妻子宛如一滩血肉一样在地上爬来,脸上也满是血迹,睚眦欲裂,宛如女鬼一般。刘皓虽然手脚冰凉,却能感觉到不像一开始一样无法动弹,他咬了咬嘴唇,竟连渗出血都不知道,一个转身便往外跑。

出去,快出去。

女子的哭嚎声如同索命,尖锐得像扎入耳里的针。刘皓却顾不得那许多,加快了脚力,跑得甚至都感觉不到肺里火辣辣的感觉。

不知道跑了多久,刘皓才扶着墙停下,甫一喘口气,眼泪鼻涕便一同流下。小腿的酸痛、肺部的疼痛,还有心里的愧疚都让他无法再奔跑。他喘了很久,才有点力气擦了擦满脸狼藉,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位置。

这是……哪里?

四周静的可怕。

电子表冒着荧光,凌乱的床褥显示着刚刚有人在这里睡过,一切都安详得像他只是起夜去了个厕所。

只是刘皓总感觉哪里不一样。是了,是哪里不一样……

一只冰凉的手突然从背后搭上了他的肩膀。

刘皓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虚了,冷汗扑簌扑簌的往下掉,但他却依然能站在那里站着,不因为腿软而倒下。

“求你放过我吧……”他声音里带着哭腔,“求求你了……”

“老公……”

女子虚弱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后背上湿了一小块,似乎是妻子往他身上靠了靠,破了个窟窿的肚子把血蹭在了他的衣服上。

“你为什么要跑啊,我追的好累……”

刘皓抖如糠筛,几近快要昏厥过去。

他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因为……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幽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一直都在你后面呀。”

 

一声属于女孩子的尖叫传来。

叶修的手抖了一下,文件夹直直掉到了地上,里面的资料撒了一地。

还好不是烟。

江波涛正站在他旁边一起找东西,见他这样,又蹲下去把东西捡起来收好,把文件夹递给了叶修。

叶修接过说了声谢谢小江,索性顺手把文件夹往旁边柜子上一放,从裤兜掏了根烟出来。

江波涛本来想提醒他文档室还是少抽烟,但是一想自己也制不住他,便摇了摇头,继续找自己的。

“隔壁闹什么呢?”

旁边是个办公室,女老师不少,经常凑在一起聊天,但是像这种一惊一乍的情况倒不多见。

“前辈没听说吗?”

“嗯?”叶修嫌叶导这个名儿麻烦,江波涛也就顺水推舟,从此改口叫了前辈,显得亲近了许多。

“嘉世那个刘皓呀,前辈认识吧?”

“噢,认识的。”

“他不是连着好几天没来上班吗,前两天有人觉得蹊跷去了他家,结果一进门就发现他晕倒在屋里。幸好人没事,就是几天没吃没喝有点虚脱,精神也恍恍惚惚的,老说自己老婆死屋里了。”

“后来非得报警,人家警察一去调查,说他可能有精神问题,联系了家属送医院去了。”

叶修嗤笑一声。

“他不是还没结婚吗,哪来的老婆。”

“对啊。”

江波涛无奈的回道:“但是警察在他家找到了属于女人的东西,衣服、香水、甚至是化妆品,一应俱全,也有用过的痕迹,而且跟警察描述他老婆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

“精神病人都觉得自己没病。”

叶修从柜子处走回了桌子边上,把烟掐在了烟灰缸里。

“说的也是……诶,前辈你这烟灰缸哪来的?”

“噢,自己带的。”

“……”

 

“张医生,检查结果出来了。”

护士把检测报告放在桌子上,医生拿起那份报告看了一眼。

“这是什么?”

“不知道……”小护士怯生生地说,“检查显示病人肚子里有个巨大肿块,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医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催着她说下去。

“而且可能……有生命迹象。”

 

入夜。

已经过了家属探望的时间,刘皓静静地睁开眼睛。

大概又要来了吧,这几日她次次都来。

他刚这么想着,病房外就传来了异动,由远及近,由小到大。

像是什么东西被拖着的声音,也像什么爬动的声音,伴随着黏稠的水声,女子幽幽的声音显得格外空旷。

“老公……”

“你在哪啊…………”



TBC

评论(59)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