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六 入梦(下)

颓废了太久又开始准备补完这篇啦。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第五章:高校鬼事(上) (中) (下)

第六章:入梦(上) (中)


-----------------------------------------------------------------------------





水珠滴到地上的声音将人蓦然惊醒。

仿佛是从幽深的长廊中响起,带着幽幽回声。砸在虚无的黑暗之中,一滴又一滴,声响如同对灵魂的召唤。

“嘀嗒——”

如同之前的事都是梦一般,叶修睁开眼睛,视线所及之处是似曾相识的虚无。他茫然了一下,伸出手来低头去看,而本应能看见的东西也都化作了一片黑暗。

……瞎了吗?

叶修摇摇头。不,这只是个梦而已。

没有了双眼的支撑,下来的路变得格外艰难。身体可以动,叶修尝试着伸出腿走出了第一步,却发现脚下的土地十分坚实,完全不用担心。

这却是一段漫长的路途。

不知道走了多久,梦里的身体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疲倦。叶修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唯有循着水滴声前行。逐渐的,那声音声越来越近,甚至就在耳边,却仍然什么都看不见。

本来前进的脚步也在不知不觉中放慢,到最后甚至完全停下了。

叶修伫立在那里,思绪也开始涣散。

我到底是为何而来?

这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还是说,这才是最后的归宿……

 

忽然,身后一只湿冷的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膀。叶修来不及躲避,唯有转身厉喝:“谁?”

然而他却忘了自己看不见,视线所及是一片黑暗,却清楚地能感觉到面前是一张人脸,扑面而来的湿气打在脸上,带着海风咸咸的味道。

那只手臂停留了一下,感受到叶修的体温就挪开了。然而被那水汽沾染的布料很快就洇出一块水渍,黏在身上十分别扭。

水声正是从面前传来。

本来只有一滴水珠的声音,然而在这个人出现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水珠击打在地上,加上身上极重的湿气和海的味道,整个人都如同从海里捞出来一样。

叶修脑子里转过了好几种念头,但都转纵即逝而无法抓住,在这种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警惕性和不安逐渐加深。那人并未出声,叶修同他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才试探性地用缓和的语气开口:“……你是谁?”

那人没有说话。

手臂即使挪开了,冰冷的气息仍然从肩膀一路蹿起,顺着骨骼的裂缝刺进里面。不消多时,叶修就瑟缩了下。面前的人似乎犹豫了下,叶修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视线在身上逡巡了许久,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做。

什么也做不了。

不知道这是谁的梦境,浓烈沉重的无奈在心里升腾而起酝酿成苦水,从那个人身上漫过来的无声情绪有些感染到了叶修,叶修试着伸出手去,然而还未曾接触到肢体就已经感受到了刻骨的寒意。

他应该……也会很冷吧。

来不及思考,双手就已经搂住了对面。

那个人的身形似乎与他相仿,抱住的地方像是接近了心脏。叶修感觉到抱住的实体僵了一下,就开始疯狂地挣脱他,然而寒气入骨,叶修死死地抱着对面,呲牙咧嘴地道:“喂,别动了,更疼。”

他倏忽不动了。

 

不知道抱了多久。

周身都已经被浸湿,寒意都已经沁到心里,知觉都已经变得麻木。

叶修想起泰坦尼克号里男女主角泡在海里的场景,0度下的海水,也许比这还要冷。

稀薄的空气、一点一点消失的温度和知觉、迈向死路的绝望。

正当叶修思想已经开始涣散的时候,那个身影放开了他。叶修打着寒颤还没来得及喊住那个人,就已经什么都看不到,只剩下一片黑暗。

也许那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一片寂静中,突兀而细弱的哭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不大,却震得耳膜生疼。

尖锐的声音开始呼唤他的名字。

“叶修。”

“叶修。”

“叶修。”

熟悉得仿佛已经是叫过成百上千次,从迷雾般的海中升起的妄念。

没有感觉到恐怖,而是铺天盖地的冰冷和绝望。

那片海多冷啊。

 

不知道站了多久,仿佛被攫住了喉咙,四周的一切声音都戛然而止。叶修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却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实感,甚至有一种变瞎的错觉。

而光亮让人猝不及防。

像是一个空间都被撕裂,巨大带着腥气的爪子从光里进来,地面开始摇晃,就像是天崩地裂。伴随着野兽的嘶吼,外界的光照亮了面前的一切。

一个虚无又灰色的空间,远远地站着一个人对着叶修微笑。

江波涛。

像是他,却又不像是。那个人的身上有一丝不属于这个人世的气息,却又如此熟悉。

仿佛上辈子就熟识。

一种见到久违老友的感觉从心底升腾而起,一瞬间竟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对面的“江波涛”歪着头往这边看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叶修看着那个身影,突然觉得有很多事需要问他。

很多很多事,虽然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并且冥冥中觉得,刚才呼唤他的人就是那个人。

还有很多事要和他说。

然而来不及了。

天摇地动,回忆中绝无二致的腥臭气味越来越浓,长相可怖的怪物从头顶冒着白光的裂缝伸了一个头进来,伴随着尖锐的笑声,张开血盆大口撕咬下那个人连同他站着的地方。

咔。

血肉咀嚼的声音从怪物的口齿间传来,叶修的心脏停了半拍,耳边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只能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怪物心满意足地吃完后再像这边靠近。

在那张满是血腥味的大嘴在头顶张开时,叶修静静闭上了眼睛,耳边似乎又回响起刚刚那个人的呼唤。

 

“叶修。”

“叶修……”

“叶修………………”

随着被撕裂的风声,一切都终归平静。

 

思绪又深深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过了一会,身体被推了好几下,硬生生地把叶修推到清醒,正当他火冒三丈地睁开眼睛之后,却对上一双充满担忧的漆黑眼眸。

他看着那双眼睛,嗓子里一瞬间哽住,愣了很久,才艰难地开口。

“…………小周?”

 

“你梦魇了。”

手掌上一笔一划地写着这四个字,叶修脑子仍然有些发麻,身上的冷汗还没有消下去,靠在床头柜上长长地吁了口气。

“大概吧。”

叶修点了根烟,眼睛隐在迷蒙的烟雾后,轻轻笑了一声。

“大概吧。”

 

叶修把最后一沓学生档案放在柜子上,落锁,转身看着刚刚跟自己忙活完的江波涛,点上一根烟,顺便给对面递过去一根。

“不用了,我不抽烟的。”江波涛礼貌地笑笑,叶修“哦”了一声,掏出打火机点了烟。

“说起来,你那天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叶修叼着烟闲闲地说道,江波涛有些摸不到头脑。

“哪天?”

“下雨那天。”叶修道。

“……啊?”

叶修手顿了顿:“……算了,没事。”

大概确实是一场梦吧。

 

END

 


略微讲解一下。

文中描写的怪物是梦貘,所吞吃的江波涛是另一个时代的江波涛,也就是前世和叶修认识的江波涛,阴雨天跟叶修回家的也是他。

设定是死后海葬,但是却附在这辈子的江波涛身上,直到为叶修挡了这么一下。

嗯,大概就是这样的……好久没写,可能跟前文有些地方衔接上有点小bug……请见谅。

评论(2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