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国家队的情人节日常

你好我是今天的更新(´・ω・`)。

千粉点文还债。 @1998zon827_已死有事烧纸 all叶集体告白梗。

乱扯的情人节,路人角度,有些ooc,最近手生抱歉……。过段日子空下来会去重温人物描写。

分别是王叶黄叶喻叶周叶方叶韩叶。

感谢食用。



全部目录

-----------------------------------------------------------------------------


 

我是一个跟随国家队进行采访的随队记者。

据说今天是情人节,于是老板思考了一下大笔一挥,直接在QQ上指挥,派我去采访国家队的感情问题。我也思考了一下,觉得我大概不能活着回去了。

不过在我打了个跨洋电话给基友之后,听到她哭着说她要采访剩下的诸如韩文清等人的时候我心情突然又好了。

至少不用担心钱包,是吧。

 

 

王杰希的场合:

 

来的时候正不巧,赶了个吃饭的点。

我敲了敲门,只听隔着门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却半天没开。我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叶神又把我们拒之千里之外吧。若是这次都不能成功的话,那今年的奖金又要打了水漂……

我悲壮地转过身,刚想跟摄影师说回去吧,身后的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小段?”

QAQ这个熟悉的声音!

我转过身,敬业地举起话筒,简直就像看见救星了一样看着面前的人,那人皱了皱眉,“又要采访?”

我忙不迭地跟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要多久?他们都去吃饭了,我刚收拾完东西,也要过去了。”

“几分钟!杰西卡大大你别急啊啊啊——”

“杰西卡?”我忽然惊觉平时的爱称在一个激动之下就显露了出来,谁知王杰希并没太在意,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毛,笑意如水一样淡淡,转身进了屋:“进来吧。”

 

我挥挥手,跟着王杰希的脚步,带着摄影师进了屋。

待到我俩都坐在沙发上,眼瞅着摄影师开播,我举起话筒,声音中难掩的兴奋。

“今天是情人节,我们特地来采访了荣耀国家队的成员,不知道他们对于这个日子有什么看法呢?——有请我们第一位队员,魔术师王杰希——”

镜头一转,切到了王杰希那里。他似乎有些困惑,想了两秒,随即抬头对上摄像机。

“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我心焦,魔术师大大你这么没爆点那观众要看啥啊——

“那,请问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问话一出,他眼神忽然闪了一下,有些飘忽。我想:成了!

王杰希斟酌了一下,才慢慢回复了一个字,“有。”

是谁这个问题是肯定不能问的,虽然我也很想知道……我犹豫了一会,才按捺住好奇心,而是转了一个比较含蓄的角度。

“那么请问,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啊……”王杰希眼眉突然跳了一下,“……是个打法很土的人。”

土?根据小道消息,他好像经常这样说某个人的打法。我捂住嘴,竭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忍住想要尖叫的心情,颤抖着手把话筒递到他面前,王杰希顿了一下,又说了一句。

“性格很令人讨厌,让人很想打他。”

天啦噜——我简直要控制不住的时候,王杰希忽然又翘起嘴角,神情是难得一见的柔和。

“不过我讨厌不起来。”

“那,在这个节日里……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吗?”

他愣了愣,神色变得有些高深莫测起来,半晌才对着镜头说了一句话,语速很慢,声音也很低,简直能直直闯入人的心里。

“我喜欢你。”

 

黄少天的场合:

 

王杰希话音未落,没关严的门就被打开了。

一个脑袋率先探了进来,同时带来了喋喋不休的声音污染。

“咦王杰希你怎么还没去吃饭啊,再不去老叶他们都要把红烧排骨抢光了,你要知道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找到个中国厨子本来就难,找到个手艺正的更是难上加难,你要是想啃白面包的话那你就——诶,等等,这儿怎么还有个姑娘啊?我靠还有个摄像师,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那个小记者,叫什么段……段什么的……”

“段小凉。”

我笑眯眯地站起身,点点头,“剑圣好。”

“哦哦你好……”黄少天走了两步进了屋,身后还跟着个人。看到那人,我心里咯噔一下,继而默默哀嚎起了求不拆ALL叶的哭号——

对的,那人就是喻文州。

 

黄少天进了屋之后就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在我跟喻队道好的时候他已经跟着摄影师开始套近乎了。

“诶,说起来你们很少来啊,这样一来的话国内的观众就看不见我们的英姿了?那本剑圣的粉丝该多伤心啊——小记者你是不是在偷懒?”

他的玩笑话话锋一转,转向我这边。我立马哭丧着脸看向他。

“哪能啊,还不都是因为叶队推了,今儿是临时突击才能采访到你们的……等等,大哥你摄像机关了没?”

摄影师一脸无辜地看回来,我想了想刚刚自己一脸苦逼的样子,又下了一句话。

“……算了回去切吧。”

“说起来,你们要采访什么?我可是身价很高的哦,一句话一块钱,绝不二价,必要时还可以打九折,实惠吧?”

黄少天随手拈起一颗茶几上放着的葡萄扔到嘴里,我想了想他的语速的数量,觉得还是不要放任他继续下去比较好,于是正了正脸色,举起话筒。

“既然这么巧,那就也请剑圣来为我们说说情人节的感想吧?”

“情人节?”他皱了皱眉毛,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都情人节了啊……完全都忘了。一群大老爷们天天打比赛,楚云秀和苏妹子不训练的时候又窝在一块谈电视剧,好像都没人提过这事儿啧啧啧……”

我眼瞅着他讲着讲着又扯别的了,赶紧进行下一个话题。

“还真是不注意这个浪漫的节日呢……那剑圣大大有没有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想要跟他说什么?”

多说多错,我索性合三为一,让他一次性解决。

黄少天估计被一大串问题砸得晕了一下,面对这三个着实不好回答的问题,他选择了——又拿了粒葡萄,咬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嗯?……喜欢的人,有啊,当然有。至于是什么样子的,嘿嘿,我怎么可能跟你们说这么多?其实说起来他浑身都是缺点,老男人一个,比我大了三岁,却搞得跟个中年大叔一样,每天都致力于带坏纯良小青年——喏。”他又剥了个葡萄,把皮扔在烟灰缸里,嘴角扬起,“是不是他可欠扁了?”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觉得那个人的身份已经昭然若彰了。

“想说的话啊,真有不少,不过既然是情人节的话那不如选个最简单的?——我喜欢你啊,不接受也得接受。”

黄少天脸上表情一派轻松,我却注意到他刚刚捏着葡萄的手指微微蜷起,明显是紧张的姿态。我只觉得简直都要萌得出血。

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转向了另一个人。

 

喻文州的场合:

 

每每面对着这位蓝雨的幕后霸主好队长,我的小心肝总是会跳得特别快,或者时跳时不跳

他似乎早已预料到了下一个是他[毕竟没别人了],转过来笑眯眯地看着我。面对着如此热情的喻队,我颤巍巍地举起话筒。

“请问……”

“没有看法,还有,有。”

他风轻云淡地抢答,我咽了咽口水。

“那么是什么样的人?”

“唔。”他细想了一下,脸上带着化不开的浓浓温柔,“说实在的,说不上来,他就是他。”

艾玛这苏力——

我看向摄影师,他却依然颇为淡定地拍摄着,让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我:“那喻队对他说句想说的话吧!”

“嗯……”

喻文州正视着镜头,十指交叉支在下颚,声音温和,如同春风一般吹拂人的心房。

“前辈,我喜欢你。”

 

周泽楷的场合:

之后杰西卡大大说要去吃饭了。我大手一挥,带着摄影师直接奔食堂而去。完全无视掉了喻队背后阴测测的微笑。

只是背后莫名地冒起了凉气呢。

 

食堂里并不是很乱,我们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国家队的一部分人。

首先我冲向了联盟第一脸——周泽楷十分惊诧地看着我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而且险些被地板砖滑到,幸好眼疾手快扶了下旁边的桌子,才堪堪举着话筒站起来。

“咳咳。”我颇为羞涩地掩面,竭力挽回着逝去的形象。

国家队员:“……”

没多在意这个,我把话筒举在周泽楷面前,眼睛晶亮。

“枪王大大你好,现在国内已经是情人节了,请问您对情人节有什么看法?”

“……”

周泽楷看着我,沉默着,和四周喧嚣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相顾无言。我清了清嗓子,在心里呼唤了下江副队,决定跳过,继续问下一个问题,“请问……有喜欢的人吗?”

“有。”这个倒是干脆利落,我晕晕乎乎地想,这要是播了出去,不知要伤了多少少女心。

“是什么样的人呢?”

周泽楷抿了抿唇,笑意在眼里流淌,面部的线条也柔软了下来。我喉头有些堵:深情的男人简直就是大杀器啊……QAQ

“……很强大,很喜欢。”

我偷偷瞄了一眼另一边坐着的叶神,他正悠悠闲闲地举起一碗白粥,察觉到我的目光时,微不可察地挑了挑嘴角。

艾玛这刺激……

我捂着胸口,面部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对着周泽楷问道,“那请问枪王大大有对他想说的话吗?”

他犹豫了一下,余光微微偏向某人,却在还没触及的时候又飞快地缩了回来。

“有。”

心脏简直要跳出嗓子眼,我看着周泽楷轻启薄唇,微微笑起来。

“喜欢。”

 

方锐的场合:

 

“嗯,到我了呀?”方锐已经吃完了饭,不知从哪里掏出根笔在手指上转着,懒洋洋的偏过头来。

话筒凑在他嘴边,我认真地盯着人真诚的眼睛。引得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在我面前晃了晃手,“喂,你别再恋上我了,虽然我知道我很帅。”

“……方锐大大我们能愉快地开始访谈吗。”我语气严肃,扶了扶额头。简直不能跟猥琐流的人玩了,他们这种生物都是厚脸皮。

“好呀。”他声音平稳,却依然存了几分漫不经心,“小记者想问什么?”

“嗯,和刚刚周队一样的问题……”我转转眼珠,“对情人节的看法,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还有,对他说一句话吧。”

“情人节啊……”他用指节叩了叩桌子,发出沉闷的响声。我看着觉得有点疼,但还是眨了眨眼没说话,他意味深长地顿了顿,继续开口,“不适合我等屌丝,土豪的节日。”

旁边的李轩喷了一口粥。

叶修挟着烟缓缓开口:“当初是买谁花了我兴欣300W的。”

“我靠!”方锐拍了下大腿,一脸愤慨,“老叶你还好意思说!300W啊才!”

“已经很贵了。”叶修幽幽地说,“对于一个废物点心来说。”

“你——”方锐磨牙,一边的人看着他俩,都捂着脸偷笑,却又不敢出声。我自然也是如此,在笑疯了的同时还不忘举了举话筒。方锐看见我这样,哼了一声,才又回答起方才的问题来。

“喜欢的人……”他嘟囔了一句,“非常欠扁!”

四周的人都陆陆续续地笑起来。

叶修掸了掸烟灰,笑得意味深长。

“至于想要说的话嘛,……叶修你先把我那300W说清楚了再说!当初说好加薪的结果第二年你就跑了!”

“不是给你加了?”

“又不是你加的!”

“那你退回来。”

“……”

 

叶修的场合:

 

等到叶修和方锐吵吵嚷嚷结束,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我呆坐在摄影师旁边,忧伤地抱着话筒:“记得别播他们吵架……”

摄影师安抚地拍了拍我的头。

 

“嗯?小记者你要问我啊?”

相比另一端的愁云惨雾笼罩,叶修这边却是十分平静。

他微微挑起烟吸了一口,吐出的烟雾仿佛云花一般,缭绕着遮住面容。含着笑意的声音从其中模模糊糊地传出来。

“首先,是个无聊的节日。”

“第二,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这个不能跟你说。”

他顿了顿,没再说话,我听得心焦,心底如同有一只猫在抓挠一样。

“叶神,还有一个呢?”

“呵呵。”

他笑了一声,尾音翘起,活脱脱一副五行欠揍的模样。

 

“最后一个……想追哥?八百年后再说吧。”

 

END

 

后续:

 

后来我把录像传回了国内,在国内引起一场轩然大波,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据说地下潜伏已久的all叶党纷纷群起,在兴欣门口举起横幅:叶神!娘家永远是你最坚实的依靠!

对此,兴欣老板陈果和现任队长苏沐橙笑而不语,据说私下有有心之士调查了下,发现论坛里面吵着让叶修嫁出去最凶的两个人就是他们两个的马甲,不过这也仅仅是谣言而已。

后来基友给我传来一个视频,据说是当时韩文清的采访录像。

我点开了视频,画面上率先出现的是一盆绿色植物,而韩文清的人影被挤在一边,变得有些模糊。我傻了下,一瞬间还以为我来到了法制频道。

不过很快,摄像机就给了韩队正脸。

画面上的韩队看起来还是那个样子,让久别国内的我有些激动。他平静地看了一眼摄像机,接着基友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请问韩队,在情人节这个日子里,有什么话想对喜欢的人说的吗?”

韩文清没有说话,沉默地拢了拢肩膀上快要滑下去的霸图队服。在我还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他开口了。

画面上的人微微笑起,难得的温和。

 

“拿个冠军回来。”


评论(45)
热度(577)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