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五 高校鬼事(中)

虽然没埋多少伏笔但是写起来还是很爽。

好久不见XD我摸鱼期回来了。

明天开始回来更。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第五章:高校鬼事(上)


-----------------------------------------------------------------------------



双方客气地寒暄了几句后,肖时钦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给了他们即将要带的班的资料。叶修一看班级,再凑过去看了看王杰希的,眉毛挑了挑:“哟,咱以后就是同事了啊,多多关照,多多关照。”

“……我们什么时候不是了?”

“不一样不一样,年级不一样嘛。”

“呵呵。”王杰希回以冷笑,叶修摸了摸鼻子,转头看向肖时钦。对于这位未来的上司,虽然是临时的,不过搞好关系肯定没错。

“话说回来,多谢肖校啊,这段日子就请多照顾了。”

“应该的,你们还帮了我的大忙呢。”肖时钦微微笑着,声音平稳,令人如沐春风。叶修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跟喻文州好像有点像,却又感觉不太像。

这话说得生疏又不失分寸,气氛一瞬间尴尬起来。王杰希漫不经心地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肖时钦也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叶修自认算是能言善辩的,但面对肖时钦这么客套的话却也不知道怎么接。而终于在冗长的沉寂之后,叶修犹豫了一下,将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轻轻咳了一下,打破了僵局。

“应该的应该的……话说既然肖校没事,那我们就先走了?”

肖时钦点了点头,叶修如释重负,急急慌慌地拉着王杰希道了别就准备跑了。王杰希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任由叶修拉起来推出门去。叶修扯了扯嘴角,正走到门前转过身准备关门的时候,就听到肖时钦淡淡喊了一声。

“叶老师。”

“啊?”叶修抬起头,看见肖时钦仍然还是那样从容地坐在那里,镜片逆着光看不清眼神。

“多去校园里走走,风景很好的。”

“哦,谢谢……”

叶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敷衍着道了谢,关上了门。肖时钦听见门轴咔嚓一声,严丝合缝地闭上了,才敛了嘴角的笑意,从沙发椅上站起来,走到窗前打开了一直关着的窗户,肆意的凉风得了空子,从屋外吹进来,一瞬间就吹乱了耳边渐长的头发。

楼下是操场,上面有着不少学生,或正踢足球踢得热火朝天,或三两成群地闲闲绕着操场散步。

肖时钦目光灼灼地看了一会,忽然又淡了下来,变得柔软,又慢慢地变成悲凉。

他并没有站很久,便觉得通体冰凉,关上了窗子回到办公桌前,案桌上正摆着一份打开的工作报告,肖时钦随意瞟了一眼,忽而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这个班,可不好带啊……”

 

 

叶修从埋成山的作业里爬出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他垂头看了看腕表,莹莹闪烁的指针已经偏向了八点,外面的天色也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有几颗星星躲在云层后面微弱地闪着光。已经这个点了,不知道隔壁的王杰希走了没。他咬了咬烟,随手把作业摞到一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嘴里还嘟囔着:“回家咯……”

王杰希果然已经走了。

走廊里的灯还亮着,叶修出来的时候瞅了瞅隔壁办公室的门,锁的。

“啧,走得这么早……”叶修一手拎着公文包,颇为不便地锁了门。正想转身,却忽然滞了一下,脸色一瞬间变得微微有些难看。他在心底咒骂了一声,快步往前走去,路过楼梯时却也目不斜视,径自往二楼的职工卫生间走去。

希望不要锁门。

他在心底默默祈祷着,肚子里仿佛翻江倒海,在忍耐的同时也开始思考着今天到底吃了什么——嗯,中午的那份酸辣粉果然害人。

然后叶修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上帝在给他关上了门的同时,顺手把窗户也关上了。

“我靠……”叶修看着门上落的锁哭笑不得,难得爆了粗口。随手把叼着的烟愤愤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无奈只得转身。他想了想,记起操场尽头好像还有个学生用的,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也不得不去了,况且现在的学生也都走光了,虽然有些远,不过倒是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打定了主意,叶修用最快的速度转回身,往楼梯那边走去。

 

操场上很黑,附近的居民楼家家都亮起了灯。晚风飕飕地从身边刮过,叶修拢了拢衣服,抓好公文包,又点起了一根烟,借着火光隐约能照亮被掩盖在黑暗之下的路沿。

尽头是一栋小二楼,两层都亮着灯,不知道何时才会被传达室守夜的人关掉。不过对于叶修来说这算是天大的福音,他快步走上二楼,挂在门上的厚帘遮去了屋外的秋风凛冽。

 

解决完问题之后,叶修出来走到尽头去洗手,令他颇为惊异的是这里的墙上居然还挂着一面明晃晃的镜子,不知为何,镜子里的灯光和自己看起来有些不舒服。叶修忽然想起来之前那个血案发生的地方,就是在楼下。

“啧。”叶修扯了扯嘴角,镜子里的人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他撇开眼去,拿起另一边的公文包。

那件事听起来颇多蹊跷,叶修也算是经历了不少灵异事件,对于这种事还是信服了几分的,还是避讳着点好。

 

掀开帘子,寒风一下子灌了进来。叶修缩了下手,点起了晚上的第三根烟,慢慢往下走去。

夜色黑黢黢的,叶修正想着晚上回家吃什么,就听见了旁边传来隐约的说话声音,他一惊,乍一下被吓了一跳,偏头看去,原来是一楼的门口站着两个娇小的人影,看起来是女孩子,正在门口小声说着什么。

叶修展了眉毛,走过去:“你们怎么还不回家?”

这一声询问把两个女孩子也吓了一跳,其中较矮的马尾女生眼睛转了转,手上的手机冒着荧荧的亮光,她瞅向叶修,笑了下:“在等人呢,马上就走了。”

叶修哦了一声,有些被撞见的尴尬,不过还是表现得颇为从容。他习惯性的往旁边的女厕所里看了一眼,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可以从通风口看见里面是一片黢黑,而他明明记得来的时候两层楼都是亮的,若是说停电,可是楼上——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黄色灯光在深夜里尤为平和。

叶修捏紧公文包,另一只手拿住烟,吸了一口,漫不经心地又冲着那两个女生搭话,“你们等的人在里面?”

“是啊。”马尾女生回答道,而她旁边的女孩子看起来有些紧张,她偏过头去看那女生,“小宁怎么啦?”

被称为小宁的女孩子摇摇头,马尾女生才对着叶修道,“她很快就出来了,我们马上就回家去。”

叶修点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身后惟有风带了一些隐约耳语过来。

“阿雪……”

“嗯,我们马上就回家去……”

 

路上依然很黑,叶修手有些冷,却依然保持着神智。毕竟家里还有个百年陈尸呆着,对于鬼也没什么太好怕的。

方才那个马尾的女生看向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看得分明,那女生在暗夜里尤为白皙的脖颈上有着一条深深的线,依稀能看见边缘血肉翻飞,却没有半分血渗出来。

而另一个……同样的蓝白色校服的下摆处有着血迹,而且脸色暗青,没有一丝生气。

 

嗯……回家用柚子皮洗个澡吧。

叶修打了个喷嚏,走出一段之后再回头一看,身后的那个矮矮的二层楼,两层都是亮着灯的,而一楼的门口半个人影也无。

走出一两分钟,叶修缩了缩脖子,模模糊糊可以看见对面挺远的地方闪起小小的亮光,很像是手机屏幕一样的光。他顿时就想到了刚刚那个女鬼手里拿着的——

不是吧?还来?叶修整个人僵了僵,那个灯光越飘越近,到了五六米的位置,叶修才看清那究竟是谁。

“肖校?”

肖时钦似乎也怔了下。叶修觉得在这里碰到他有些诡异,却总归比遇到女鬼好。当下招了招手,“肖校还不回家啊?”

“等下就回去了。”肖时钦客气地笑笑,眼镜框上反射着手机微光的光亮,“叶老师也是,来这里做什么。”

“加完班刚想走,就闹肚子了。”叶修也无所谓地笑,调侃他道,“肖校来这里干什么,总不会是找我吧?”

“嗯,只是听到这边有声音。”肖时钦避重就轻地一语盖过,叶修方才分明是看他径直朝这边走过来,一时也不拆穿,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往外走去:“既然要走,那就一起呗?肖校有车没有,不如载我一程?”

肖时钦对他这自来熟的态度讶异了下,面色有些复杂,却倏忽变色,挂上了温润的笑意。

“好。”

 

浮华喧嚣的景色在身边转瞬即逝,车里放的是《How Long Must I Wait》,叶修坐进了副驾驶之后听得有些昏昏欲睡,他提前告诉了肖时钦要去哪里,接着就这么伴随着如同咒语一样的歌声,抱着公文包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第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米色的天花板墙纸。

……等等,我们家墙是这颜色?

叶修从床上坐起来,正看着四周的摆设迷茫着。门吱呀一声开了,肖时钦端着杯水走了进来,一身休闲的衬衫长裤看起来比初见时柔和不少,见他醒了,就把水递了过去。叶修也没客气,拿起来喝了一口,随即捧在手里。

“这是你家?”

“嗯。”肖时钦答道,“看你睡着了,就没喊你。就带来我家了。”

“哦……”

叶修把水递回去,肖时钦很配合地拿住了,看着叶修从被子里挣扎着爬出来,身上的衬衫都皱巴巴的。叶修对自己夜不归宿这件事没什么想法,只是现在家里多了几个人,大概他们会比较担心。思及至此,他转过头看向肖时钦,“有手机吗,借我打个电话。”

肖时钦配合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叶修点开拨号盘,想了下自家电话才拨了出去。电话没响几声,那一边就接通了,随即响起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你好这里是叶修家,他现在不在请问你是?”

对面语速极快,叶修咳嗽了一声,道:“少天,是我。”

听筒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叶修心想坏了。于是他刚把手机远离耳边,对面就传来了一阵狂轰乱炸。

“我靠靠靠靠叶修你个死没良心的负心汉还记得打电话回来?一晚上都没回来,找谁去了你?对了这谁手机啊?我跟你说,我跟又又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周泽楷那家伙晚上去学校找你了但是他们说你早走了,跟那个谁谁谁……”黄少天絮絮叨叨的背景音是喻文州“少天,说了多少遍别喊这名字了”的无奈声音。叶修嘴角抽了抽,想着下次一定要让他少跟苏沐橙看电视剧。

由于黄少天声音过大,一边的肖时钦听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被叶修面色诡异地瞅了一眼之后才眨了眨眼,恢复了那副平淡不静的样子。

“知道啦知道啦,嗯,那是我上司……嗯,烦烦你再这样晚上哥要没收电脑了啊。”叶修敷衍着另一头,在不耐烦地发出威胁之后,那端仿佛才妥协,挂了电话。

等抬起头,就看见了肖时钦奇特的眼神。

“嗯……你们家的人?”

“对啊,吵吧。”虽然定义成人不太准确,不过叶修还是点了点头,只见肖时钦无奈地笑笑,“确实是有一点。”

 

解决完事情之后,叶修爬起来整了整衣服。屋外已经备好了早餐,饶是叶修如此厚脸皮,对上刚认识几天的肖时钦,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嗯,昨天谢了。”吃完早餐后,叶修摸了摸鼻子,随手点上一根烟。

肖时钦倒是没怎么介意,“没事……话说今天有校友聚会,你今天好像只有下午有一节课吧?不如来帮忙登记下?”

吃了人家的东西,又坐了人家的车睡了人家的客房,叶修正愁怎么还人情。听到这消息,当下点头就答应了。

 

于是此时他跟着王杰希坐在了礼堂门口。

说是帮忙,其实也就是举着个名单摸鱼,不知道肖时钦怎么也把王杰希也忽悠来了,就变成了俩人一起坐在角落里偷懒的情况。

叶修叼起一根烟,王杰希闻到烟味,皱了皱眉头。

“黄少天说你昨天晚上没回去。”

“啊。”叶修慢悠悠地应了一声,“睡在肖校家了。”

王杰希的眉心都要拧成麻花了。

叶修笑了下,没说话,偏头看向另一边。忽然眼角一动,在人群中看见了两个颇为熟悉的妇人,而他们的脸,除了多了几分苍老外,同昨晚遇见的女学生简直一模一样。

咦,这是……

叶修低头翻了翻手里的名单,一张张照片对过去,指着那两人的照片给王杰希看,“他们是谁?”

王杰希刚摇了摇头,旁边就凑过来一个雷霆高中本校的老师,随口回答道:“你们应该不知道吧,他们是之前的司徒雪和丁宁的母亲,也是学校的老校友。”

司徒雪,丁宁……

叶修脑袋里转了转,觉得格外耳熟,那老师见他迷惑,好心提醒说,“你们来之前有一桩血案知道吧?就是那两个孩子,他们之前就是你们现在那个班的。”




TBC

评论(7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