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五 高校鬼事(上)

※此篇是我每天晚自习后都要陪一起回家的妹子去厕所的怨念。

学校卫生间还是外面独立的一栋小楼,每次下了晚自习后天都黑了,去的基本都只有我俩两个人,空旷旷的,超级恐怖_(:з」∠)_……

司徒雪大概是我原型,有人猜得到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吗w虽然我觉得大概没人会去猜……

你们说是肖戴呢还是肖叶呢……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下)



-----------------------------------------------------------------------------


五、高校鬼事

 

 

卫生间昏暗的灯光从头顶上打下来,不知从哪吹来的一阵寒意让司徒雪抖了抖胳膊,不满地冲隔间里抱怨:“丁宁你到底出不出的来啊。”

“出来了出来了,你急什么。”

里面的人冲她喊了一句,司徒雪拿着两个手机,翻了个白眼,“大姐,我身上还背着俩沉甸甸的书包呢,咱赶紧回家不好嘛。”

真是的,每次下了晚自习都要拉自己来卫生间,我还想早点回家吃饭呢。司徒雪心里默默地抱怨着,一手拿着手机挎着丁宁的书包,右手拿着自己的手机随意地刷着。

 

旁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司徒雪正埋头看着小说呢,以为是跟他们一样的同学,没抬头。那个脚步声响了几秒就停了,司徒雪也没听见隔间门开启的声音,从小说剧情里钻出来,有些好奇地抬起头,就看见了一个穿着同样校服的女孩子站在卫生间拐角旁边,背对着她,面对着瓷砖的墙,黑发如流水般披散在脑后。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转过头来吓死一堆人。

司徒雪坏心眼地想,再次低下头继续打磨时间等着丁宁,可是刚看了两眼手机屏幕,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再次抬头往那个女孩子那里看去,却只看见了惨蓝色的灯光打在那个角落,空荡荡的毫无一人。

 

“丁……丁宁,我好像见鬼了。”

司徒雪瞬间骇得说不出话来,这一前一后也就两秒,怎会消失得如此之快?她忽然想起那个女孩子穿着的校服,有些泛黄,却不是他们这一届的样式,模样倒有点像是学校前厅摆着的历届毕业照片里某一届的。

丁宁不相信的声音从隔间里传过来,“哈?你又吓我。这招玩腻了没啊,不过这次演的挺像的。”

“这次好像是真的……”司徒雪欲哭无泪,手不自然地开始抖,把两手上的手机都甩到了瓷砖地上,在空旷的卫生间发出响声。

丁宁有些疑惑,“手机掉了?你再等会啊,我马上出来了。”

“……别出来。”

司徒雪过了好一会才低声地喃喃,有些缥缈,像是不敢相信。丁宁正抽着手纸的手一滞,接着就听见门外凄厉的惨叫。

 

“你别过来——”

“鬼啊——啊啊啊——”

因为隔得极近,丁宁整个人都傻了,大气也不敢出。没过多久,空气中忽然飘来一股奇怪的味道,混合着卫生间消毒水的味道,极其难闻。

不过丁宁还是认出来了,那是鲜血的腥味。

 

她动都不敢动,蹲在隔间里面开始剧烈地抖动。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都冰凉起来,她想推开门去看看司徒雪,但是因为恐惧整个人都软了,双腿也开始打颤。

她咬着舌头保持清醒,颤巍巍地伸手,想推开那个并没有锁上的隔间门。

一只冰冷的手轻轻地按上了她滞在半空的手。

丁宁怔了一下,自然地顺着手抬头望去,就看见一个穿着校服,面色铁青毫无生气的女生,整个人趴在隔间的门上,正伸出手来制止着她。

她看着丁宁,丁宁也看着她。女生歪着头像是思考着什么,从另一只手从背后折过来,提着手里的东西给她看。

丁宁觉得她已经麻木了——那是司徒雪的头,表情还凝固在惊恐的一刹那,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在一片黑暗的前一秒,她听见那个女声幽幽地说。

“你又不出来,我只好一直看着你了……”

 

 

穿衣镜里的青年眉目清秀,一身西服更衬得人年轻俊朗,只是这个年轻俊朗的青年,正皱着眉头同胸口的领带做着斗争。

叶修自打离家出走一个人跑来H市之后就没怎么穿过这玩意,屈指可数的一两次,还是用红领巾式的方法系领带。只是这次他忽然忘了红领巾要怎么打,只能痛苦地揉搓着黑红色的条纹领带揉来揉去,那可怜的领带几乎都要被他搓烂了。

他正苦恼着,背后忽然换上一双温热的手臂,从身后环抱着他,抓着他的手勾着领带。

有了那双手的帮助,那条被叶修视为大敌的领带居然妥帖了下来,打了个漂亮的结。叶修抬起眼眸,对上镜子中周泽楷漂亮的眼睛,懒洋洋地笑着道谢。

“谢啦,小周。”

周泽楷弯了弯晶亮的眼睛。

他仍然抱着叶修,随手抓起叶修的左手摩挲开掌心,在上面轻轻地划写着。

去哪?

叶修觉得有些痒,缩了缩手,回答他:“老冯让我去帮他给一个熟人的学校代几天课,那人是雷霆高中的校长。”

周泽楷点了点头,知晓他怕痒,只是拢了叶修的手在他胸口,静静地环抱着他。

叶修不讨厌这样的接触,相反的,他早上起得早,被这么一个热源支架抱着,不禁有些昏昏欲睡起来,索性往后靠了靠,把全身重量都交给了周泽楷,眯着眼站着假寐起来。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俩人隐隐约约地听见屋外门铃响,接着就是黄少天一连串即使隔着门也能听得比较清楚的话。

“我靠怎么又是你,我跟你说,老叶他今天可是有事情的不可能跟你出去的——诶不对,你穿这么正式来干嘛的?老叶今儿好像也穿西装来着你俩要去干啥啊?”

“我来接他去雷霆高中。”王杰希云淡风轻的声音传来,仿佛根本没把黄少天的话放在心上。

 

 

“你看之前新闻没?”

等叶修跟着王杰希到雷霆高中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他们约好了两点和那位校长见面,自然不怎么急,慢慢地从门口踱步进去。

“什么新闻?”

叶修偏头看他,俩人并肩走在教学楼边上的小路上,树叶的枫叶落得基本尽了,都垫在脚下,踩起来嘎吱嘎吱响。

“前两天好像死人了吧,高三的两个女学生,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高三的啊,可惜了。”

叶修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手露在外面被风吹得有点凉,插在了大衣口袋里,

“冯校估计也是因为这事才喊人来的,估计过几天那个校长就要被审查了吧。”

 

周围有偶尔路过的学生,三两成群地笑嘻嘻走过去,有几个还把他们误认成老师,扬手或鞠躬地说了老师好。叶修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根烟,点燃了咬在嘴里,颇为遗憾地轻叹。

“年轻真好啊……那两个女孩子,真是可惜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低低地嗯了一声。

 

校长室的门口,王杰希叩了叩红木涂漆的门,门里传来一个年约20,十分清朗的声音。

“请进。”

听见这个声音,叶修皱着眉头看向王杰希,后者不约而同,也很是疑惑地看向他,俩人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同样的意味和震惊。

这么年轻?

不过也不是没见过,也不是太稀奇。不过这位校长年纪轻轻,就同荣耀大学的冯校有了这么深的交情,以至于能让冯校喊来人帮他几日,就有些令人费解了。

俩人心怀同样的疑惑,推开门,看见办公桌后有一张沙发椅,正背对着他们,听见了开门声,转了过来,对上俩人的脸,微微笑着,推了推眼镜。

 

“你们好,我叫肖时钦。”




TBC

评论(43)
热度(168)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