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四 阴阳眼(下)

※好的终于干掉了这难产的一章,虽然质量好像不太高www完全都不吓人

终于写完了,可以讲下这个故事,它来源于以前住的那栋楼,住我家楼上的女人被分尸了。

因为当时我还小所以这些都是后来我妈跟我说的,她跟那女的还认识。听起来都觉得很恐怖,现实比故事恐怖多了……

虽然不是死在屋里的啦_(:з」∠)_头是在垃圾场被找到的。

文里的水声,真的是没什么含义的……就是血滴声而已。

其实我觉得它的名字可以叫“叶修和王杰希的奇幻冒险记”[揍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中)


-----------------------------------------------------------------------------



听了叶修把经历梗概说了一遍之后,王杰希轻轻叩着桌角的指节微微滞了一下,略略沉吟 “她没有伤你?”

叶修摇了摇头,“没有。”

奇怪……

王杰希想起儿时听过的传说,身着红衣惨死的人怨气最重,他既然都如此被影响了,那为什么只是轻微的精神衰弱,其他的一点事都没有?

不过面对着叶修,他却问不出口。一是他之前发现了,却并没有跟叶修说明有厉鬼缠上他这个事实,二是他也不愿搅这趟浑水。虽然叶修躲过了那女鬼的杀机,他一个普通人却很有可能惹事上身。

王杰希扪心自问不是舍身为人的人,这种不划算的买卖,他才不会做。

 

“那我也不知道了……”王杰希刚想推脱,孰料叶修沉默了一会,抽了根烟叼在嘴里,抬起头目光清澈而坚定地看着他,“其实我觉得事情起源就源于沐橙那里,不如我们去问问?”

“哈?”王杰希觉得他大概是听错了,两只眼骤乎变得一样大。叶修初时有点惊讶他如此激动,不过也只当他是因为要见到沐橙而有些拘泥,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多少男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啊,沐橙很温柔的,别担心。”

“我不是……”王杰希对他的自来熟有点头疼,他怎么就这么快就划定了自己跟他是一波的?即使可以看得见,他也只不过想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普通人啊……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王杰希的抗议显得无比微弱,叶修行动力惊人,随手拉来他桌子上摆着的座机就开始给沐橙打电话了。

“喂?沐橙啊,你一会没课吧,跟我们去趟你家。嗯,对,我们,还有王杰希。”

俩人简单交代了几句,叶修挂了电话之后就看到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像是已经麻木了。不由得笑起来,原本有些阴霾的眉眼明朗起来,吸了口烟吐了个烟圈给他,引得王杰希成功破功,被呛得一阵咳嗽。

“哎,年轻人啊……”叶修惋惜地摇摇头。王杰希磨了磨牙:早知道这人这么无赖,让他被鬼整死好了!

 

到了二楼的时候,苏沐橙正好开门出来,见到俩人并肩过来,不由得巧笑倩兮。

“叶修哥你什么时候跟王导这么熟了?”

“一见如故。”叶修拍拍王杰希的肩膀,后者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苏沐橙的眼波在二人之间流转,时而蹙起眉,又缓缓地松开。

“算了……先不提这个,这么急着喊我来,你们有事?”

“嗯。”叶修点了点头,“沐橙,这栋楼以前有没有什么……呃,枉死的人之类的?”

 

 

一打开门,屋里厚厚的积尘就争先恐后地冲出来,飞扬起来,把门口的俩人呛得够呛。

叶修站得靠前,首受其害。王杰希则是一边咳嗽着几近要流出眼泪,一边勉强看着屋里的摆设。

 

托了苏沐橙的福,他们才知道原来苏沐橙楼上的房子是空置的,并且在几年前死过人。后来他们在这个门口发现了已经微微泛黄起了角边的租赁名片,并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找到了房东,借口说是看房子的。对方是个年迈的老头,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盯着俩人,一副“人心不古啊”的表情,不禁让俩人都有些汗颜。

只是他对这房子有些忌讳,坚持不进房子。把钥匙交给王杰希和叶修之后就拒绝进去,让他们自己去看。

所以,就有了上述局面。

 

“这地方多久没打扫过了啊……”

王杰希一边走进去一边挥了挥手臂驱散了鼻前的灰尘,好让他感觉不那么难受。身边传来“咔哒”一声,他侧眸一瞥,发现叶修居然还咳嗽着就打燃了一根烟。

“……啧。”真不要命。后半句话王杰希没说,咂了咂舌。

 

屋子里的采光不错,连浮在半空中的灰尘都照得透析可见,如同星河尘埃。王杰希打进来之后就特别嫌弃,皱着眉毛一路拍着身上的土。叶修止住了咳嗽之后大大咧咧地勾了勾他肩膀,俩人站在客厅和玄关的过道那里环顾了一下四周,看见屋里的摆设显得十分精致,几乎任何东西都没有挪动过位置,除了那些灰尘,就像是女主人刚刚收拾完屋子出门一样。

“好像还是个挺整洁的人。”叶修托着下巴这么念叨了一句。

王杰希不置可否。良好的家庭素养让他养成了脱了鞋子再进屋的习惯。木地板踩在脚下很舒服,他就这么一路往客厅那里走。叶修见他进去了,也连忙追上。

 

客厅里的电视还很新。不过王杰希倒并不是在意这个,随手拿起了旁边矮柜上摆着的相框。

叶修好奇地凑过头来,“这个就是那个女的?”

照片上的女子明眸皓齿,眉眼秀气。旁边还站着个男人,俩人之间的关系像是恋人,距离却又疏离,很是微妙。

王杰希“嗯”着应了一声,侧头看见叶修抖了自己一肩膀烟灰,瞬间脸有点黑。

叶修摸了摸鼻子往后退了一步,一副天气很好的样子哈哈着转移话题。

“对了,房东之前有说她是做什么的吗?”

“是个娼妓。”王杰希漫不经心地回道,忽然顿了下来,抬起眼眸。叶修也止住了声,抬起头和他四目对视,俩人都没有再说话。

 

诡异的气氛在二人之间蔓延。

叶修暗暗地在心里叫苦不迭,却仍然是看着他,干笑道:“……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是在一片寂静之中王杰希还是听得分明,背后开始有冷汗冒下,不过声音还是颇为冷静的。

“别担心,也许只是风。”

刚刚传来的是门口大门被轻轻合上的声音,俩人此时都在屋里,门一旦合上,这里就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若是此时女鬼跑出来,恐怕俩人连跑都难。

叶修稍稍沉默了一下,吹了吹烟雾,笑得有些难看。

 

“……那大眼儿,你听见还有别的声音吗?”

王杰希怔了怔,听见了一个不知从何时开始响起,一直被他所忽略的声音。

微弱的恐惧顺着心头一路蚕食上来。

 

——那是,有什么东西,在爬行,挠着门的声音……

 

 

俩人相视一眼,彼此都没有再说话,却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相同的意味。

叶修掐熄了烟。那从玄关处传来的声响越来越大,叶修凑近了王杰希,拉着他的手,小声对他说:“趁她还没出来,我数123,一起冲出去。”

王杰希有点蛋疼,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1……”

那东西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王杰希怀疑门是不是都要被撞破了。

“2……”

一片宁静中,只有那声音还不知疲倦地响着。王杰希攥着叶修有些出汗的手心,感受到他们两个此时都有些紧张。

“……3!跑!”

 

王杰希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自然地做出了动作,被叶修拽着一路狂奔起来。

从客厅到玄关没有多远,不过是几步之遥,感觉却像是一个世纪。

而那东西,终于也在一声巨响之后安静了下来。

 

两个大男人缩在玄关处,叶修忙着开锁,王杰希砰砰直跳的心慢慢地停歇下来。卫生间在玄关旁边不远的地方,门却没有关。而王杰希一转头就能看见卫生间里的一角,看见里面的镜子——

 

镜子照应出的是卫生间的全貌,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昏暗的灯光下,对面的浴缸里注满了殷红的血水,一只断掉的手搭在边上,地上则是无数的头发和黑红色腐烂的肉泥和泛着光泽的白骨。

……没有头。

王杰希知道这不会是现实,只是那女鬼的残留怨气化成的虚像,只是头不见了,就表示她一定还在哪里,注视着他们。

 

 

叶修打开锁之后就看见王杰希还呆呆地望着另一边愣神,有些不满地拉他,“发什么呆呢?快走!”

王杰希也知道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拉着叶修的手就一路狂奔,一直到楼梯口的电梯旁边。

电梯上的数字在不停地跳动,叶修才松了口气。王杰希看着鲜红的数字逐渐往他们的楼层滚动着,忽然觉得有哪里似乎被忽视了。

 

是哪里呢……?

如此恰到好处的电梯,没有追上来的她,镜子里消失的头……

大脑里不断地转着这几个念头,仿佛有什么在抽根发芽。

 

……是,电梯……

她在电梯里……

 

还没等王杰希反应过来,电梯就叮地一声,缓缓打开了门。

里面灯光昏暗,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在电梯的地上,照片上姣好的面容沾满污血和露出森森白骨的面颊,眼睛如死水一般,张开着嘴桀桀地笑着,口吐人言。

“好恨啊……”

 

恨啊……恨啊……

他拖着我的尸体泡在浴缸里,血顺着边缘一点点滴下来。

我看着他把我切成无数块,血肉溶成肉沫,骨头碾碎成粉,顺着下水道流入无底的深渊。

好疼啊……

好恨啊……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身体却因为极端恐惧而动不了,只感受到王杰希攥着他的手心微微发颤,不由得苦笑着轻声对他说:“恐怕我们这次都要交代在这儿了。”

王杰希摇了摇头。

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犹豫了,电梯间里从四周忽然涌出了血肉,托着那颗头捏出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她往这边爬过来,身下带着蜿蜒拉长的血迹,脸上是满满的恨意,声音嘶哑,冲着叶修伸出手去。

“你们……!”

 

叶修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王杰希却比他快一步挡在了面前。那女鬼没能抓到叶修,却稳稳地抓住了王杰希的脚踝,当下就往电梯里死死拉去。

王杰希闷哼一声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被女鬼的一股蛮力往后拉扯着,眼看就要进入电梯里。叶修惊了一下,死死地拉住他的手往后挣扎着:“别松手!”

因为毕竟抓了两个大男人,另一端的沉重使那股力量只是稍微缓和了下来,却仍然慢慢地扯着王杰希的身子往里爬,叶修也有点抓不住他,满头大汗地不至于让他被拖进去被电梯夹成两段。

 

王杰希感觉身体像是被上下撕裂一样的痛苦,勉强抬起头,对上叶修的眼睛。心里叹息想着果然还是没能避过这一劫,同时云淡风轻地开口,仿佛他们并不是处于生死攸关的境地。

“放弃吧。”

叶修怔了怔,险些手滑没能抓住他,少顷露出个苦笑,“怎么可能?死都不会放弃的。”

怎么可能放弃你。

 

即使知道这句话并无别的意思,王杰希还是忍不住心头一软。

他们不过萍水相逢。

思绪仿佛又漫过海洋,回想起许多年前那一场闹剧——

 

那一次的鬼故事大会,十三个人,只活了两个。

一个疯了,一个是他。

另一个也是男孩,指着他恐惧地说着怪物。王杰希也永远忘不了,那个讲故事的女孩子背后一翘一翘的马尾辫,和头一起滚落在地上的样子。

 

那是一场噩梦,一场杀戮。

因为只有他幸免于难,那些家长愤怒和悲伤的情绪简直无法抑制,而关于他阴阳眼的事情,也逐渐被流传了出去。

他的父母悲伤着,却也从此开始恐惧着他。因为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出了王杰希这种体质,必然是会带来灾祸的。

再后来,王杰希懂事了点就搬了出去,一个人独自生活,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该怎么去做,也没人说过这种话。

——无论是什么,都不会放弃你。

 

王杰希愣着看了叶修一会,忽然笑了。他平时不言苟笑,笑起来眼睛微微眯起,显得正常了不少,十分的帅气。不过叶修没什么心思去关注这个,他们相握的手心因出汗而有些湿滑,那一端的力道却丝毫没减。

“谢谢你。”

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诚恳又温柔。叶修怔然,有些无奈地看着他。

“说什么胡话啊,哥怎么可能让无辜的人去送死。”

“不是你的错……总之,谢谢。”

王杰希轻轻地笑起来,眼睛里像是落了星辰,挣开被紧握的手。

叶修还没来得及制止他,只消那么一下,那道抓着王杰希的力度就把他们相握的手硬生生扯开,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王杰希瞬间被拉入电梯,那两道门正在要慢慢闭合,像是在等待时机把他拦腰切断——

 

王杰希只听耳边呜呜风声,皮肉在地上磨得生疼。他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嗤——

火燃起的声音。

一瞬间响起的尖叫声几近要划破耳膜,王杰希感觉到紧缚住脚踝的力道消失,不由得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了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电梯中的那一团血肉痛苦地团成了一团,身上、连着的血上,都沾满了黑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那个女人——不,不如说从一开始就没有人形,在凄厉的哀嚎了几秒之后,渐渐地化为灰烬。

 

“我当时就应该把她吃了,留到现在差点酿成大错啊。”

一个抱怨的声音传来,王杰希偏头看见两个人站在旁边,其中一个手上还有着一团如出一辙的黑色微火,另一个则微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也不怪少天,是我思虑不周。”

“啧,也不怪你……不过这怨气这么多,吃起来倒还不错,老叶没事就好了。诶,这个人是谁啊?”

那人注意到王杰希,一脸好奇地凑了凑。但旁边的人只是笑,却没有回答。

 

王杰希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忽然像是想起什么,急急地转过头,就看见一个高挑的男子正把看起来疲惫脱力的叶修抱了起来,叶修一边笑着一边冲他眨眼,脸上都是如释重负的轻松。

“还好吧?”

王杰希有些迟缓地点了点头,大脑因为方才的濒临死亡而有些空白,一时乱糟糟的,也想不起什么来回答他。

……不过,没事就好。

他看着叶修,抿着唇浅浅地笑起来,眼睛微微弯起。

 

没事就好。

这样真好。

 

 

第四章 阴阳眼。END


评论(52)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