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兴欣叶】日常小事

※ @鳶尾風信_各種心塞和心累 首先我要道歉,……对不起我跑题了。[远目]

虽然还是兴欣叶但是……

嗯qaq太太对不起!!!!当我发现已经出了梗的时候已经写到乔叶了……[躺平]

多天断更果然文力会下降……虽然也从来没高到哪去。看了之后要打我记得别打脸[bu

兴欣叶应该也算……all叶吧?





全部目录

-----------------------------------------------------------------------------

 

1.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叶修坐在主位,嘴里叼着筷子,自有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态势,瞅着旁边的方锐和魏琛为了一块五花肉大打出手,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趁着混乱的局势暗暗地下了杀手。

——啪叽。

从空中横出一根筷子,那片肉准确无误地掉在碗里。叶修抬头一看,就看见了正把筷子收回去的苏沐橙。

“胃不好还敢吃?”

 

……是的,最近他的肠胃有点小问题,再加上抽烟和日夜颠倒的生活,胃彻底地揭竿起义,兴欣众人见此对他下了禁令。

叶修看着方锐冲过来把那块冒着红油的水煮肉片夹走,简直不能更难过。哭丧着一张脸看向苏沐橙,后者优雅笑着指了指他面前的白粥。

叶修默,“沐橙你真的忍心这么对你哥吗。”

苏沐橙挑了挑柳眉,露出一个甜美无辜的表情,“我这是为你着想。”

叶修捂着胸口,痛心疾首地拍案而起:“你们就这么对为国争光的领队——!”

“你们的国家队队长说你不能沾油荤。”坐在对面的陈果挟了一筷子孜然羊肉到自己碗里,一脸淡定。

叶修颇为不赞同地摇头:“领队大还是队长大?”

苏沐橙给他夹了几根腌黄瓜,笑意温柔地回答。

“我大。”

 

 

2.

 

“修修张嘴,啊~”

“你这话恶心得我隔年饭都吐得出来。”叶修斜睨着一脸谄媚笑凑过来的方锐,后者举着瓷碗眨了眨真诚的双眼,“用哪吐?”

“你说呢。”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他,方锐一脸天真地摇了摇头,“哎呀,教科书你教教我呗。”

 

包荣兴听见他俩说话,有点云里雾里,扭头问旁边的安文逸:“你说他俩说啥呢?”

安文逸的筷子在半空中停滞了一下,颇为平静地看了一眼好奇宝宝状的包荣兴。

“……不知道。”

 

眼见方锐越发越没节操,叶修毫不留情地啐过了他,接过那碗白粥,看清了碗里白茫茫一片好干净之后一瞬间脸又垮了下来,头顶愁云惨淡,脸黑得近乎媲美十年对手的霸图队长。

“真的就吃这个啊?”

方锐拍着大腿乐,心里一边念叨着你也有今天一边在面上装正经。

“有菜你要不?”

叶修竖起耳朵,“什么菜,红烧肉么?”

魏琛从后面一把搂住他肩膀,凑过头来笑嘻嘻地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啊?——乌江榨菜,你的最爱。”

叶修瞅着那袋上锃光瓦亮的光头就脑仁疼,“怎么又是这个啊?”

他已经连续吃了三天咸菜白粥了。

 

“也就只有这个了。”魏琛惋惜地摇摇头,看着他的脸,“哎呦,你瞧把咱队长憔悴的,这脸都咸菜色……”

“我看你也差不多。”叶修淡淡瞥他,“这脑袋都要成张铁林了,中年秃顶要注意啊老魏。”

魏琛磨牙,自打过了而立之年,年龄一向是他的死穴,不过现下被叶修这么嘲讽,心里倒也不生气,眼珠滴溜溜地转了转,瞅到旁边桌子上的糖醋里脊,拊掌大笑起来。

“哎呀,这个是老叶你爱吃的啊……”他夹了一筷子里脊在叶修面前晃了一圈,叶修盯着那块蘸着糖浆的酥脆里脊肉,它环游了一圈之后啊呜一声被魏琛咬在嘴里。

叶修磨牙。

他忧伤地看了看碗里的粥,又想了想自己的胃。想着病好之后一定要吃回来。

 

 

3.

 

吃饭这一劫终于过去,叶修活像脱了层皮。他看着屋外湛蓝的天恨不得悲吭高歌: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当然他做不出这么自毁形象的事,除了口腹之欲以外,还有其他更重要的。

他把手伸到裤兜里习惯性地摸了两下,半天没有摸到东西。一种巨大的惊慌渗出来,笼罩在心头,如暴雨一样地冲刷了下来。

“……”他闭上眼睛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身子慢慢往躺椅下滑。

瞒着沐橙藏的最后一盒烟啊……

 

苏沐橙走过来的时候看见叶修晒在太阳下半死不活的样子,忍俊不禁地抿了抿嘴角。推了推旁边的莫凡,莫凡呆呆地看着她。

“去,把那个给他。”苏沐橙悄声地凑在他旁边说,莫凡眼神复杂了一下,还是特别顺从地往那个人走了过去。苏沐橙站在原地,捂着嘴慢慢地后退,留给俩人充足的空间。

 

叶修其实没睡着。椅子太过狭小,他一个长手长脚的大男人缩在里面感觉也有点难受,不过太阳暖洋洋的,照在身上蓦地就生出了几分昏昏欲睡的渴望。

所以当一个阴影站在面前遮住阳光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反应了过来,睁开有些湿润的双眼,眼睛晃了好一会才认出来逆着光的人是谁。

“……莫凡?”

他哑着嗓子,喉咙里有点痒,愈发思念起曾经片刻不离身的香烟来。

莫凡低着头没吱声,叶修也还没完全清醒,眼皮一耷一耷的。俩人无声了好一会,叶修才从混沌的思绪里爬出来,捂着有点疼的头,轻轻地按着太阳穴。

“有事?”

莫凡伸出手。叶修花了好半天才看清他手心里躺着的东西是啥,有些惊讶,也有些想笑。微微弯了一双眼,难得温柔地看着他。

“谢谢。”

 

背后被阳光灼得暖暖的,莫凡感觉脸也像是被烧着了一样烈火燎原。叶修有些奇怪地看着他瞬间把糖塞在自己手里,拉上兜帽快步离开了。

“……咦?”

叶修把随手把糖扔在嘴里,没了影子的遮蔽,阳光肆无忌惮地披洒下来,让他的眼睛因此微微刺痛。人便软软地往后一靠,一如莫凡没来过一样,闭上了眼睛。

 

……巧克力味的戒烟糖。

不过我刚刚有说什么么?他反应怎么那么大?叛逆期?

叶·隐藏保父属性·修头痛而忧伤地思考着。

 

 

4.

 

唯一的安慰是他还可以随心所欲地打荣耀。

在半夜空旷的训练室,把同样守点抢BOSS的中草堂和蓝溪阁的闹得人仰马翻抢到不少珍稀材料之后,叶修终于有间隙能搓搓手,已经冻得有点麻木的指节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了一个事实。

南方冬天的阴寒是身为北方人无论多久都无法习惯的,尽管已经十年。

他有点怀念去B市打比赛的时候那边的暖气和空调。

 

又坐了一会,叶修感觉眼睛有些发涩,刚微微眯上,脸颊旁边就忽然贴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暖和了发冷的皮肤,让他不禁舒服从喉咙里逸出一声叹息,活像只餍足的猫。

而那触感像是被他惊到了一样,转瞬即逝。叶修睁开眼扭过头,就看见了脸红得跟涂了坨胭脂一样的乔一帆。

“前……前辈。”

小可怜吓得连话都说不全,水润润的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叶修。引得他禁不住笑起来,看见他手里端着的两杯热水,勾了勾手指。

乔一帆心神领会,立马递了一杯给他。叶修捧着被熏得温热的玻璃杯,漫不经心地垂下眼眸,眼窝处的睫毛阴影在白炽灯光下宛如蝶翼。

“干嘛那么怕我?”

一看那样,跟小兔子一样,搞得叶修明明还没做什么却依然生出了愧疚感。

这个后辈带给叶修的感觉跟邱非小卢还不一样,只要看着那双眼睛,心就会莫名其妙地软下来。

 

乔一帆抿了抿嘴唇,笑得有些羞涩。

“没有,只是还以为前辈睡着了……半夜起来看见这里还亮着灯,过来一看就看到了前辈,想到前辈这段时间胃不太好,所以去倒了杯热水。”

“唔……”叶修手指摩挲着玻璃光滑的面,含糊不清地说,“这么贴心,谁家姑娘要是嫁了一帆就享福了。”

乔一帆听了这话,有些怔了怔,好半天没说话。因为叶修坐着的原因,有点疑惑地抬头仰望他,看见少年清秀隽永的脸庞。

“怎么了?”

乔一帆摇了摇头,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我不喜欢女孩子。”

“哦。”叶修笑了,在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同性相爱也开始逐步被接受,对于这种事情,叶修一向认为这是个人自由。不过考虑到这孩子作为个游戏宅男还没怎么接触过妹子,下定义也为之尚早。他喝了口热水,“个人自由嘛,哥懂哥懂。”

“前辈……”乔一帆欲言又止,眨了眨眼。叶修挥挥手,打断他的话,“快回去睡觉吧。”

“哦。”小孩子委屈地看着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前辈晚安。”

 

“原来是叶修前辈。”

乔一帆刚要走的时候,一个凉凉地声音从门口传来。乔一帆和叶修同时偏过头去,就看见了一脸淡定的人,其即时感让叶修感觉像是见到了张新杰。

……怎么可能,他远在霸图呢。

叶修摇摇头,看着安文逸,笑着扬了扬手,“你不是也还没睡?”

“我的室友半路跑出来约会,我来看看。”

安文逸看向乔一帆,后者听了这话,特别尴尬地红了脸。叶修摇着头微微有点惋惜。

就算当初把这孩子从霸图挖出来,不过这性格怎么还是冲着张新杰那边跑了?

“一帆只是过来看看,你们都回去睡吧。”

“前辈,你这么晚睡是想胃病复发吗?”

得到了牛头不接马尾的刻薄回答,叶修有点头痛。特别无辜地搔了搔头,“小安你也这样,好了好了,哥去睡还不行。”

安文逸抱着胸看着人扭头关了电脑站起来,往这边走过来,身后还带着个乔一帆。

“那我去睡啦?晚安晚安。”叶修偏头看他,乔一帆顿住脚步颔了颔首,安文逸没动,目视前方,眼中如古井平静无波:“晚安。”

叶修笑了笑,擦身走了出去。

 

 

5.

 

据说后来叶神病好之后,后来蓝雨收到了一箱乌江榨菜。

据蓝雨内部人士爆料,副队长黄少天在收到那一箱榨菜之后脸都青了,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往事,愤恨地看着榨菜开始大爆口速。

“叶修那家伙是报复吧啊?当初给我榨菜现在还给我榨菜他要脸么,自己不吃也别祸害别人啊,他给我这种身价千万的人居然只·送·榨·菜!队长你说他是什么居心队长!你说我当初身价千万给他打比赛他只送我榨菜现在还回头来嘲讽我这算什么算什么……呃?等等……”

“原来少天还专门去帮过前辈的忙。”喻文州笑着回答。

 

……后来,榨菜被扔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评论(57)
热度(181)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