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四 阴阳眼(中)

 ※我估计下章又要爆字数了……心塞。

这章卡了好几天,堪堪够3K……而且一点都不恐怖,心塞塞

冬天缩在床上开着空调盖着被子开电脑码字真是一种幸福qaq如果不上课就更好了。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第三章:猫又(上) (下+番外)

第四章:阴阳眼(上)


-----------------------------------------------------------------------------



“你印堂发黑,切记小心。”

耳边似乎又回响起那个人说的话,叶修想起来就忍不住地笑,偏过头戳了戳旁边的苏沐橙:“诶,那王杰希好像有点神神叨叨的。”

苏沐橙瞥他一眼,“瞎说什么呢,我可跟你说,好多女老师都暗恋着人家呢,你这话要是放出去了,准保被人撕了不可。”

恰逢七月流火,俩人走在街边的小路上,金红色的落叶踩在脚下嘎吱嘎吱作响。

 

“嘁……”叶修把手插在兜里,摆出一张忧郁脸四十五度角望天,“说到帅,哥也不差啊,怎么没有女老师暗恋我。”

“怎么……”苏沐橙脱口而出,声音却忽然戛然而止,像是想到什么一样顿了顿,眨眨眼特别促狭地凑过去,“我说,你家里那么多帅哥,你还不满足啊。”

“帅能当饭吃啊,妹子你这话就不对了,哥喜欢的可是软软香香的妹子,赶紧把你那乱七八糟的思想都收起来。”叶修笑,带着点惩罚意味的轻柔地拍她的头。苏沐橙一瘪嘴,黑黢黢的大眼滴溜溜地转,像是打着小算盘,正想说什么,视线却忽然透过他,眼睛蓦地亮起来,惊喜地说:“咦,小周你来接叶修哥啊?”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被揭穿的仓皇,霎时心虚地别过脸,胳膊却被人轻轻地挽住。

叶修内心的两个小人打了一会架,最终还是抬起眼,就看见对方的表情依然平静无波,看向他的黑眸里却隐约多了几分委屈和柔软的水光。搞得叶修心里也有些不大好受,心下嘟囔着就算被他听见又怎么样,反正哥又不是弯的,却依然躲闪着避开他的眼。

周泽楷抿了抿嘴。

苏沐橙见他俩这样,特别诡异地笑了笑,一脸“我明白我明白”的样子,语气却是十分严肃正直的:“啊,既然小周来了那我就先走了,还有课呢。叶修哥你记得明天来上班啊,不然老冯又该吃药了。”

说罢跟脚底抹油似的,一溜烟就跑了。叶修特别无语地看着自家妹子窜的比兔子都快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

这都什么人啊。

 

叶修转头看向周泽楷,后者伸手来拉他,温热的指尖覆上叶修被秋风吹拂的早已冰凉的手指,让叶修舒服得小小地眯起了眼睛。

周泽楷笑了下,清俊的眉眼一瞬间泛出浓浓暖意。叶修也反应过来,老脸瞬间有点挂不住染上一些薄红,装模作样地掩住嘴轻咳了一声。

“我们回家吧。”

 

 

叶修不知道他是何时站在这里的,周围没有光,什么都没有。但这似乎是一个狭小的空间,无论往哪个方向走,没两步都会撞在一道无形的屏障上。

人对黑暗有种天生的恐惧。

他的思绪里隐隐约约明白这似乎是一个梦境,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周围有什么,何时才能苏醒,他统统都不知道。

 

叶修站住了脚步,放弃了挣扎。没过两秒,有着奇怪的模模糊糊的声音传过来。

滴答……

滴答…………

是水声。

是黏稠的水液,沉重地击打在大理石平面上的声音。

这水声不知道落在那里,一声声地清晰起来。叶修也渐渐有些透不过气,好像是同样地击打在他的心上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到脖子上也越来越清晰的紧缚感和窒息的感觉,他艰难地睁开眼睛,低下头有些恍惚地看着一双白皙的手紧紧扼着他的脖颈。

他甚至都没有发现。

它仿佛是浓雾中平白冒出来的一般,亦下了杀意,死死地勒着他的脖子。

指甲上涂着鲜红的蔻丹,金线勾勒出了艳色的牡丹,隐约有几点紫黑色的东西在手腕处缀着,但叶修已经没有机会去思考了。

手收得越来越紧,虽然看起来是女性,力道却大得不可思议。叶修呼吸稍稍一滞,就再也没喘上来气。耳中轰鸣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要淹没整个意识。

在失去意识之前,仿佛听见一个女声在凄凄地叫喊。

 

“……恨啊……”

“好恨啊……”

“好疼啊……”

 

 

 

月色皎皎。

叶修忽然惊醒。猛地坐起身,身上沾满了冷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窗外的月华淡淡地笼罩下来,一派属于夜晚的寂静。身旁的周泽楷安静地沉睡着,呼吸安稳又绵长,躯体相触的地方光滑温热,提醒着他这才是现实。叶修怔怔坐了一会,好一会双眼才闪烁起神采,莫名地叹了一口气,胡乱地摸了摸脸。汗渐渐在身上冷透,通体冰凉。

 

卫生间暖黄色的灯光让人很有安心感。叶修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自嘲地笑笑。

他记得曾经在微博看见一个故事,虽然估计绝对是假的,但是当初着实被吓到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怎么敢照镜子。不过,那个故事是什么来着?叶修慢慢地回想着,四周一片寂静,偶尔有水滴的声音顺着管道滴落。

 

滴答……

滴答…………

 

身边似乎有人笑了一声,叶修反射性地抬起头,看见镜子里和自己别无二致的面容也在平静地看着他。就这样注视了镜子许久,叶修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神经质了,无奈地笑起来。暖黄色的灯光打在身上,微微地发暖。

 

“还是早点回去睡觉吧……”

叶修很疲倦地叹了一口气,声音不大,在浴室里却隐隐地有了些回音。他晃了晃头,忽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却说不上来。怔怔地站了一会,环顾了下四周,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镜子中,叶修的倒影静静地站在对面,冷漠又平静地看着他。

他没有动。

 

叶修有些恍惚,分不太清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不知道从哪里漏了风进来,丝丝的冷意入骨。他看着镜子,镜子也在看着他,一模一样的眉眼,看起来却诡异得可怕。无论是他还是镜像都再无动作,仿佛刚才的事情不过是一场幻影。

叶修艰难地喘了口气,抬起手遮住眼睛。再度放下的时候,看见镜子中浴室的灯光忽然变了,犹如被鲜血涂抹过一样,渗出浅浅的嫣红。而自己的头上……却依然是正常的颜色。

这一切都是一个荒诞的梦境。

他以为他可以这么认为。

他感觉到血液也渐渐冰冷了下来,恐惧攫住了脆弱的心脏,他听见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水声。

滴答……

 

身后的下水口汩汩地冒着鲜红色的血液,顺着瓷白的地砖一路往外流淌。

忽然,巨大的水汽喷涌而出,虽然叶修完全感觉不到什么,他看着镜子里的下水道里喷出一大团肉沫,一点一点地凝聚成一个人形,在地上往他蠕动着爬过来,所经之处留下一片蜿蜒的血迹。遍布外露的血肉和没有五官的脸上一片狰狞,不知道哪里传来一个声音——

 

“恨啊……”

“恨啊……”

“好疼啊……”

 

“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干嘛呢?”

一个温若清风的声音响起,蓦地惊了叶修一身冷汗。他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喻文州,正靠在门框上疑惑地看着他。他再转回头来看向镜子,方才看见过的景象犹如一片光怪陆离的梦境一般,瞬间消弭于空气之中,无声无息。

叶修有些怔忡地看向他,心下纷乱。喻文州凝视着他,眸中精光一闪而过,却被很好地掩饰了起来。他上前一步站在叶修面前,侧身替他挡住那面镜子,语气温和。

“快去睡吧。”

“嗯……”

叶修平和了下心神,习惯性地伸手往裤兜里掏了下,却只摸到一片虚无。喻文州知道他的坏毛病,特别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别抽烟了,明天还要上班呢。快睡觉吧。”

“哦。”叶修眨了眨眼,看起来神色倒是无恙了,听了喻文州这话,顿时也不知从哪生了些困意,扬了扬手权当是告别,转身迈出了卫生间。

喻文州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没过多久,一个脑袋从门旁边探了出来。

 

黄少天虽然不怕冷,却仍按照着正常人的习性来生活,因此不知被叶修嘲笑了多少次。此时正裹着棉被凑过来,待走近些又嫌恶地扇了扇鼻子。

“这什么味儿啊?老叶那家伙又把什么招回来了?”

“一个小冤魂,怎么,你想吃?”

“这味道,闻就恶心,还吃?再说了老叶要是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黄少天嘟嘟囔囔两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免得它落到地上。往下水口那边走近了些,蹲下身子不知道在看什么。

“那就留着吧。”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在暖光下却显得有些阴森。黄少天“啧”了一声,从空空如也的地面上凭空拿出一个东西。

是一个血肉模糊的耳朵。

上面浮着的大量的血早已凝结发黑,切口干净平整,看起来血像是从破口处渗出来的。

“这么惨啊……”

黄少天摇摇头,像是同情又像是惋惜地说了一句,把手攥成拳头,再松开时,那只耳朵已经不径而飞。

 

 

叶修觉得心很累。

先是收留了一群非人类和经历灵异故事也就算了,天天这么来,他的小心脏怎么受得了?他又想起那天那个大眼的警告,忽然觉得这人也许是可信的。

他站在微草组的门口,叼着烟伸出手犹豫了半天要不要敲门。且不说此事太过诡异,而且若是说了,人家会不会把他当疯子赶出来……?

啧。这还真是挺可能的。那还是算了吧。

叶修扯了扯嘴角,转身刚准备走,面前的门忽然唰地一下被打开了。嗓音甜美带着疑惑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硬生生逼得叶修脚步一滞,转回头看去。

“诶,叶导?”

柳非歪了歪头,叶修透过她,一眼就看见了在听见这声叫唤之后抬起眼眸来的王杰希,俩人目光瞬间在空中交汇,叶修沉默了一小会,抬手把嘴里的烟挟下来,转正身子对着柳非,轻轻地笑眯了眼。

“我来找你们组长。”



TBC

评论(58)
热度(175)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