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周叶】假如他们相爱

※ @你他妈的在逗我 叶神,接好点文!

说好的周叶段子最后还是没忍住写成了这样[……]我是真不会写段子。

估计后面剧情有点扯和结束得匆忙,我赶紧码完先睡觉。我妈在旁边看着我呢……Σ( ° △ °|||)︴明天再修。



全部目录


---------------------------------------------------------------------------- 


1.

 

周泽楷早上是被一只胳膊砸醒的。

他迷迷瞪瞪睁了眼把那支胳膊推了回去,身边的人含含糊糊地呻吟了一声,把温热的身子往他身边又靠了靠。

身上冷飕飕的,周泽楷拉了拉被子,纹丝不动。那人睡的正香,抱着被子死活不撒手,俩腿还紧紧夹着被子,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周泽楷躺着冻了一会,睡意全无。

 

2.

 

叶修是被煎蛋的香气唤醒的。

他练就了闭眼走路神功,一路半睡半醒顺着香味趿着拖鞋走过去,成功绕过了两个拐角,冲进厨房,习惯性地袭击上正在把煎蛋装碟的人。

周泽楷僵了僵,铲起的煎蛋滑了下去,准确地掉进白瓷碟子里。

“前辈。”

叶修佯作没睡醒,从背后蹭着不说话。

周泽楷叹了口气,把铲子撂下。

“别乱摸。”

叶修嗖地一声把伸进去掐在对方胸口上的手缩了回来。

 

 

3.

 

人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周泽楷对此深有体会。

俩人恋爱三年领证半年,叶修倒没变什么,反倒是他自己练就了一身人妻的必备本领。像是言情小说里写的那些青涩的爱恋啊,小鹿乱跳之类的,早就化成了油盐酱醋融化进了生活里。

而且交往之后,叶修生活上的种种弊病才逐渐显露。花了好久时间周泽楷才给他扳过来,结果人自己还老大不乐意,说什么早知道恋爱这么麻烦就不要了之类的。闹着闹着就吵了起来,冷战了好长时间才又和好如初。

然而岁月匆忙,过往云烟。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搂着人的腰就要亲下去,压下去的唇却忽然被叶修的食指抵住了。

他疑惑地看过去,叶修打了个哈欠,眼里隐约有水汽。

“还没洗漱呢,别闹。”

“不嫌弃。”

“哟嗬,你不嫌弃我还嫌弃呢。”

叶修笑着道,挣脱他的怀抱转身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周泽楷摇了摇头,伸手去端盛着煎蛋的盘子。

 

要不去泡杯牛奶吧,他喜欢。

周泽楷想着。

 

4.

 

叶修边套着队服边从屋里出来,嘴里还絮絮叨叨着,身后兴欣两个大字红得发亮。

周泽楷咬了一口涂满黄油的面包看着他“去兴欣?”叶修应了一声,拉开他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去,外套胸口的拉链还没拉上,就匆匆忙忙地也拎了片吐司。周泽楷无奈,伸手递过去自己刚咬了一口的那片,把对方刚拿起来的换过来,慢慢地抹上金黄色的黄油酱。

叶修也习惯了周泽楷的体贴,张嘴就冲着成品的面包咬了下去,含含糊糊地边嚼边嘟囔,“我刚想起来昨天老板娘说让我过去做份计划表,得赶紧走。”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盛满了牛奶的玻璃杯推了过去。

牛奶还是温热的,正好缓和了松软的面包,叶修举起来喝了一口。周泽楷看着他道,“我送你?”

“不用了,俩小时车程呢,你一来一回就是四个小时,江波涛非把我撕了不可。”

叶修抹了抹嘴,却还是沾上了一点白色的液体。周泽楷看了半天,把脸凑过去。

叶修也没拒绝,任凭对方仔仔细细地舔干净嘴边的面包屑和牛奶印,最后在嘴唇上轻轻落下一个蜻蜓点水一样的吻。

 

周泽楷直起身子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叶修亮亮的眼睛。心知他在想什么,特别淡然地指了指他背后挂在墙上的表。

“九点了。”

叶修笑容一僵。

 

5.

 

午休的时候兴欣众人撺掇着叶修请客,连着退役后跑去公会部门的魏琛也勾着伍晨跑来大嚷着凑热闹。叶修笑了笑,正想骂这帮无风不起浪的人,忽然裤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

那是有一次他忽然一个人在家发烧,半天也联系不上出门在外打比赛的周泽楷,昏昏沉沉地躺了好几天。后来醒了之后,他躺在病床上,周泽楷趴在旁边。病好之后他就立马去配了个手机。

里面的号码也只有他一个人。

想起往事,叶修微妙地扬起了一个笑容,冲着众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掏出手机接电话。

 

面前一帮人瞅着他偷着乐,叶修没搭理,“小周?”

兴许是隔着遥远的信号传递着,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陌生,也有些温柔。

“记得吃饭。”

你这是拿我当三岁小孩嘛。叶·前科不吃饭·修心里嘟囔,嘴上还是嗯嗯地答应着,举着手机甫一抬头,就看见一帮人阴测测地看着他,同时背后似乎还冒出了黑影,低声地凑在一起小声嘀咕。

“你看,那是脱团的人……”

“是哦,秀恩爱哦……”

“烧烧烧烧烧……”

魏琛方锐你俩喊的烧最大声别以为我听不到。

叶修把头转了过去。

 

“晚上,你喜欢的菜。”

周泽楷声音平静,仿佛没听见这边的吵闹。叶修听出了其中的深意,特别内涵地笑了笑。

“等我回来。”

 

挂断了电话,叶修偏过头冲着那帮人露出一个笑容。众人齐刷刷打了个寒颤。

要知道,即使是已婚,那也是曾经称霸荣耀的男人啊。

 

 

6.

 

叶修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冬天天短,天黑得早。S市同H市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不敢开快车,所以比预期还要晚了许久。

他呵了呵热气,搓了搓手,站在自家门前摸着钥匙。早上出来的时候太失策,以为今天不凉就没带外套,结果到了晚上大降温,又被冻了个实着。

真是不作不死啊。

他想着,忽然手下触到个硬物。诶,找到了。

 

屋里的灯居然还亮着。

叶修想着周泽楷估计这个点儿还在打游戏。毕竟是游戏出身,他每天晚上也会坚持去JJC跟人随机打一场练练手,再做手操睡觉,天天如此,从不间断。

叶修迈出玄关,闻着饭菜的香味被勾到客厅,一看见沙发上的人,咦了一下,傻了。

 

周泽楷双手抱胸坐在沙发上,眼睛微微阖上,气息平稳悠长,像是已经睡着了。

叶修知他这姿势睡得不深,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桌子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似乎是不久前刚热过。他蹲在周泽楷身前,安安静静地看着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的青年。

记得初见的时候还是那么点,一下子就这么大了,说不难过是假的,叶修挺喜欢小孩子的,尤其是那么乖的小孩子。只是这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大了,甚至可以把他保护在羽翼之下。

其实也不是不好。

只是如果换我压他的话,就更好了。

叶修支着下巴眨了眨眼。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斗神难得的蠢样,一下子没忍住,笑了起来。

叶修回过神来,腿都蹲麻了,呲牙咧嘴地喊他。

“小周,扶我上去。”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过看他这样也是痛极了。连忙俯下身子把人抱上来,圈在自己怀里,待到他好点,才轻轻地把头枕在叶修的脑袋上面。

“今天怎么没打游戏?”

叶修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往后一靠,周泽楷莞尔。

“你猜?”

 

 

7.

 

他忽然想起,当年和叶修吵得最凶的那次是因为叶修又没吃饭,泡了一天游戏。

俩人之前因为叶修的坏脾气没少生过气,只是这次闹得凶,叶修当时就跑了回H市,饶是周泽楷好脾气,也忍住了没主动联系过叶修。俩人僵持了两个多月,后来叶修还是跑回来了,给他打电话,声音低沉而温柔。

他说,小周啊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

周泽楷不说话。

他说,小周。

一连念了好几遍他的名字,叶修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仿佛带着笑,又很悲伤。

 

“我们和好吧。”

 

周泽楷还记得早上的时候江波涛听说了他俩的事的时候沉吟了许久,问他要了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叶修。

他后来看了,那条短信上没有旁的,只是简简单单三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

分手吧。

他想了想,没有解释。心有点累。

 

周泽楷握着手机,直到它从微微发烫变得冰冷,叶修急促的呼吸声从听筒那里传过来,又渐渐平息了下去。

他站了很久,他知道叶修还在听。

 

“和好吧?”

叶修的声音有些干,开始有些不确定和绝望。

周泽楷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叶修等了很久,终是笑着开口。

“我知道了……”

 

“好。”

周泽楷应了他一声。

叶修眨了眨眼,把听筒贴近耳边,听见周泽楷仿佛是怕他没听见一样,又说了一句“好”


“……真的?”

“嗯。”

“那你不生气了?”

“嗯。”

“……小周,你吓死哥了。”

“还有一件事。”

周泽楷的声音又把叶修刚放下的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

“什么事?”


周泽楷似乎是怕他不够急一样,沉默了半响,在叶修抓耳挠腮的时候含着笑意,慢悠悠地说了。

“我爱你。”

因为爱你,所以包容你的一切。 

 


而后来,二人和好,叶修在知道那条短信是江波涛发的之后,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句。

再后来,江波涛带的小队整整一个月没拿到一个BOSS。



8.

 

那些都是很久远的事了,周泽楷想到后事时,总是忍不住地想笑他当时的小脾气。

周泽楷侧过头,在黑暗中凝视着月华照亮的叶修的侧脸,已是深夜,他奔波了一天,早已沈沈睡去。他轻轻伸出手指卷着他的头发,微微地笑。

 


岁月过往云烟。

而现在,我们彼此相爱。

 

 

END


评论(27)

热度(226)

  1. 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2. 🌱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