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肖戴】蜂蜜红糖

@碧烟萝点文。至此,作死大队的债都还完了……

奇奇怪怪的文风,而且量不多。希望不嫌弃><

顺带网址是我瞎编的。还有,生理痛这种东西真的很折磨,一定要保养好身子啊OTZ,小时候作死现在就变成了血一般的教训了[...]



全部目录


---------------------------------------------------------------------------- 


1.

 

女人,是一种每个月流血都不会死的生物。

戴妍琦是被一阵腹痛惊醒的。她本能地感觉不对,掀开被子,映着熹光看见床上一大片犹如凶杀现场一样的血量。

戴妍琦:……


寒风不知道是从哪里吹进来,她自暴自弃地又盖上了被子,腹痛告诉她这又是每月一次的例行问候。

 

2.

 

肖时钦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屋外阳光明媚。戴妍琦正坐在阳台一脸苦大仇深地洗着床单和被罩,时不时还因为疼痛一抽一抽的。

稍微好点的时候,她就瞅着手上的泡泡在阳光下轻轻地飘起来,带着水汽映出七彩的光。

铃声嗡嗡地响起来,吓了她一跳。擦了擦满是洗衣粉和水珠的手,拿来看了看来电者是谁,又吓得她差点没手一抖把手机扔到水盆里去。

是肖时钦。

她想了想,自己好像是跟方学才请完假了。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肖时钦又给她打电话。

 

接通。

“小戴?”

肖时钦的声音仍然是一贯的平静,她嗯了一声,因为生理痛而病怏怏得没什么精神。肖时钦自然也察觉了出来,很是关切地问,“病了?”

“嗯。”

面对戴妍琦的有气无力,肖时钦也觉得有点尴尬,戴妍琦都能想象到自家那个队长苦笑着挠挠头的样子。

“……这样啊,那你休息吧。”

“……嗯。”

电话被挂断,戴妍琦有点呆呆地看着照进屋子里来的阳光,撂下了手机。

 

3.

 

一手搂着巨大的玩具熊一手抱着个暖水袋,戴妍琦侧躺在床上,蜷成一团。

人一旦生病,就会有很多不切实际的思考,她也不例外。

平时喜欢看的小说也没了兴致,索性就早早地上了床。而雷霆女选手不多,职业选手更是尤其少,她自己一个人一间宿舍,倒也清闲,这么早睡也不怕打扰到别人什么的。

 

她忽然想起还没加入战队的时候,虽然那时候也经常痛得这么厉害,但是总还是会有家人在悉心照料。只是现在,逾家千里,所能做的只有自己照顾自己。

想起来,仍是心冷。

钻心的冷。

 

她有些困倦地打了打哈欠,抱住了怀里的暖水袋,身子不住地发凉。

吃了这么多苦,究竟为了谁?

当昔时同龄的少女热衷于一叶之秋大漠孤烟的模型时,她所注意的,是角落里笑容和蔼举着单片眼镜的机械师。

 

4.

 

戴妍琦连着几日都没来训练。

肖时钦知道她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不舒服,却没有一次闹得如此厉害。

说实在他和戴妍琦着实也不熟,只是这小姑娘太过活泼开朗,队里女孩子又少,自然是娇惯了些。所以说,莫名地如此上心,也确实并不是他的风格。

 

下午的时候方学才遮遮掩掩地让他去给戴妍琦打个电话问个情况,他虽不知是何意,却也照做了。

毕竟关心队员是队长的职责。

是了,也只是队长而已。

训练结束,他取下眼镜,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5.

 

戴妍琦暗恋肖时钦并不是个秘密。

在肖时钦转会嘉世的第二天,她就挂着个红彤彤的兔子眼睛参加训练了。众人心照不宣,却也没说什么。

被蒙在鼓里的,也就只有肖时钦一个人而已。

 

方学才看着照常训练的肖时钦,懊恼地长叹一声在桌子上趴下,身边的程泰凑过来看他。

“副队怎么了?”

“我们队长啊,真是不开窍。”

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听得程泰莫名其妙,循着他的视线望向肖时钦的背影。

“……哈?”

 

6.

 

肖时钦捧着蜂蜜红糖水僵硬地站在戴妍琦的门口。

身旁偶尔有其他的女选手注意到他,“呀”地一声表达了惊讶之情,却也都掩着嘴过去了。

毕竟来找的可不是他们。

 

敲了好几下门,门才开,戴妍琦披着长头发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开了门。

她先是瞅了瞅肖时钦,好像是没认出来人。肖时钦看着她诡异地看了自己一会,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肖时钦:……

 

门内的戴妍琦却没他这么蛋疼。

她清醒了认清那人是肖时钦之后汗毛几乎都要竖起来,条件反射地瞬间关上了门。

开玩笑,让队长看见了这么蓬头垢面的样子,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肖时钦自然是不知道戴妍琦的心理活动,在被拒之门外之后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又耐心地等了一会之后,门又开了。

和刚才面色苍白长发披肩的样子不一样,戴妍琦把头发梳了起来,脸似乎也洗了一遍,微微透露出几分健康的红润。

“队长?”

 

7.

 

戴妍琦捧着蜂蜜红糖水窝在沙发上,歪着头笑得有点傻。

肖时钦自然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只是那种笑容让他感觉颇为毛骨悚然,坐在戴妍琦这屋里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戴妍琦喝了一口还热气腾腾的水,那股甜到发腻的味道一瞬间充斥在嘴里,她眉头皱了一下,却不动声色地望向了肖时钦。

“队长特地来给我送这个?”

肖时钦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其实是方学才交给他的,说是让他转交,不过只是看这些东西他也明白了戴妍琦到底是什么病,想起来脸上有些微微发红。

戴妍琦又笑了。其实她笑起来颇为漂亮,只是平时性子有点疯,让人只觉得她令人头疼。

 

“我很开心。”

她说,眼睛微微眯成月牙,里面承载着甜蜜的光彩,眼角却有些红,一副像是想要哭出来的模样。

“我很开心。”

 

肖时钦怔住了。

 

8.

 

她随手拎了件外套又围上一条围巾就去送肖时钦出门了。

其实身体还是不太舒服,但是只要是对于他的事情,她就绝对会非常上心。

 

外面路灯早已昏黄,肖时钦也才意识到呆在这里着实也是久了,实在是不合礼数,红着脸微微轻咳了下。

“小戴,送到这里就好了。”

戴妍琦点点头,寒风吹过来让她整个人缩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肖时钦自然也发现了,不知被什么趋势着,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到一半的时候却在戴妍琦诧异的眼神中顿住了。

他尴尬地收回手,脸色明晰有着红晕,“我先回去了。”

戴妍琦也反应了过来,脸微微烧了起来,点了点头,声音细如蚊呐。

“好。”

 

他再不敢逗留,转身离去,却在没走开两步的时候忽然被自己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肖时钦听见身后传来“扑哧”一声笑,极其羞愧地没回头,直直地冲着自己的宿舍楼走去了。

 

9.

 

后来,又过了几天,戴妍琦也照常归队,只是这几天拖欠下来的训练又给她加上了。为此小姑娘不知道幽怨了多久,后来还是方学才忽悠肖时钦跑去淘宝给她买了一大包巧克力才罢休。

 

再后来,肖时钦收到了一条QQ信息。

 

鸾辂音尘

 

红糖:www.taobao123.com

蜂蜜:www.taobao321.com

队长,下次再泡给我喝吧?^_^

 

肖时钦本以为他会拒绝这个看起来暧昧不明的要求的。但他犹豫了许久,心底不知为何渐渐被暖意所灌满,嘴角不知何时也扬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生灵灭

 

好。

 

 

END


评论(32)
热度(54)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