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喻叶】剑与玫瑰

※写不出华丽的风格啊……【死目】 @凜千華。 喻叶天使恶魔点文。求不嫌弃。

关于天使恶魔我想到的最多也就是天神右翼了,叶修的设定也是按米迦勒来的。

不要被这个看起来很帅气[?]的题目蒙骗。它只是一贯的傻白甜。

其实题目大概就是叶神是剑,喻队是玫瑰[bu]这种思想。所以后面那两句话,其实它是两个人的所想……

这次没爆字数好开心♪


话说刚刚随手翻喻叶的时候翻到某个太太有篇文叫玫瑰与剑。

……嗯……

我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换题目。不过这就是个点文……要不就这样了吧(´・ω・`)



全部目录


-----------------------------------------------------------------------------


1.


喻文州再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曼珠沙华正沿着河岸开了个遍,鲜红的颜色仿佛要烧到天上去,像极了曾经去人间时见过的晚霞。

当然,地狱是没有晚霞的,有的只有亘古不变的如凝固一样的寂静,和铺天盖地的黑暗。

 

那时不知道黄少天说了什么,眼底亮晶晶地喋喋不休,完全不像是恶魔的样子。喻文州好脾气地跟他说着话,甫一转身,便瞅见了黑暗中越来越近的那一抹光。

 

来者将六翼翅膀收下,本来俊美淡漠的眉目却因为主人的性格更显几分懒淡,完全不像是一个天使所有的样子。

——事实证明,他不仅是天使,还是大天使长。

喻文州眉眼弯弯,朝着他伸出手来。叶修一挑眉毛,完全不顾身旁副官惊愕的脸庞,伸出手覆在上面,金色繁复花纹的袖边更衬得指尖修长。

“欢迎来到地狱。”

喻文州如是说,笑容恬淡。

 

 

2.

 

时至今日,距离上一次大战已经过去了5000历年。

天界经此一战大伤元气。地狱却因此兴盛起来,因为不用限制所谓的欲望,反倒是实力更为强大。

但不论如此,这一场战役中,不得不提的则是天界出了名斗神——也正是因为此人,天界才取得了战争最后的胜利。

他叫叶修。

这个名字被镌刻在教科书中,甚至首都伫立的雕塑也是他手执长剑,一脸端庄肃容的模样。

曾有人去问过大天使长,但叶修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只是笑,捧着一本精装魔法书侧立在窗边,屋外是天国数十年如一日的朗朗晴空,闪着金光的六翼在身后优雅地舒展。

他说。

“老冯做个雕塑都这么逗。”

 

不过这件事其真实性无人考证,这些都湮没在了悠长的岁月中,不可细察。

而除却斗神之名以外,天界最大的损失恐怕就是——大天使喻文州带领蓝雨,周泽楷带领轮回,双双堕落于地狱。

剑与诅咒所指,再不是邪恶之徒,而是曾经的对手。

最后一场大战,叶修带领数百万天使,险些将魔族毁于一旦。但最后有一个人制止了他,才为魔界保留了一份生机。

那个人是喻文州。

昔日的大天使,千钧一发一个六星光牢,将对方的指挥——叶修困于其中。

等到副官赶去救他,却发现他早已斩断光牢,虽然满脸血污,但是眼神却微微闪烁着,嘴角隐约有着笑意。

 

“这场战争,该结束了。”

他说。

 

 

第二日,双方便签了休战书。

至此,开始了长达千年的冷战,直至此次大天使长被派去地狱充当友好外交官。

 

叶修眨了眨眼,没握几分钟就把手收了回去,眼底一片明明白白的笑意。喻文州现已经是地狱七大魔王之一,自打堕落了之后,那堕落的标志——黑发黑眼倒显得他比原先深沉了许多,他心思又聪颖,不动声色地转过身去,指引着天界来的客人往深处走去。

 

 

3.

 

叶修不愿冒头,便打着呵欠走在最后面。而他的副官总有些局促地扭头看他,被他一个眼刀扫了回去,一路上便都战战兢兢的,倒也没再回过头。

喻文州领着众位天使一路前行,叶修收了翅膀暗搓搓地跟在最后面,反倒是没人注意。但是没等他逍遥多时,一个人就蹭到了旁边,压低了声音扯着他念念叨叨。

“喂喂你这么久不见就不说想想我的吗……你刚刚就光看队长了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好意思吗毕竟这么久交情了,有没有点对过往的爱啊喂……”

叶修掏了掏耳朵,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甚至让人无法把他和天界那个以骁勇出名的大天使长联系到一起。他皱了皱眉,也小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你怎么还没改这习惯啊。”

“天生的强生的能改掉就怪了,你这么久都还没习惯好意思说吗?”

黄少天斜他一眼,对着久未见面的友人表达着自己的痛心,“亏我还想着你,心痛啊心痛。”

“呵呵,免了吧。”

叶修扯扯嘴角,冰蓝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嘲讽,即使是在昏暗的环境中也看得分明。

“这么薄情,我看你跟队长也是绝配……”

黄少天不满地嘟囔,双手插着裤口袋,背后小恶魔的翅膀一颤一颤。叶修凉凉地回答:“再乱说话用剑把你串起来。”

“我说的明明是实话好吧。”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半响后又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恶作剧般地蹭到叶修旁边,顶了顶他肩膀,“喂。”

“干嘛?”叶修跟着前面的天使脚步,悠悠地前进着。

“我说真的,队长可是经常关注着你呢。你俩是不是真有一腿?”

黄少天一脸揶揄,叶修怔了怔,花了好半天才消化掉这个消息,表情瞬间复杂了起来,随口两句敷衍过了黄少天。但是没过一会,却鬼使神差地抬起眼眸望向队伍最前方。

而是时,恰好喻文州也不知是何原因,颇有些心有灵犀地往这边看来,正好在空中对上叶修的眼神。

那眼中温软含笑,是恶魔般的引诱,扰得大天使长瞳孔倏忽收紧,心脏也偷漏掉了一拍。

“……心真脏。”

叶修立马收回视线,暗自嘟哝,声音小到几近听不见。

黄少天耳力好,听见他好像是说了什么,竖起耳朵疑惑地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

 

 

4.

 

晚上是天族的接风宴。

魔族妖娆的女子风姿绰约地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天使们将翅膀收起来,挂着淡漠的笑意觥筹交错,脑袋顶上挂着的巨大水晶吊灯几乎要晃花叶修的眼。

黄少天勾着他的胳膊就要往人群攒动的舞池里跑,叶修难受地挥挥手,身后的翅膀隐隐有点展开的趋势。

“别让我动弹,我刚喝了点酒……”

说是喝酒,不如说是倒了点兑酒的果汁,这点酒精虽然暂时还放不倒叶修,不过也让他有点晕晕乎乎的。

毕竟这位斗神的酒量,可是天堂地狱都闻名的。

 

黄少天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喻文州跑到哪去了,眼前这位醉醺醺低着眉眼一身圣洁放光的大天使,可真不是自己能驾驭得住的主儿。

“喂,叶修?”

黄少天用手戳了戳他,叶修面色酡红地抬起眼睛,懒懒一笑。“干嘛?”

“你没事儿吧。”

黄少天寻思着要不还是先把他送回去歇着,虽然以前没听说过叶修会耍酒疯之类的事情,但是也要提防着这位大名鼎鼎的斗神一个兴致上来把这个屋子给拆了。

叶修打了个酒嗝,他神智还是有点清醒的,离彻底晕乎还差了一大块,“没事,我出去醒醒酒。”

“喂你别走啊我怎么跟队长交代啊……”黄少天眼疾手快抓住他胳膊,叶修被猛地一拽踉跄了一下,随手抽出随身带着的神剑。

却邪“嗡”的一声插在地上,让叶修站稳了身姿,同时这一声巨响也让整个大厅的人扭头看了过来,乐师手中的大提琴也戛然而止。

犹如在一场闹剧中抽去了空气,瞬间寂静无声。

叶修颇为无辜地看向抓着他的黄少天,黄少天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又说不出来,颓然地松开了手。

“……算了算了算了就算你醉的不省人事我看也不会有事。”

他自暴自弃地扭头,像是想自欺欺人表明自己不认识叶修。

叶修悠悠打了个哈欠,轻轻松松地收回深深插在地毯里的却邪,转身离开。

 

 

5.

 

地狱的天空,没有光明和黑暗之分。

叶修出来之后站在门口瞅了瞅左边远处闹腾的集市和右边的树林,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迈开步子往右走去。

 

魔族的森林,总是伴随着危险的。

不过叶修不怕。树叶在脚下沙沙作响,他随手捏了个法决,指尖燃起点点的蓝光,犹如鬼火一般。同时抽出挂在腰间的却邪,持着在丛林中穿行。

 

安静的环境总是让人容易陷入回忆。叶修忽然想起在那场充满鲜血和硝烟的战争之前,他也曾像这样,专门逃掉魔法课蹑手蹑脚地穿过树林,去寻找早已约定的恋人。

而那个人总是会拿着一本暗红色烫金笔迹封皮的魔法书,坐在树下安静地翻看,淡金色的短发在树梢漏下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像极了传说中的圣子。

叶修那时候总是摩拳擦掌地躲在树后想吓他,而恋人总是会敏锐地发觉到他的气息,伸出小小的四翼淡蓝色翅膀,眉眼弯弯,冲着树下的他促狭一笑,勾了勾手指。

“过来。”

 

那时的他们,一个未曾冠上斗神之名,另一个也未曾堕落。

年少的爱恋总是会如冬日的阳光一样温暖又安静,没人知道,大天使长同叛徒也有过一场细水长流的恋情。

 

叶修略有些自嘲地笑起来,晚风吹走了灼热的酒气,吹到心底有些泛凉。

他忽然想起张佳乐堕落的时候,有女天使在战场的另一边声嘶力竭地哭着喊。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其实他也很想问问。

问另一个人,问一个永远都在笑的人。

喻文州,你为什么要走。

 

叶修敛了敛思绪,用剑撇开最后一道荆棘。在看清眼前的空地的时候,心脏仿佛被大锤撞击,让他狠狠地愣了下。

地上铺满了血红色的玫瑰。

一朵一朵,在本不应该开花的地狱铺满了整个地面,娇艳的,仿佛还滴着清澈又美丽的露珠,犹如地毯一样,席卷了整片心房。

玫瑰上有个人正坐在角落里拎着本书闲闲地看着,听见沙沙的脚步声,微微抬起头,就看见穿着蜿蜒白色神袍的叶修,一脸的错愕神色,背后纯白透着圣光的六翼在背后轻轻地舒展着。

“你好。”

喻文州温和地笑着,眼底隐约透露出几分不明的意味,像是怀念,又像是悲伤。

在他身后,深黑色的羽翼也伸了出来,抖落几根羽毛,同天使一般形态的模样和不同的颜色安静地阐述着他堕落的罪行。

 

 

6.

 

叶修走近点低头,才发现那些他以为的鲜花,原都不过是用纸折的。

折的人明显是有心,不然也不会做得如此栩栩如生。只是数量如此庞大,他竟不知喻文州也如此耐得下心。

在他的认识里,喻文州一向是不会做无用功的事的。

 

叶修小心翼翼地踏上花海,不知是残留的酒精驱使还是记忆重叠的复杂心情。他看着那个含笑坐着的人,一步步走了过去。

所经之处,步步生花。花海淹没了两个人的身影,昏暗的夜色和树影遮住了这一片红得绚烂的花海。

叶修在距离喻文州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低头凝视着堕天使依然俊美精致的面庞,眼底一片平静。像是掩饰着心情,又像是漫不经心的质问。

“你竟然也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喻文州像是毫不介意话中的刺,化柔为刚,笑吟吟顺着说。“我在等人。”

叶修的翅膀抖了抖,他也笑了。

“等谁?”

 

晚风乍起。

树影憧憧,枝叶肢解了细碎的风,哗哗地作响。这一地的玫瑰也不能免俗,有几朵轻飘飘的被吹得乱了方位,却仍然缀在一片彤色的海洋之中。

喻文州站起来,绽开六扇如墨色漆黑的羽翼,同叶修面对面地对视着,直直地望向他的眼底,眉眼弯弯,仿佛有微光星辰陨落其间。

“等你。”

 

叶修心中一悸,有些吃惊又难掩矛盾的刚要开口,却见喻文州上前一步,“唰”地一声完全展开六翼,将两人完全包裹其间。而叶修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瞬间一片黑暗,刚想说些什么,嘴唇就被一个温柔如同羽翼拂过的吻堵住了。

“送你的玫瑰。”

喻文州的声音轻得近乎听不到,尾音也被吞在了这个久别重逢的亲吻之中。

 

 

美丽的玫瑰花海在晚风中拂动,竟也形成了一片波浪形犹如潮水。

纯白的羽翼被墨黑的包裹着,同样在风中瑟瑟抖动,色彩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7.

 

叶修忽然想起有一年他们还年少的时候,他曾从一位去过人间的天使少女手上见过玫瑰。

那时的蓝雨和嘉世学院隔着整整一片森林,在某次同喻文州的约会时,他有些兴味盎然地给他讲起了这玫瑰的寓意和外形,他知道喻文州也不曾离开过天界,当时也只是笑着逗他。

“怎样,喻大大到时候也送我一朵?”

喻文州那时候只是笑,在暖暖的阳光下把同样靠在树上的人揽过来。

“一朵怎么够。”

那声音低悱缠绵,诱惑得叶修心跳漏了一拍,抬眸看见精致的脸庞,张嘴去咬他下巴。

 

只是当时还年少。

这种年轻时经历的故事,后来的叶修想起来都觉得荒诞又令人发笑。

 

后来战火燃起,他曾抱怨过战事辛苦不愿参战。时任蓝雨指挥官的喻文州知他懒散,也只得狡黠地偶尔给予些抚慰。但毕竟聚少离多,没多久,五个月不曾见过喻文州的叶修就接到了副官的报告。

喻文州带领蓝雨全队,堕落。

有时这种事情并不是自己能抉择的,他一直想要去见见喻文州,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而直至最后一役,六星光牢竖起的同时,叶修看见那个人还是十分温和地微笑着,曾经的金发蓝眼变成了黑发黑瞳,曾经同他一样纯白的羽翼尽数染黑。

那些都是他堕落的证据。

至此叶修终于死了心。

 

 

8.

 

天使们走的时候,作为迎接他们的人,喻文州依然是去送了。

叶修挂着提不起干劲的笑容,纯白金边的神袍松松散散地套在身上,半点没天使的样子。而他身旁的喻文州,若不是已经堕落,标志鲜明,反倒比他更像一个大天使长。

 

“多谢款待。”

客套的几句公式化言论说尽,叶修一挥手,身后的天使们尽数转身离开。而叶修在最后,刚想要转身走的时候,背后却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有点匆忙,即使还是一贯的平静,但叶修却能听出几分急促。

“怎么了?”

叶修转身,还未等看见喻文州,手就被扯了一下,掌心放上一个东西。

他眨了眨眼睛,颇为不解地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笑了一下,松开他的手。

“……欢迎大天使长再来。”

 

叶修也笑了,没再留恋,展开闪着微光的六翼转身离开。

身后似乎传来黄少天好奇问喻文州那到底是什么的声音,只是他没有听见喻文州的答案,但他也能知道手心里究竟放着什么。

 

那是一朵小小的,并不是那天所见的纸质,而是一朵鲜活的玫瑰花。

 

 

——你是我的那一朵玫瑰。

 

——而你,是我最锋利的剑。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那个身影消失不见,勾起一个笑容转身,淡淡地招呼着黄少天,“走了。”

“诶?”黄少天错愕了下,马上地反应过来,跟上他的脚步,“队长我跟你说啊老叶这家伙这么多年还是一点没变,你说他住这几天祸害我多少啊还欢迎他……”

 

当年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耳边黄少天喋喋不休,喻文州抬起眼眸看着地狱亘古不变的,如同染了一层浓墨的天。

 

是欲望。

那份想得到叶修的心,至使他最终跌落。尽管不曾后悔,却也曾在无边的黑暗中,默念着他的名字。

 

那份感情,是喻文州的原罪。

 


END


评论(23)

热度(170)

  1. 毛领的痴汉^_^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2. 汪叽家的兔几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