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三 猫又(上)

※虽然是喻叶主场但是我会刷周叶肉的你们造吗……不恐怖的一章,几乎全部都是感情线。

※私设众多。慎?呜呜呜总感觉写崩了。这么多天没更完全没手感,才写了不到3K。

一切看不懂的私设会在小番外里解释。[]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下+小番外)


-----------------------------------------------------------------------------


第三章 猫又




自从屋里又多了一人一猫,叶修感觉挤了不少。

譬如……

 

“我靠靠靠靠叶修你有种别跑!”

后来黄少天爱上了打游戏,正好叶修课也少了下来,索性就多买了个电脑俩人携手上线坑队友。

不过一般情况下,叶修都是一个人坑队友的。

 

所以经常就可以听见不用呼吸自言自语无CD的黄少天在那里念叨。

 “这队友神坑啊?我靠,还给人家送人头,会不会玩啊。”

“叶修叶修,你在对面阵营吧?过来给我送个头。”

“靠靠靠靠靠我又特么被队友卖了,这谁啊,君莫笑……卧槽叶修你大爷!!!”

 

然后叶修就特别淡定地叼着烟从笑嘻嘻地操纵着君莫笑从黄少天的角色——夜雨声烦身上踏过去了。

“走咯~”

 

或者是……

 

“我靠叶修你干嘛在我洗澡的时候进来——”

“你又不是人,洗个毛毛。”

“鬼也是有鬼权的!”

“啧。”

 

……诸如此类。

 

喻文州趴在桌子上抬起肉垫的爪子打了个哈欠,身后毫不掩饰的两根分叉的尾巴在空中晃了晃。

对面的叶修明显还没睡醒,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明显得很,正在一边打哈欠一边从桌子上拎起片涂满黄油的吐司,坐在对面的周泽楷又安安静静地把第二片面包抹上了黄油扔到了叶修的盘子里。

“看吧你昨天还是没能熬夜熬过我。”

黄少天也咬着片吐司,斜眼看向叶修。他其实并不需要吃东西,但黄少天总是在坚持这种做法是一种乐趣。

“……啧。”

叶修咂了下嘴,“废话,你又不用睡。”

“哈哈哈哈,输了就是输了,别那么多理由啊老叶。”

“闭嘴。”

 

周泽楷漆黑的眼眸在俩人身上转了转,把最后一片吐司放在喻文州面前,抿嘴笑了。

喻文州慢悠悠地舔了两口黄油。

 

“老叶啊老叶,晚上再一起去打呗。”

“还想被我卖?”叶修略带笑意地调侃他。

“靠,你敢卖的话我就弄死你!”黄少天奋力威胁。

“得了吧,我可不想殉情。”

叶修凉凉地说。

 

猫的听力很好,俩人吵闹的声音听得尤为清楚。喻文州听着听着都不免要笑了。

这叶修,还真是老样子……

记忆中少年清澈讥讽的眼神仿佛和眼前的青年重叠,喻文州看了一会,低头专注地吃着面包。

 

 

 

 

早春三月,莺飞草长。

 

 

隐约有伶人小调的声音从大厅传来。喻文州看了看拐角尽头镂花小窗外的日光,转身推开旁边的门。

 

黑色与红色交织的颜色遍布了整个房间,厚重的长绒洋布遮住了所有的光。在这种明媚的春光中,屋里竟然还是点着蜡烛的。

昏暗的烛光模模糊糊地照亮了深处床上的女人,火光勾勒出妖娆又光洁的身段。她仿佛是听到了一点声响,抬起头对上喻文州含笑的眸子。

 

“……主人。”

女人暧昧地低声道,舔了舔沾满了血迹的嘴角。松开了床上早已血肉模糊的尸体,随手伸出涂着丹蔻的手指在上面掏了掏什么东西,拿在手里,不着寸缕地爬下了床。

即使是被喻文州注视着,她也毫不拘泥,踩着同样绣着大红牡丹的绣花鞋走到了喻文州面前,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给。”

 

喻文州勾起一个笑意,赞许地点了点头。

“不错,你继续吧。”

言罢,捏了捏手上依然带有余温的心脏,脏器上还蜿蜒着血,随着手指的用力因为挤压有些微微变形,像是流水一般顺着白皙的手腕滴在了地上。

女人点了点头,身上的血肉慢慢流下来,沾湿了绣花鞋,转身往回走去,每一个步伐都在地上留下了鲜红的血迹。

 

喻文州拿着那颗属于人类的心脏,转身推开门,身后忽然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像是骨头碎裂,又像是牙齿咀嚼血肉一样的声音,其中还伴随着女人低低的,满足的叹息。

“记得收拾干净你的房间。”

他没扭头,丢下这么一句话就阖上了门扉。

 

 

 

据说,妖生吞九十九颗人心就能变成凡人。

喻文州自然是不信这种鬼话的,不过隐约地,忽然想起那朵并蒂莲在风中摇曳着所说的话。

 

——“其实我想做个凡人呢。”

那株莲花这么嘟囔着,把石子抛入居住的深潭里。

 

当时的话,不知怎么的,就记住了……

 

喻文州随手在已经沾满了血迹的前襟上擦了擦手,下意识地舔去嘴角染上的血迹。

可惜,那个人再也看不见了吧。

 

 

 

下午来的客人大多是餍足之辈,饱暖思淫欲。尽管是一家小县城的青楼,客人倒也是不少。

喻文州刚开了窗子,就听见楼下吵吵嚷嚷的,低头疑惑一看,就看见了自家的外面招客的姑娘正在跟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小少年拉拉扯扯,少年身边还站了个年龄稍长的人,一脸平静又无奈地看着俩人。

喻文州的眉头跳了跳。

 

“哎呀,小哥干嘛就只找我们楼主啊……”

女子咯咯笑着,纤细的手指柔若无骨一般攀上叶修的领口,抖落些细碎的香粉。叶修挑了挑眉,叼着根绿茎,稍稍长开仍然青涩的脸庞上的笑容如春风和煦。

“据说他比较帅。”

充当叶修背景的周泽楷内心点点点点,默默叹了口气。

喻文州忍俊不禁。

他折了枝桃花,轻轻巧巧往楼下人脑袋上一扔。少年正胡侃着,一根突如其来,嫩绿色长着两三朵桃花的桃枝就丢了下来,蹭了几瓣花瓣飘在他的肩头。

叶修咦了一声,抬头望去,正好对上楼上斜倚着窗台,笑意吟吟的翩翩青年。

 

“让他们上来。”

 

“真是……楼主干嘛还特地跑出来。”

女子见了这一幕,有些忿忿地扁了扁嘴,伸出纤长的指甲勾了勾叶修宽松道袍的领口,出他白皙又漂亮的锁骨,挑起柳眉,非常不爽地看了俩人一眼。

“跟我来。”

说完,转身就往楼里走去。

叶修慢悠悠地接受了突如其来的变动,拢了拢衣服,顺便含笑看了一眼周泽楷。后者点点头,走上前去同他并肩往里走去。

 

 

等到三人进去,刚攀上二楼楼梯,就有个翠衫的女子匆忙跑过来跟领头的女子窃窃说了些什么,那女子沉吟了一会,招手把翠衫女子打发了下去。

“怎么了?”

叶修问。那女子才如梦方醒,转身抱歉地冲他们笑笑,抬头看向了周泽楷。

“方才楼主说,他只邀请了……”她目光游离到叶修身上,“这位公子一人……”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

“所以说,另一名公子怕是去不了了,真是对不住,会让姑娘们好生伺候着公子的。”

 

“不……”周泽楷摇摇头,不知是在否决对方只带走叶修还是在拒绝女子所谓的“好意”。

叶修自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蹙起眉头,不动声色地背了背手,在看不见的地方轻触了下周泽楷的手,示意对方安心。

“别担心,师兄。”

叶修偏头笑了笑,周泽楷还有些犹豫,看到对方眼里的坚持,也只能轻吐了一口气,勾住那根让他安心的手指,交缠了一秒后迅速地放开,声音无奈。

“……那……早点回来。”

 

 

当叶修终于累死累活地跟着那女子拐到了一件房门前,已经过去了半盏茶的时间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家青楼居然也能这么大。

女子笑了笑,打开了门,在叶修还在弯下身子粗喘着气的时候一把把他推了进去。

叶修没防备,就忽然被被推了进去,一个趔趄就险些摔倒,所幸被一个怀抱稳稳地抱住,他眨了眨眼抬起头来,就对上一双浅金色的瞳孔。

喻文州拥着怀里清瘦的少年身段,叶修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胸腔里传来的隐隐震动。那是心脏强烈跳动的声音。

 

叶修马上就认出来这人就是刚刚在楼上抛下花枝的那人,他稳住身子,从喻文州的怀里脱出来,喻文州也没阻挠,笑吟吟地看着直起身子站在对面的人。而叶修也在看着喻文州,俩人的距离近到他可以非常清晰地闻到对方身上洗不去的血腥气和妖的气息。

俩人都没有说话。

 

喻文州看着一脸平静的小道长,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转身坐到桌子旁边,斟了两杯茶。

茶水温热,发出浓厚的香气。叶修也没客气,径自在他对面坐下,刚坐下,喻文州就把另一杯茶推了过来。

“敢问阁下有何贵干?”

喻文州捧着茶杯,眼睛弯成月牙。

“呵,楼主客气。”

叶修抿了口茶,唇边充盈着一抹笑意。。

“此次前来……是来问,你到底把林家少爷藏在哪了呢,猫又?”



TBC



评论(43)
热度(168)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