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二 冥婚(下+小番外)

※其实自己写着写着都觉得蛮扯的XD一点都不恐怖都在刷感情线。

喻队小小地出了个场,下一章是他的主场√

#一大早爬起来改文的我一定是黄叶真爱#


黄少对叶神的感情……怎么说呢,挺复杂的。并不只是单纯的喜欢,后续慢慢继续培养吧x。顺便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像叶神和黄少这种情况怎么酱酱酿酿…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第二章:冥婚(上) (中)


-----------------------------------------------------------------------------


叶修多希望这是一个梦,梦醒后,就能回归如初。

 

他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还是亮的,透过窗户可以看见火烧云在天边绚烂的颜色。

屋子里是暗的,透过黯淡的微光。叶修昏昏沉沉地看见一个男人,身后有着奇怪的阴影。站在窗口,好像是察觉到他醒了,转过身来关切地低下头。

“你怎么样?”

他声音好听又温润,在这种时间简直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叶修喘了两口气,急切地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人又顿了顿,没说话。

半响之后那个温柔的声音才又响起来,“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里好像是在办婚礼。但是又好像有点不一样。”

叶修怔了怔,婚礼?

“这里闹鬼,先不说了,我们快走。”

“……走不了了。”

男人的声音中有一点点苦涩,叶修竭力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他身后的两团阴影到底是什么。

 

……那是两个小孩子。

之前叶修看见的是他们的脑后,所以看见的是漆黑一片,在男人说完话后,那两个小脑袋转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叶修。

两张小脸隐隐透着金纸一样的颜色,一点血色也无,嘴上却涂着如血的颜色。

一个领子是绿色的,一个是粉色的。

 

童男童女。

叶修抖了抖,往后缩了缩身子,胳膊却被小小的冰凉的手抓住了。

“陪我们玩嘛。”

小孩子天真又瘆人的笑声从背后响起,叶修有些惶恐地再次看向那个男人,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太荒谬了。

黑暗再次来袭之前,叶修恍恍惚惚地听见外面奏起了哀乐。

 

婚礼开始了。

 

 

 

“吉时到——”

一个声音凄厉地喊起来。黄家的前厅人不少,一字排开在两边,一直退到院子里。

屋子两边高高的香炉燃起点点青烟,散发出檀香的气息。

 

叶修醒来之后就晕晕乎乎地被人扶着,脑袋上披了个大盖头,头上也沉沉的,配着身上大红的繁复花纹的嫁帔,不用猜也能知道肯定也是一堆饰品凤冠之类的玩意。

搀着他那人手很凉,毫无温度的冰冷。叶修间或低头扫了一眼,只能看见自己的手下托着一只苍老而且皮肤松弛的手,颜色很白,泛出点铁青色。

不知道走了多久,叶修想着大概是快到前厅了吧。因为他闻到了越来越近的哀乐声和越来越香浓的气味。

 

长时间的恐惧在心间已经变成了麻木。

即使是什么婚礼也没有过播哀乐的,而且一片的死寂让叶修感觉到了满满的不寻常。

“请新娘——”

那个人又尖着嗓子喊了一声,语调怪异,隐隐地有着一点违和感。叶修皱了皱眉毛,忽然被一股怪力扯着往前踉踉跄跄地走,他还未吃痛,那只苍老的手把他拉到地就又突然松开了。

 

四周一片寂静。

连那只手也不见了,叶修低着头微微佝偻着身子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眼里能见的只有帕子里面的鲜红颜色和地上的一小块青瓷色的古砖。

他可以感觉到大厅里有很多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却动弹不了。由于心理作用,他甚至觉得现在如芒刺在背,所有人都在盯着他。

 

到底发生了什么?

疑惑和恐惧扭曲地梗在喉头。叶修听到身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低头一看,就看见了一双红鞋。

红色的布鞋。

脑海中的记忆开始翻滚,那夜窒息的感觉似乎又扑面而来。

 

——那个绕着槐树的红衣人。

 

叶修整个人如置冰窖,身体僵硬。那双红鞋在地上迟疑了一下,转了个身,叶修可以很明显地看见他背后有一根长长的硬木条从暗红色的绣纹下摆伸出来。

【因为死人站不住,所以需要一根木头支撑着身体。】

好像是好几年前从网上见过一张冥婚的图片,虽然后来那张图被揭穿说是假的。但是那阴森的背景却牢牢地印在了叶修心底,自然也就记住了那些描写。

哀乐还在继续,叶修的肩膀覆上一只冰冷的手,他的神经麻木着,被强行扳过身,好像是正对着正座。

 

“一拜天地——”

那个怪异的腔调突兀地响起,四周一片寂静更凸显了点阴森恐怖。如果叶修现在能有心情的话估计会嘲笑这种奇怪的说辞,但是此时他也就只能被一个大力死死地按着,不得已低下头。身边那个人有些迟缓地好像也弯了弯身子,木头和脊梁骨摩擦着衣服沙沙作响。

 

檀香薰得人有点发昏。

“二拜高堂——”

叶修又被掰了过去,转了个身的时候脸上的帕子隐隐约约有点掀起,叶修可以看见主座上坐着两个人,被按下头之后可以看见一双畸形娇小的穿着绣花鞋的脚,它的主人坐在左边,右边则是一双黑色布鞋。

两个人的脚都没有着地,软软地搭在椅子腿上。

就如同死去了一样。

 

叶修忽然惶恐起来。

“放开我——”

但是没有办法,那个诡异的声音还在耳边继续,平直毫无起伏的语气高亢又凄厉。

“三拜——”

叶修被调转身子,看见对方的足尖也慢慢地转了过来,后背被狠狠地压了下去。

 

 

满室寂静。

身子被压了一半,那声叫喊也戛然而止,如同被人扼住了嗓子。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身后那只手没有再使力,也没动,就这样贴在他的背上,仿佛时间定格。

 

发生了什么?

叶修也不知道,被蒙在盖头里,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沉默了很久,他直起身子,身后的手也随之被往后抵了抵。叶修试探着伸了手去探自己头上的盖头。

……可以动了。

红色的盖头被他扯落,眼前豁然开朗。但是下一秒所看见的世界却让叶修感觉寒意更盛。

 

红色的马褂,红色的长衫,红色的布鞋。

同那晚一样的装束,唯一不同的是那人的头发被好好地梳在了脑后,毡帽也端端正正地戴在了头上,露出一副俊秀却毫无血色,微微泛青的面无表情的脸。

他的眼神无光,一看就是死人的模样。身后被木棍支着,稳稳地站在原地。

四周的人,也全都差不多。面容呆滞,睁着无神的眼睛,穿的全都是古代的正装,也一看就是死去多时。

寒意从心底慢慢地涌上来。

 

檀香还在慢慢地熏着。

刚刚跟他拜堂的是这个人,这个刚刚还动着的死人……

叶修颤抖着,怪不得他一直觉得整间屋子都是如此地安静,因为本来从一开始,整个屋子里……就只有他一个活人。

 

“……黄少天。”

他一字一句轻声念出对面站着的人的名字,脑袋有点晕眩。被人一把搂在了冰凉的怀里。

他的指甲很长,抱着叶修,在他并不算很厚的霞帔背后用指甲尖漫不经心地划着,俩人离着近了,叶修可以闻到黄少天身上淡淡的腐臭味。

 

“嗯,我在。”

 

 

 

没多久,叶修忽然被人粗鲁地扯出来。

黄少天有点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向后仰倒,勉勉强强支住了身子。在定睛看清来人是谁之后,颇为不满地撇了撇嘴。

“碍事。”

 

周泽楷没出声,把叶修往后拉了拉,俊秀的脸上满是恼意。

叶修被裹在温热的怀里,眼神渐渐有了些焦距,闻着异常熟悉的气息,有些恍惚地问道。

“……小周?”

搂着他的腰的手臂紧了紧。

 

清脆的拍掌声轻轻响起。

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袍,看起来就很舒服的男人从前厅走过来,一边鼓着掌一边走到黄少天身边,眉眼含笑,转过头来看着叶修和周泽楷二人,手上动作方停。

“真是场好戏。”

叶修听着觉得耳熟,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你是……”

“这场婚礼,还满意吗?”

男子眼眸弯弯,气质温柔。“可惜被打断了,少天一定很难过。”

“……是你。”

叶修想起,火烧云之下看不清面目的人,对着他说“这里要有一场婚礼”的人。

 

“我叫喻文州。”

那个男子如是说,音调低沉又温和。

“要听故事吗?”

 

 

 

黄氏是这个村子里最大的人家。但一直人丁稀少。直至有一年,黄家夫妇终于老来得子,取名少天,盼他光宗耀祖。

黄少天却少多疾病,直至弱冠之后没过几年的严冬,没能再挨过去。

头七过后,家中总是多发怪事。黄家就在邻村找了一户穷苦人家,谈定了让那家的姑娘嫁给黄少天,好让他好好安息。

但一切准备妥当的前一夜,新娘却同情夫一起逃了。

而第二日……黄少天回门,全村上下一百四十口,全无幸免。

从此这里就成了一个废村,怨气冲天,鬼嚎遍野。

直至百年后,黄少天再引着他们来到这里——

 

 

“为什么?”

叶修看着黄少天,后者面色苍白,嘴唇却如血艳丽,微微笑了起来,莫名地诡谲起来。

“为什么要跑呢?明明都收下了我的东西。就这样……一直跟我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摇了摇头。

 

叶修忽然挽起长长的嫁衣,慢慢地走到黄少天面前,皱起眉。

“为什么?”

 

“为什么?”

黄少天重复了一边他的话,温柔又悲哀地看着叶修的眼睛。

“你能理解……生来就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吗?”

 

 

能理解吗?

从小开始,就一个人躺在床上,日复一日地看着白色的床帐和一小块窗户和之外的天地。

被人抛弃,被世界抛弃。

这样的心情……

 

“黄少天。”

青年沉稳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抬起头,看见叶修本来慵懒苍白的眼角不知道被谁抹了点胭脂,染上了些许漂亮的绯色,让黄少天想起幼时那个窗户外的种过一棵桃树,桃花开的时候,漫天纷纷扬扬的都是这样的颜色。

渐渐腐烂的尸身被叶修有些狼狈地抱住,即使是他,似乎也能感受到一点温暖。

 

“跟我走吧。”

 

 

 


半个月后。

 

苏沐橙被叶修一个电话飞过来,说要订个床。

“嗯?要买床啊。叶修哥你要什么样的?”

电话里的叶修沉吟了一会,也没说清楚,最后只决定了让她来他家先看看。

 

然后苏沐橙就像现在这样站在叶修家门口了。

敲了半天也没人开门,正当苏沐橙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问问的时候,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

一个看起来很阳光帅气的男孩子看到她,似乎愣了一下,笑着说了句请进,然后转头往屋里走了。

 

苏沐橙一头雾水地跟着进屋,没走两步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只黑猫的叶修,正看着电视,看见她进来,偏头懒洋洋地挥了挥手。

“哟,沐橙。”

叶修旁边坐着周泽楷,和她也认识,对着她腼腆地笑了笑。

苏沐橙点了点头,坐在叶修的另一边,颇为好奇地看着叶修大腿上团成一个团闭着眼睛的黑猫,“你新养的?”

“是啊,”叶修漫不经心地回答,顺了顺猫的毛,“叫喻文州。”

苏沐橙:“……”为什么感觉这么像人的名字?

 

一直没动的黑猫蠕动了下,眯了眯眼,微微露出金色的瞳孔,没搭理他。

刚刚开门的男孩子此时抱着一小盆葡萄走了过来,把葡萄放在桌子上,坐在苏沐橙的对面。

“唔。”

叶修皱了皱眉,想起有件事还没说,随手指了指刚刚坐下的男生。

“沐橙,床就是给他买的,你看一下。”

苏沐橙侧头看了看黄少天,对方弯了弯眼眸,特别热情地把手伸了过来,脸上洋溢着一个灿烂的笑容。

“美女你好,初次见面,我叫黄少天。”

 



 

第二章 冥婚。END




 

附赠小番外:

 

 

苏沐橙订的床还没到,叶修思来想去,最终决定了让周泽楷跟自己来睡,让黄少天和喻文州去另一间屋子睡。

为了此事,黄少天扯着叶修的袖子卖萌许久,还是无果。

废话,哥可不想在半夜醒了之后突然见鬼被吓死。

叶修叼着烟翻了个白眼。

 

还在那个古宅的时候他们就把黄少天的遗体烧了。

百年古尸虽然很带感不过果然还是太惊悚了。烧完之后叶修捧了个骨灰盒,带着一只猫和一个人还有一个魂儿就回去了。

骨灰盒被放在了客厅的电视机下面,某次魏琛来的时候还问他这是不是奶粉。

叶修:“……”

魏琛看不见的灵体状态的黄少天在一旁很努力地憋笑。

 

其实在之前喻文州就教过黄少天一个法术还是什么的东西,念了之后可以显形一段时间。当然,对于叶修来说,他俩都属于那种拜堂未遂签订契约的关系了,显不显形都没多大问题。

不过黄少天偶尔也会用这个玩玩,譬如说上次苏沐橙来的时候,譬如说现在——

 

叶修从睡梦中惊醒。

身边的周泽楷还在安静地睡着,夜依然很宁静。他忽然感觉有点口渴,揉了揉眼睛,翻身下床跑去客厅倒水。

水声在深夜的客厅尤为清晰,一口凉水下肚,叶修的大脑也清醒了不少。正想跑回去睡,忽然不知道从哪吹来了点凉风,让叶修颤了一下,打了个寒颤。

 

 

黄少天正趴在厨房的阳台上吹着风。

厨房这边有个观景台,围了一圈栏杆。叶修的房子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从上面可以看见依然还算是热闹的街道,远远的可以看见车灯和路灯连成一片海洋,驶没在寂静的夜里。

 

……这样的景象,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呢。

黄少天的胳膊支在栏杆上,安静地看着如漆的夜色。

 

身后忽然压上来一个东西。

黄少天吓了一跳,有些诧异地转过头,就看见裹着半边棉被凑过来的叶修,另外半边棉被被他甩在了黄少天身上,厚厚地把俩人包裹起来。

叶修指尖夹着一根烟,吸了吸鼻子,往黄少天那边挤了挤。

“过来点,我冷。”

“你凑着我不是更冷么,真是的,你智商下线了啊……”

黄少天摇了摇头,嘀嘀咕咕了两句,顺从地往叶修那边靠了靠,虽然并没有任何感觉,两个身子凑在一块,却还是莫名地安心了不少。

“你智商都删号了。”

叶修似笑非笑地扭过头,看得黄少天抽了抽嘴角。

“你不嘲讽我会死吗老叶。”

“会疯。”

 

黄少天:“……”

这对话好像在哪出现过。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没一会叶修就犯困了,即使后背倚着个冰凉凉的家伙,但是围在棉被里久了,身子也渐渐暖和起来。

“黄少天……”

叶修拖长了尾音,声音懒懒的。

 “你说你怎么不早遇见我啊,哥就可以早用哥的人格魅力感化你了。” 

黄少天斜眼看他,“那估计我也要被你气死了。” 

“说得跟你活着一样。”

黄少天:“……” 

虽然是事实,但是怎么那么想揍他呢? 



夜色微凉。 黄少天和叶修坐了下来,俩人坐在小小的阳台上,叶修一边抽着鼻子一边跟他聊天。 

“少天啊,你说如果没哥你是不是还会继续祸害人啊。” 

黄少天的身子顿了顿。 

“大概吧,我也不知道。” 

“那哥还是功德一件呢。”

 叶修笑嘻嘻地扭头看他,黄少天抽了抽嘴角,盯了叶修的笑容半天,最终还是特别无奈地往远处看了。 

其实自己当时也没想这么多,主意是喻文州出的。不过相处过程中,确实对这个人蛮有好感的。 后来他突然跑掉的时候,思绪和多年前重合,就不由自主地情绪激动了点。

 ……而现在。 到底是利用呢?还是真的挺喜欢他? 



黄少天不知道。 他转头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把头偏到了另一边,看着叶修的侧影,他有些迟疑地喊了一声。

 “叶修。” 

“啊?”

 叶修疑惑地把头转过来,额头上就被冰凉的触感碰了一下。

他眨了眨眼,看见亲吻了自己一下的,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眸。 里面似乎有些满天星光。 

“叶修。” 

黄少天喊他。 

叶修反射性地又应了一声。 

“有时间再来拜次堂吧。” 

黄少天笑着往他那里蹭了蹭,让俩人都缩在了被子里。 



番外END

评论(40)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