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二 冥婚(上)

※大半夜码这种东西我好害怕x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 (上) (中) (下)


-----------------------------------------------------------------------------



第二章 冥婚




火车轰隆隆的响,沿着青草丛生的铁轨一路蜿蜒前去。

窗外的郁郁葱葱的景色很快从视网膜上只留下一个残影,叶修在下铺的床头支着下巴看着外面,身体随着火车的晃动而左右摇晃。

 

上面的床板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没多久,周泽楷就爬了下来,坐在叶修边上。

“哟,下来啦?”

叶修漫不经心地冲他伸了伸手,周泽楷会意,从边上的桌子拿了烟和打火机给他。

没多久,白色的雾气就升了起来。

 

“小周啊。”叶修喊了一声。

周泽楷特别认真点了点头,样子可爱得让叶修忍俊不禁,他伸手揉了揉看起来乖巧的男孩子的头,同时吸了一口烟,呵出浓烈烟草气息的烟雾。

“跟哥出来玩开心吗。”

叶修笑得时候喜欢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一副狡黠又漂亮的样子。周泽楷最喜欢他这模样,有些难为情地赧红着脸点了点头。

“呵呵。”

如同揉不够一样,叶修又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

 

 

自打陶轩那事之后,周泽楷就跟他住一块了。

两个人住在教师公寓就不方便了,叶修托苏沐橙给他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两个人就在那里住下了。

周泽楷没有跟叶修说他的来历,叶修也懒得问,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寻根问底的人。而且周泽楷是个寡言的人,又乖巧又害羞,叶修对他也就多了几份好感。

后来苏沐橙抽中了个什么二人行旅游之类的东西,她课又紧,索性就给了叶修。叶修请了两天假,带着无所事事的周泽楷跑出去玩了。

——这就是俩人为什么现在在火车上的原因。

 

被叶修揉了两下头发,从来没怎么跟叶修特别亲近的周泽楷连脖子都开始泛红了,却还是试探着回应着蹭了蹭叶修的手心。叶修怔了一下,当下心头些许放柔,看着周泽楷的目光也开始温柔了起来。

“小周乖。”

正当气氛和谐时,车厢门被砰的一声拉开了。

周泽楷连忙缩回头,叶修也慢悠悠地把手撂下了,抬起眼来,就看见一个青年拖着行李站在门口,仿佛是没料到屋里有人一样有些惊讶又尴尬地站在原地,他的肩膀上还趴着只懒懒闭着眼的黑猫。

青年没过几秒就反应了过来,先进屋关上了门,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嘿嘿地笑了两声。

“不好意思啊。”

“没事儿。”

叶修叼着烟往后靠了靠,倚在床头,眉毛眼睛抬得很低,看起来懒洋洋的没干劲。

“我叫黄少天,G市的——啊这个是我的猫叫又又,它很乖的,不会很吵。接下来我们就要当十几个小时的室友啦请多指教!”

青年露出个爽朗的笑容,短时间内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周泽楷仿佛没怎么思考就冲着他善意地颔了首,叶修听了这么多话,迟疑地瞅了眼黄少天,对方特别开心地反看了回来,一双黑曜石一样的大眼晶亮亮的。

“……哦。”叶修说,“你好。”

 

“话说你们要去哪里啊?”

周泽楷又爬回了上铺,他本身就说不了话。黄少天对着他也就只能收到了一堆微笑和点头摇头,久而久之就决定转攻叶修,正巧俩人都是睡在下铺,于是黄少天特别果断地对着叶修进行了语言攻势。

“L山。”

叶修回答。

黄少天愣了愣,“诶,我也要去L山。你们晚上准备住哪?”

“嗯……山脚下有个村子吧。”叶修开始回忆苏沐橙给他现在正被他压在箱子最下面的旅行计划,然后就听见对面的黄少天问他。

“是不是X村?”

“对。”

叶修听这名字有点熟,想了想,点了点头。

“哇——”

黄少天惊喜地叫了一声,“想不到还能碰到同路的。”

叶修被他之前的一大片语言攻势弄得头昏脑涨,只是笑:“呵呵,真巧。”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回老家的,我老家在旁边的M村啊,你们要不要跟着我来玩?”

 

……说了这么多还以为他是X村的呢。

叶修扯了扯嘴角,断然拒绝:“算了,还是不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黄少天很是热情,笑起来两边脸颊有着浅浅的梨涡,很是可爱。况且他肤色白皙,又长得俊朗,皮相好的人一般很难让人心生恶感。

“来嘛来嘛,也差不了多远的。住我家还省了住宿费。我爸妈都很热情哦。”

“可是……”

“有什么可是嘛,话说你叫什么。”黄少天打断他的话,叶修答了一句,“叶修。”

“嗯,老叶我跟你说啊,现在旅游商都多黑心啊,你住那边肯定要花不少钱。来我家嘛,别不好意思。你要是真不好意思的话大不了给几个钱也行,不过我觉得我爸妈那种好客的人肯定是不会收的。”

黄少天砸下一大堆虚体化的语言文字泡,语气诚恳咬字清晰。叶修想了想觉得也是,心下也没好意思拒绝对方的好意,咬着烟冲着他笑了笑。

“那麻烦你了。”

“嗨,说什么麻烦不麻烦。”

黄少天摆了摆手。

 

兴许是被俩人聊天的音量惊醒了,那只一直趴在黄少天肩膀上慵懒的黑猫不知何时睁开了金黄色的眼睛,看着叶修。

叶修看了看那只猫,不知为何,总觉得它的目光含着一丝笑意,看得叶修心里有点寒。

 

“噢话说我早上起得太早了有点困……”

黄少天搔了搔头发,冲着叶修一脸抱歉。

“先不聊了,先睡一会。估计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到M村了,到时候你跟着我走就好。”

叶修点了点头,黄少天把肩膀上那只猫放下,后者眯了眯眼睛,乖巧地盘到了他的床头边,看起来和其他的猫别无不同。

 

叶修看着那只猫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算了,大概是最近精神紧张吧。

他背过身,捏着手里已经第二根了的烟,继续吞云吐雾。

 

躺在叶修上铺周泽楷看着天花板,听下面没有声音了之后,才微微阖上了眼睛。

 

 

 

果然不出黄少天所料,等三人一猫下了火车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可能是因为偏僻,从火车站到M村也没有车,叶修又没有手机,俩人只能靠着黄少天开着手机照明,一深一浅地走着山路。唯一庆幸的大概就是路并不是特别长,在十一点半左右应该就能到黄少天他们家。

 

叶修啧了啧,被周泽楷一路拉着走。

他体力一直都不怎么好,不过出乎意料的,周泽楷在这方面倒是蛮强的。即便是在这么阴暗的夜晚,被他牵着一路往前走,心里就开始莫名的踏实了起来。

黄少天在前面带路,间或也会提醒他们脚下有没有石子什么的,一路走得倒是也顺利。

 

M村倒是挺亮的,进了村子之后一路都能看见路上有点着红色的灯笼和路灯。他们顺着最大的那条街道,一路上碰到不少黄少天的熟人,黄少天也都笑着跟他们打了打招呼。

 

等拖着行李到了黄少天家,叶修早已经累得不行了,撑着膝盖弯着腰粗粗地喘着气,让一边的周泽楷心疼不已,轻柔地捋着他的后背给他顺顺。

“不行了……哥第一次走……咳咳,这么远……的道……”

黄少天也给周泽楷搭了把手,有些调笑地顺了顺他的后背。

“老叶,才这样你就不行啦。这也太快了吧。”

“呸。”

男人在快♂慢这种事情上总是特别在意的,叶修翻了个白眼啐他,黄少天也没介意,笑嘻嘻地就把他拉进了自家那个颇具古风的宅子里。

 

黄少天他们家是那种特别大的大院。

乍看其实还是蛮吓人的,不过一路上叶修倒也见这个村子几乎都是这种院子,来之前据说这边也是为了保护生态保护文物啊什么的,倒也没觉得特别惊讶。而且一进来到了堂屋之后看见的都是现代化家具,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

 

“爸,妈——”

黄少天一到堂屋就扯着嗓子大喊,顺便蹲下把肩膀上的猫放了下去,任它随意地跑进了屋。

没多久,一对中年夫妻就出来了。其中的黄少天的妈妈无奈地斥了他一通。

“你啊,你爷爷还在睡呢。别把他吵醒了。”

“噢,知道啦妈。”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凑到叶修边上,“妈,这是我带回来的朋友。他们来旅游的,家里还有客房没?”

“您好。”

叶修冲着黄少天的妈妈点了点头,周泽楷也有模有样地点了点头,又觉得自己因为不能说话做得不够,又鞠了个躬。对方显然对这种得体的家教很受用,绽开了一个笑容。

“哎呀,别客气。既然是小天的朋友,那你们就住在他旁边那屋吧。”

“老妈最好了~”黄少天抱住她,她还没说话,倒是另一边的黄爸爸伸手把自家儿子戳了下去,宠溺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胡闹。”

 

 

于是当晚叶修和周泽楷就住在了黄少天旁边的屋子里。

他俩分开睡的,一个睡在左边的屋子,一个睡在右边的屋子,黄家客房多,倒也清闲。

别看其他的屋子里面摆的都是现代化的家具,可能是因为客房经久不用的原因,里面的家具还都是红木的复古风,一看就是很有年头的东西。叶修是教中文的,看到这东西也是难得的亲切,洗漱之后躺在红木雕花的硬板大床上,一边嘟囔着这床怎么这么硬硌死哥了一边翻来覆去,心里念着醉花阴来催眠入睡。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

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一来二去,配合着红木家具传来的淡淡香气,也是睡了过去。

叶修的沉稳的吐息悠长,指引着一场没有梦境的睡眠。

 

 

夜深了。




TBC

评论(30)
热度(182)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