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一 眼(下)

※又爆字数了QAQ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第一章:眼 (上) (中)


-----------------------------------------------------------------------------



等叶修和苏沐橙回去的时候,晚霞都快散去了,染在天上剩一点红色的余光。

叶修点了根烟捏在手上,苏沐橙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两个人并肩走在马路沿上,旁边的路灯已经微微亮起,露出昏暗暖橙色的光。

再往旁边车水马龙,正赶上上下班的堵车,一辆辆汽车排成长长的流水线,远远望去一片刺目的红,刺耳的喇叭声不绝于耳。

 

叶修心不在焉地走着,手中挟着的烟静静冒着微红色的火光,不明不灭。半响抽了一口,吐出点烟雾。

“沐橙,你说她有错么?”

苏沐橙跟他并排走着,看着天空,心知他说的她是谁,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呵。”

叶修抖了抖烟灰,眼神平静地看向已经接近散去的晚霞,慢慢地嘟囔。

“……哥也不知道啊。”

 

 

 

人有什么错呢。

有的人总是在开始享受生命的时候被外力、他人夺去生命,不论你活着的时候在哪个方面是多么光彩,都会在一瞬间死去化为一抔黄土。对于那些死去的人而言,这不公平。

但人世间又哪有绝对的公平呢。

善人从不得有善报,恶人也不见得会有恶报。

人类啊,终究还是动物,无论建立起了多么现代化的社会,弱肉强食始终是生物中唯一的法则。

 

 

 

叶修坐在烟雾缭绕的小吃摊门口,看着对面苏沐橙细嚼慢咽。

这是他们高中的时候常来的店,后来也因为一点情况再没来过。只是没想到近十年过去了,这里居然没变多少,还是那个小小的店面,弥漫着浓浓的烟火气息,如果硬要说改变,大概就是多摆了个露天摊吧。

他们此时就坐在那个露天摊上,点了两份以前常吃的牛肉面。苏沐橙那碗加了不少辣椒和醋,远远望过去红彤彤的看得人心惊。

叶修深知她嗜辣,也就只能无奈地笑了笑,透过那个已经成熟了不少的女子,似乎回忆起她少女时埋头苦吃的样子。

真是难得的青葱记忆。

那段时间可能是叶修记忆中最温暖的时候。为了省钱,三个人只点一碗面,他同苏沐秋只吃一口,骗苏沐橙去把剩下的全都吃掉。当时的女孩子也是这个样子,娇柔的,小小的,对着面狼吞虎咽,碗里红彤彤一大片,用她当时的话来说就是——反正免费,不吃白不吃。

 

叶修轻轻地笑起来。

苏沐橙听他笑,停下动作,抬起头来不满地看他一眼:“还不快吃,一会凉了。”

 

“行,马上就吃。”

叶修磕了嗑烟灰,想再抽一口就把烟头扔了。

 

 

这时候突然从远处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个小子,穿着旱冰鞋,从远处直直地往这边滑过来。

“前面的人让让啊——”

八九岁的小家伙张大了嘴,扯着嗓子喊,完全控制不下来速度和方向,圆圆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叶修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撞翻了。

他撞过来的那一瞬间,叶修也没多想,抱住那小家伙的脑袋,俩人直直地往后面倒了下去。

 

砰的一声巨响,连桌子都被震了一下,叶修那碗面里的汤汁溅了几滴出来。

苏沐橙连忙站起来去看他俩怎么样了,就看见叶修正呲牙咧嘴地拉着那小子从地上爬起来。小男孩还穿着旱冰鞋,膝盖像是撞破了,也无暇顾及自己,一双瞪得大大的猫眼紧张地看着叶修。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没事儿。”叶修笑着回他,后背还有点火辣辣的疼,估计是蹭破了。一时也没表示出来,只是伸手用力地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多注意安全啊,小子。”

 

小家伙涨红了脸。面摊的摊主听见外面骚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了出来,气喘吁吁地跑到俩人面前,一看这场景,忙不迭地跟叶修道歉。

“真是抱歉啊!这是我侄子,来这儿玩的。您别多介意!”

“没事没事,”叶修摆摆手,“小孩子活力旺盛挺好的,注意点安全,别撞到自己就行。”

说罢,他还蹲下身子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眯了眯眼,手感挺好。

“今年多大了?”

小男孩唯唯诺诺,耷拉着脑袋,“八岁了……”

“嗯,正是淘的年纪。”

叶修眉开眼笑,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没事儿,你没事儿吧?哪里磕破了得赶紧上上药。”

“哦……”

 

店主无奈地搂过了自家侄子,“还不跟人说谢谢。”

“谢、谢谢您……”

“没事儿。”

“那……作为一个小小赔礼,您的面钱就免了吧,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呵呵。”叶修笑了笑,不置可否,“那谢谢了。沐橙,走吧。”

苏沐橙有点疑惑地看过来,“可是你这面……”

“不吃了。”叶修从口袋抽出根烟来,“我不饿。”

“哦,好吧。”她心知对方决定的事儿肯定不能更改,而且这面也凉了,“那等回去你饿了之后我再给你做?”

“嗯,行。”

 

叶修冲着店家颔了颔首,对方颇为真诚地冲他鞠了个躬。叶修笑了笑,拉着苏沐橙转身走了。

 

路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还不算全黑。叶修觉得后背的火辣褪去之后变得有点麻痒,倒也没跟苏沐橙说什么,一路拉着她走,心想回宿舍让魏琛方锐他们帮着上个药。

走了一会,叶修忽然感觉背后有点不对劲,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又来了,让他整个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终于,走到一个小巷子的出口的时候他顿了脚步,疑惑地问苏沐橙,“你有感觉到……有人正看着我们吗?”

“啊?”苏沐橙转头往后看了看,又迷茫地转回来看着他,“没有啊,怎么了?”

“……”

叶修握着她的手攥紧了点,眉头深锁。须臾,又慢慢地展开。

“……没什么,是我错觉吧。”

 

 

 

到了大学之后苏沐橙说要先回去准备教案。叶修看了看时间,倒也还早,估计兴欣那帮还没下班,也就跟她一块去了。

 

“老叶,你可算回来了!”

一进屋就被魏琛的大嗓门迎接了,叶修挑挑眉毛,“老魏,你那声音我在半里之外都能听见,是不是练了狮子吼啊?”

“呸,我要是练了狮子吼第一个事儿就是吼死你。”魏琛坐着办公椅转了个面,斜他一眼,顺手分过去个信封。

“谁寄来的啊?”叶修漫不经心地扫了扫只写了个收信人和他们办公室地址的信封,上面的字也歪歪扭扭的,完全看不出来是谁的。

魏琛又转了回去,“我怎么知道。”

“啧,是不是个小姑娘给我的情书啊。”叶修开始厚脸皮地夸赞自己,一边开着信封,耳边收获了魏琛嘲讽的嘘声。

 

诶?一张画纸?

叶修只看见了光滑的背面,一脸疑惑地把画纸翻了过来,当看到上面的东西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是一只眼睛。

画得很好看,几乎就像真的一样,透过画纸直直地射入叶修的心房,像是要看清里面的东西。

叶修毫不怀疑它下一秒就可以从画纸里脱离出来,眨着眼睛,注视着他。

 

眼睛的下方,还有一行歪歪扭扭却异常清晰的字。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哦。

 

 

叶修的脸唰得一下就白了。这双眼睛太像罗意的那双眼睛,她死的时候,眼睛也就是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

——一直,一直都在看着你。

“叶修哥?”苏沐橙见他脸色不太好,想凑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叶修却啪地一声就把画纸翻了过去,对着苏沐橙露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

“没事。”

苏沐橙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没选择再问,只是嘱咐了他早点回去休息。叶修点点头,捏着那张画纸转身出去了。

 

只是在经过垃圾桶的时候,他脸色复杂地闭着眼把那张画纸扔到了里面。

可是……他有一种预感。不会就此解脱。

 

 

 

果然,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不断地收到那幅画。

同样的内容,同样的字,甚至连字歪扭的形状都差不多。那双眼睛配着那行字,似乎在嘲笑他的自欺欺人。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哦。

一直,一直都……

看着你。

 

看着你的狼狈,看着你的挣扎,看着你的一切一切……

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

 

 

 

八月的最后一天,叶修最终没有收到那封信。

他松了一口气。

 

隔壁嘉世的刘皓却忽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站在门口对着办公室的人挥挥,“叶修在不在?”

看到刘皓,苏沐橙的眼里顿时流露出厌恶。

当初他们其实都是嘉世那边的,只是后来陶轩出差,嘉世那边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叶修排挤了出来,直到后来冯校见他们资历虽浅却学识出众,于是又把叶修和她又招了回来,组了个兴欣,由叶修当主任,和陶轩平起平坐。

而这个刘皓,当时就是叫嚣要排挤叶修最凶的一个。

经此一役,苏沐橙自然不会对刘皓有什么好感。

但是叶修也并没对嘉世那边表现出什么厌恶的感情,她也只好不能再说什么。

所以当刘皓来的时候,她扫了一眼,就冷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叶修看见那个信封,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他闭眼深呼吸了一下,才慢慢睁开眼站起身,走到刘皓面前接过那个信封。

“谢谢。”

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叶修虽然有些失态,但总不会忘了这个。

“哟,叶大主任……”

刘皓颇为诡秘地笑了笑,“下次可别再送错东西了。”

叶修淡淡瞟了他一眼。挂起了一个颇为嘲讽的笑容,“知道了,多谢刘副主任。”

叶修特意在那个副字上加重了音,他知道自己这个一起读博的时候的小师弟总是想着要等陶轩升上去了之后拿到主任的位子,可惜最为出类拔萃的叶修挡了他的道,所以他在排挤叶修的时候也是最为积极的一个。

这种人,总是不甘心只当一个副职的。

叶修这话戳中了刘皓的死穴,他哼了一声,没答话,转身就走了。

 

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其实刘皓这个人的学识也并不错,只可惜一心沉浸在了功名利禄上。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这个东西。

叶修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信封,迟疑了一番,还是慢慢地打开了。

 

旁边陈果他们忽然发现了什么,在小声的嘀咕。

“哎你们来看这个新闻,女大学生被杀,前段时间在停尸房内眼球被人挖走不翼而飞……”

方锐拖着椅子凑过去看,“我看看我看看,哎呦还真是,小半个月之前的事儿了,那时候就已经没了?”

“对啊……”

“哎,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好像是咱学校的吧?”魏琛点了支烟,陈果瞥他一眼,“熄了。”

“哎呦呦我的大小姐,不让抽烟真是会死人的啊……”魏琛愁眉苦脸。

“呸,我管你死不死。”

 

 

他们那边谈论得热火朝天。叶修面白如纸地看着手掌里的眼球。

纸袋里没有纸,但是好像是有东西,他到出来一看才发现是两颗黑白分明的眼球。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哦。

一直,一直都……

听着陈果他们的聊天,他想他知道这是谁的眼睛,上面的粘液已经干涩掉,握在手里有点滑,滴溜溜地转着。

……老师。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哦……

 

 

 

到底是怎么走出去的叶修已经不记得了。

恍恍惚惚间,他把那个眼球重新装了进去,像舍弃那些画着眼睛的画一样,扔到了垃圾桶里。

女生的音容笑貌似乎还浮现在眼前,但是下一秒,又变成那副血淋淋的头,流着血泪的大眼在直勾勾地看着他。

 

老师……

老师……

老师……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

 

 

 

不知道是走了多远,等叶修有意识的时候,已经站在之前那家面馆前了。面馆没有开门,东西也都收了起来,一片死寂,他就站在那里,顿住了脚步。

 

不知过了多久,旁边有两个妇人从他身边擦过,一边念叨着。

“哎,这店怎么关了?”

“你不知道……他们家那个之前在这头儿总玩的那个小孩子,说是店主侄子还是什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拐走了,第二天死在隔壁街巷口了,全身都是血,那个惨哟……”

 

 

 

不知道站了多久,叶修整个人都变得冰冰凉。手指冻木了,垂在身体两侧,毫无知觉。

身后有一双温热的胳膊缠了上来,搂住他的肩膀。

 

叶修没有回头,少顷,有些恍惚地地道:“……为什么?”

那端半响吐着热气凑上他的耳边。

“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他松开一只搂着叶修肩膀的手,向上游离,遮住叶修的眼睛。

叶修的视野骤变得一片黑暗。

那个声音还没有停歇,在耳畔呢喃着那一句话。

 

不知道就这样缠绕了多久,叶修的身子软了下去,昏厥在陶轩怀里。

陶轩抱着他,眉目都舒展开来,带着十分温柔又珍惜的笑意。

 

“……自从认识以来,我就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叶修醒来之后视野是一片黑暗。

眼睛似乎被蒙上了,光裸的胸前好像是垫在柔软的床上,背后传来的触感让他察觉到是有一个人在他的背上勾画着什么。

他的头脑昏昏沉沉的,之前的事情发生的事情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让他知道了那个人到底是谁。

 

“……老陶?”

他喊了一声。

 

那个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没过多久,陶轩愉快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了,“你醒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

叶修头痛欲裂,他现在已经很明确那些事情都是陶轩做的了。身体本能地开始对陶轩抗拒,身上像是被风吹过一样冒着小小的鸡皮疙瘩。

之前擦破的后背还没好,也不知道陶轩在干什么,原本开始长合有些麻痒的后背渐渐地生出了点刺痛。

“做什么?……”陶轩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似乎拿着什么东西在上面游离着,“……一份很好的礼物。”

 

“陶轩!”

叶修压低了声音,他鲜少生气,但并不意味着面对这么多事还能不认真。头晕目眩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他咬咬牙,一字一句地警告,“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知道啊……”

陶轩被他这么一吼,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那个小男孩,特别难弄,为了把他眼睛挖出来还费了点功夫呢,来,我拿给你看……”

叶修还没回应,陶轩就把他眼罩揭开了,一只手凑到叶修眼皮下面,里面还承着两颗圆圆的眼珠。

叶修回想起那个孩子的猫眼,怔了一下,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

“陶轩,你这个疯子!”

“是啊,我早就疯了。”

陶轩还是笑着回答,随手把那眼珠扔到地上,球体骨碌在木板地上的声音尤为清晰,他空出那只手死死地抠着叶修的肩膀,“从苏沐秋死的那天,你就疯了,我也疯了……”

陶轩的力气大得吓人,叶修本来就没什么力气,挣扎不开,瘫在了床上。

“把你赶出嘉世,你以为我没有参手吗?我想多看一点你的表情,绝望的,痛苦的……就这样一直一直看着你……”

陶轩描画着他后背的手还没停,叶修忽然意识到一丝诡异,“你到底在干什么?”

 

“给你的纹身啊。”

陶轩很天真地笑了起来,就像个小孩子,“你见过了画着眼睛的那幅画吧?很好看吧,我在把那只眼睛,一点一点地纹在你的身上,就像我注视着你一样……”

“……你疯了。”

叶修喃喃自语。

陶轩没说话,像是在专心去纹那只眼睛。少顷,叶修感觉他的手离开了后背,像是已经纹完了。

 

叶修闭上眼睛。

陶轩的脸好像是凑了过来,亲吻着他的额头,“叶修,你上次不是想看那个画吗?我告诉你啊,里面……都是你的画像。每一张,都是在我看着你的时候画的。我特别喜欢你……”

“那为了我去死好不好。”叶修仿佛很疲倦,冷冷地口出恶言。陶轩毫不在意,轻轻笑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每次你嘲讽我的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可以把你绑起来,这样你就可以永远看着我了。”

“不再是我看着你,你也要回应我一下……”

他忽然去抓叶修的手,叶修抖了一下,睁开眼睛,整个人就像是弹簧一样弹了起来。茫然地扫视了一下四周之后,他马上意识到这是陶轩的房间。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他忍住身上的酸痛,反射性地向门那里爬去。

只要出去了,出去了就好了——

陶轩意识到他想跑,脸色阴沉地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叶修——”

还没爬出几步,叶修就被扯得摔倒在床上,有些绝望地被他一点点地拉回来,他的力气极大,即使是叶修这样的成年男子,也踹不开他的力道。

 

等到叶修又被拉到他的面前,陶轩的脸才放柔了下来。

“你——”

刚说了一个字,他忽然面朝叶修倒了下来。

叶修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忽然发现陶轩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面容熟悉,是那天有过一面之缘的周泽楷。

 

周泽楷还穿着那身制服,手里拿着把刀垂在半空中,看见叶修投来的目光,忙扬了扬手里的刀展示了刚刚他把陶轩劈晕的刀背。

叶修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周泽楷沉默不语。

他顿时想起周泽楷不能说话,叹了口气,放弃了问这个问题的想法。然后他低头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晕过去的陶轩,“算了,先跟我把他捆起来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

 

 

周泽楷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根绳子,两个人合力把陶轩捆了起来扔到床上。叶修光着脚跳下地,但是却忘记了自己没什么力气,整个人差点软倒。亏了周泽楷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他的腰身。

 

叶修站稳了之后把周泽楷的手拍掉,突然想起刚刚陶轩还给他纹了个身,连忙转过身去,“你看看,这个能恢复吗?”

话言一出他也觉得这实在是有点荒谬,纹身这种东西,肯定是不能恢复如初的。果不其然,周泽楷盯着那个纹身看了一会,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

叶修的背后,纹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眼睛。倒也不是特别恐怖,只是莫名的有了些妖异。

 

“……好吧。”

叶修叹了口气。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你是怎么来的?”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还是执起了叶修的手,正准备开始给他写字。

 

 

 

“呵。”

床脚忽然发出一声笑,两个人一齐扭头看去,原来是陶轩在短时间内醒了过来,脸色不善地看着两人。

“叶修,你可算是把我摆了一道。”

“呵呵,多谢夸奖。”

其实叶修也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来的,只不过在这种时候还是要撑下气场的。

叶修斟酌了一下,看向周泽楷,对方轻轻点了点头把他的手放开。

 

叶修顺手提起放在床上的刀,走到陶轩面前。

 

“……你想杀了我吗?”

陶轩仰头看他。

 

叶修拿着刀面色平静,语气十分复杂,“虽然把你交给警察是最正确的做法,但是……”

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睁开。

“你应该也想死在我手上吧。”

 

陶轩凝视了他一会,泛开一个奇异的笑。

“对。”

“不会让你感受到痛苦的。”

叶修亮起刀子,陶轩恋恋不舍地看了他一眼,阖上了双眼。

“……那么再见了,叶修。”

那把锋利的刀冒着寒光,刺入了陶轩的胸口。

 

 

 

[你恨他吗?]

叶修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周泽楷伸出白皙的食指在他的手心上把鲜血划开,写出一行小小的字。

“……也许吧。”

叶修笑着,看向他。

 

“我想,很多事情都并不需要一个解释。”

“所以我也不会在意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重新认识一下吧,你好,我是叶修。”

周泽楷看着他的双眼,顿了顿,低头在他的手上又写了一行字。

[你好,我是周泽楷。]

 

 

 


第一章 眼。END


评论(54)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