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一 眼(中)

※其实我想多死几个人的。抹泪,但是好像篇幅会太多了。算了一个管够。

※其实这篇感觉是……主周叶?


全部目录

七日鬼论:

第一章:眼(上)


-----------------------------------------------------------------------------




也许你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但是扭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叶修最近就遇到了这样的烦恼。

和许多普通人一样,他以前也经历过,但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确是从来没有体会到的,像是被什么人用目光从背后剜着一样,连心脏都要被在苍白的日光下刨开。

但是事实上,每当叶修扭过头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长此以往,叶修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十分紧张的状态,甚至经常变得莫名其妙地恍惚起来。

 

“老师?”

秀气的女孩子捧着作业,站在讲桌边疑惑地看着叶修。叶修被这么一喊才回过神来,眼神闪烁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在下课答疑的时候走了神,“哦,你来问题啊。”

“是的。”

女孩子捧着厚厚的一本书,面对着这位俊秀的教授羞红了脸颊。毕竟他们学中文的,年级里又多是资历老的胡子花白的老教授,难得有这么一位英年才俊,气质又是难得的慵懒温柔。她们这堆小女生,天天的乐趣无外乎谈论他同其他科系的几位年轻帅气的老师。

 

叶修从她手里接过翻开页的书,漫不经心地往后靠在椅子上,看着上面的题。没过半响,又张口问她,“嗯……你叫罗意?”

这一问又把罗意胸口的大石头吊了上去。小姑娘的脸又红了几分,声音细细小小的,“对,立日心的意。”

“很好听的名字。”叶修笑道。

罗意感觉她都要被自己脸上的热度烫熟了。

 

没过多久,叶修侧了侧头,发现罗意红得厉害的脸蛋,怔了一下。

他顿感气氛有点尴尬,扯了扯嘴角,把书和自己都凑到她面前,“过来,我跟你说啊,这道题就你就这么回答……”

 

后面叶修说了什么罗意都没怎么听清,姣好的脸庞上染满了一层红晕,一刻少女心在胸腔里砰砰直跳。

砰,砰。

她同寝的如意就特别喜欢这位叶导,天天念叨什么青年博士学术天才之类的话题,他又是端的一派风流俊俏。

她虽然是叶导的学生,天天也只觉得这位虽然确实是学术渊博,可那提不起干劲的性子着实是不招人喜欢。

但此下,心中无限的爱慕在一瞬间涌动了出来,俩人靠得近了,她甚至可以闻到叶修身上薄荷沐浴露和淡淡烟草味混合的香气。


“脸这么红?发烧了?”

叶修讲了一半发现对方没回音,无奈地撂下了书宠溺地摸了摸对方的长发。虽然他没喜欢的女生,但是他对于这种妹妹一样的女孩子总是有着特别的宠爱,就像苏沐橙一样。

罗意发着呆,在过多的刺激下已经变得有点麻木,愣愣地点了点头,看起来一副傻傻的样子。

叶修又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姑娘出了什么问题,看来讲题也是听不进去了。叶修捏了根笔,给她把答案写了下来合上书又还给了她。罗意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是再一次彤云烧了满面,低下头忙不迭地边说谢谢边接了过来。

她握住书,叶修那头却没放。她拽了一下之后迷惑地抬起头,就对上了叶修那双澄澈又温柔的双眼。

“下次看见我别那么紧张,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说罢,他就松了手,罗意把书紧紧地搂在胸口,抿了抿嘴眼眸晶亮地看着他,刚想开口说点什么,门口处就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

 

“叶修,冯校找你。”

叶修抬头一看,是陶轩靠在门口,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这顿时让叶修回想起上次的事,俩人这么多天第一次遇到,不免有些尴尬,嗯了一声之后收拾收拾了教案,转头对着女孩子嘱咐了一句,“天这么晚了,赶紧回宿舍吧,早点休息。”

 

罗意一听这话,看了一眼外面早已黑黝的天色才如梦方醒,有些冒失地对着叶修鞠了一躬,“谢谢,老师再见!”叶修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只是笑,也没说话。

然后罗意转身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看见陶轩,对方扫了一眼她,侧了侧身让出个过道。她顿感有些尴尬,有些清澈的大眼移上陶轩的脸,明快地给予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陶老师也再见!”

陶轩浅浅地嗯了一声,目光也有些柔和下来:“再见。”

女孩子在得到回应之后特别开心,笑了笑就转身走了,身影也逐渐消失在了深远的走廊里。

 

陶轩扭头一看,叶修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叼了一根烟,正抱着讲义走下了讲台,走到门口:“让让,我锁门。”

陶轩往旁边让了让身,叶修啪地一声把灯给关了,一时间就剩走廊的光照着俩人。叶修把教案抱得更高了点,试图让手上的锁勾到门上的锁槽。

他正在奋斗中,胳膊上却忽然一轻,略一侧目,原来是陶轩把他的讲义拿了起来。叶修弯了弯嘴角,没了重物压着,手上很快地就咔嚓一声把锁扣上了。

“谢啦,老陶。”

 

陶轩没说话。

 

 

冯校喊他俩去也就是说到底谁带那个班的事儿。

叶修懒得折腾这个,就直接把名额让给了陶轩。冯校的青筋在脑袋上爆了好几根,勉强和颜悦色地同意,之后就先把叶修请离了。

叶修一边感叹着‘老冯真是喜新厌旧啊’,一边懒洋洋地走出门,佯作没听见冯校呸呸呸的骂声。

 

晚风有点凉,叶修拢着胳膊抖了两下,顺着路灯准备回教室公寓。

晚上的大学城里没有路灯照射的地方一片漆黑。虽然还没到熄灯的点儿,不过教室公寓和教学楼离学生公寓也很远,根本听不到那边的声音,所以叶修能听见的,只有呼啸的风声。

“……明儿估计要下雨咯。”

他嘟囔着,顺着有灯照着的地方往前慢慢走着。

 

宁静的深夜里,叶修走过的灌木丛中,忽然亮起了一双眼眸。

一直一直地,注视着他的背影。

 

 

 

叶修感觉很不舒服。

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又在翻腾,但是一转身,却什么都看不到。

一路上忍受着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当走到公寓门口的时候,叶修忽然停住了,站在风里大概十秒钟吧,又忽然猛地转过了身。

那双眼睛似乎没料到他会用这一招,所以叶修转过身来之后,可以看见有一个影子匆忙躲进了路灯旁边的树后。

 

叶修皱了皱眉:“出来吧。”

那个身影半天没反应,正当叶修叹了口气准备去揪他出来的时候,一个特别高挑的男生还穿着校服,从树后转了出来。

男生有些羞涩地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叶修面前,叶修盯着他的脸,挑了挑眉毛。

“你是哪个班的?”

男生没说话。

他执起了叶修的手掌,这让叶修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也没说什么。任由对方在上面用修长纤细的手指一笔一划地描绘出字。

“周、泽、楷……”

叶修轻轻念出来,抬起头之后看见周泽楷点了点头,又露出一个笑容。

“……你。”叶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着词句,“……不会说话?”

周泽楷再次点了点头。

 

……

叶修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也不知道这位是怎么考上这个大学的。如果是别的时候,叶修或许还可以安慰安慰这种有着残疾的人,但此时,也只能用严厉的公式化的口吻斥责着他的行为。

“半夜不回宿舍,跟着我干什么?”

周泽楷摇了摇头,他又抓起叶修的手,正顿着仿佛是在犹豫要写什么东西的时候,叶修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诶,这么晚叶修你还没回去睡啊?”

 

叶修扭头一看,原来是方锐。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去了,大晚上的扶着辆自行车正往这边走过来。

“你出去干嘛了?”叶修问。方锐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两声。

“这不是相亲去了么。”

“就你?废物点心,还相亲?”

叶修瞥他一眼,一脸不屑。方锐变了脸色,一本正经地冲着他嚷嚷,“哎老叶我跟你说你这就不对了啊,现在不是进入老龄化社会了么劳动力不足,党和国家在鼓励我们多生孩子多种树……”

“得了得了,滚吧你。”叶修摆摆手。

方锐见他不想聊这话题,嬉皮笑脸地问:“话说你这么晚在这儿又干嘛呢?等小姑娘啊?”

“去去去,等什么小姑娘,我跟学生聊天呢。”

叶修道,然后他就看见方锐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哪来的学生啊?你不是一直都一个人在这儿么?”

 

饶是叶修胆大,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也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突然感觉到,手上已经没有任何触感了。

他转回头,空荡荡的空气中,只剩下他的手还在空中悬着做出被握住的姿态,但是对面,却是一片虚无。

那个叫做周泽楷的学生,就这样在几秒钟之内,消失在了空气中。

 

 

 

自从那天开始,叶修就有点病恹恹的。

第二天下起了雨,也有可能是冷热不均,他开始不断地发起低烧,温度也不高,也都在38左右浮动着。苏沐橙一直都有给他拿药吃,但是也不太管用。

在苏沐橙担忧的目光里,叶修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啥大问题。不过发烧确实也给他带来了点祸患,譬如说嗜睡和头晕等,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更何况临近期末,为了不耽误自己带的班,他天天还准备着讲义上讲台讲课。

 

这天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叶修讲完了课也答完了疑。等到同学们纷纷散尽之后,他嫌办公室的道远,索性就拉了个凳子,趴在讲台上睡了。

 

这一睡就是挺久的。

叶修头晕,醒来的时候眼前都有点花,昏昏沉沉的抬起头来,朦朦胧胧看见教室学生座位上面也趴着个人。

“……这谁啊。”

叶修嘟囔着,揉了揉眼睛站起来,往前走去。

 

走到那人旁边的时候才发现那是个女孩子,脸侧在一边,只能看见背后的马尾辫。

“同学?醒醒,该吃饭了。”

叶修和颜悦色地道,那个女孩子趴在桌子上,像是睡得沉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啧,这可真是难办。

叶修抱怨着,脑袋里想着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我碰下肩膀也没关系吧——但是都明明都摸过了女孩子头的叶修大大试探着伸出手去,戳了戳那个女孩子的肩膀。

“同学?同学?”

还是没反应。

叶修索性把整张手掌覆在她的肩膀上,颇为不耐地晃了晃。

然后终于有反应了——是她的头。

 

女孩子的头,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就这么滚落在了叶修脚边。

那张秀气的脸叶修认识,是前几天问题的罗意。此时白皙的脖子处被一根细细的丝线拦腰勒断,头与身体藕断丝连,被叶修这么一晃,彻底地掉了下来。

罗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像是那天问题时一样羞涩又可爱的笑容,就这样滚落在地上,黑白分明的大眼如同活着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叶修。

本来就被切了一半的血管这下彻底地流了不少血迹出来,但因为死去多时,没有像在活着的时候被切下来一样喷涌,而是安静地潺潺流淌着,染红了半张桌子,顺着桌角留下来,留在她掉落在那里的头颅上。

鲜血映得那张脸顿生了几分恐怖,滴落在脸上如同泣下的血泪。

叶修这下盹儿是彻底醒了,苍白着一张脸色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他脚边的那张秀美脸上蜿蜒着鲜血,微微地笑着,看着他,仿佛在说。

老师,我们来问问题吧?

 

 

 

到了警局的时候叶修整只手都是抖的,浑身只觉得一片冰凉。

苏沐橙轻轻地拥抱着他,企图为他送去一点温暖。叶修仿佛恢复了一点神智,脸色有点难看地冲着她摇了摇头。

并不是没有见过死亡,只是冲击力太强,让他整个人一瞬间都有点崩溃。

代理这个事情的警官见他状态实在是不好,觉得就算问也问不出什么,索性就先让苏沐橙先进去问问话了。放任叶修一个人坐在外面平复心情。

 

叶修坐在外面,警局里来往的人很多,他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那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以一种极度残忍诡异的死法死在面前,其视觉冲击绝不亚于爆炸。

他缓和了半天也没能缓和下来,到最后只能轻声地啜泣起来,却没有眼泪可以落下。

忽然,一双温热的手忽然把他揽了过来,抱在怀里。叶修并不知道那是谁,只能死死地抓住来人胸前的布料,竭力地把头埋在里面。

不知过了多久,叶修稍稍缓和了,只听那人轻轻叹息,用一种奇妙又满足的腔调。

 

“……前辈……”

 

 

叶修抬头,只见整个警局的人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正以一个被拥抱的姿态,紧紧地相拥着一团空气。




TBC

评论(35)
热度(216)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