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七日鬼论之一 眼(上)

※秋日清凉系列。虽然估计不吓人。

※为什么我又开新坑啦T^T


-----------------------------------------------------------------------------




第一章 眼

 

 

阳光烘烤着整个世界。行人行色匆匆地走在街上,眼前似乎都要泛起氤氲的热气,风即使吹过来也是挟带着炙热的温度,人形和汽车如同透过火去注视一样扭曲了形状,蝉连叫都开始有气无力起来。

叶修刚是走到目的地,就出了一大身汗,被整个泡透的白色T恤裹在身上,湿透的额发也贴在脸上,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喘不过气来,在敲了门之后有气无力地靠在一边。

陶轩刚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他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叶修听见开门声,依着门框仰起头来,汗水顺着下颌流了下去。

“还不请哥进去?”他开玩笑道,声音都恹恹的。

陶轩起初有些哑然,感受到室外的温度之后抿了抿嘴,伸手把叶修拉了进来。

屋里开着空调,不冷不热。叶修一进来就大大咧咧地踩着拖鞋进去把温度调低,嘀嘀几下之后指数从25降到了18度,才站在空调孔处惬意地闭上眼睛感受着冷气的吹拂。

“你也不怕感冒。”

陶轩凉凉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他看着叶修一副“啊活过来了”的样子皱了皱眉,随手扔过去一条毛巾。

叶修嘿嘿了两声,把盖住头的毛巾扯下来裹在肩膀上。

“老陶,借下浴室呗?”

“你随便,还有,别在我家抽烟。”

陶轩嫌恶地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叼了个烟的叶修,后者耸耸肩不置可否,越过他奔着浴室去了。

 

没多久,不远的浴室传来哗哗作响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听得很是清楚。陶轩闻着对方留下来的烟味和汗味,摇了摇头,坐在了沙发上,双眼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修只穿着内裤晃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副死人脸的陶轩,身上还带着水汽,在接触到十八度的空调冷风时抖了一下,哆嗦着伸手戳了戳陶轩。

“喂老陶,衣服呢。”

陶轩被他这么一戳似乎回过神来,看着对方光着身子蹲在地上可怜兮兮的样子,本来压在喉咙里的痛斥又咽了下去,叹了口气。

“在我屋呢,柜子里自己随便找件去,别给我翻乱了。”

叶修哦了一声继续哆嗦着冲着里屋跑了。

陶轩坐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半响摇了摇头。

 

陶轩和叶修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他们是同届生,后来叶修因病留级了几年,陶轩就比他还有另一个人高了好几届,成了博士生导师的助手。再后来叶修读博的时候,他就成了叶修的导师。

他是个天才,叶修曾评论过。

对于陶轩这个人,他主修的是金融系,但是他本人还对画画有着极大的乐趣,在国内外也获过几次奖,算得上是年轻一辈的楷模。

叶修曾经有幸拜阅过他的几幅人物画,都称得上是活灵活现,令人赞叹不已。

 

从陶轩的屋子里叶修拽了衬衫和西服裤,叶修有点不情愿地看着那件革履的西服裤沉思,挣扎了半响之后还是穿上了它。其实他对于这种东西一向抗拒,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穿也没别的什么好穿的。

叶修穿好了之后,习惯性地想从裤袋里去抽根烟草,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才哎呀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真是傻了,这不是陶轩的衣服么,哪来的烟。

没找到烟,心情自然是不太好的。他漫不经心地抬头随便扫了扫陶轩的房间,里面是黑白两色,色彩感分明,倒有点奇异的压迫感。

他屋子里的窗户没关,一两缕风从外面吹进来,吹得桌子上只用镇纸压了个中心的画纸哗啦哗啦响。叶修好奇地咦了一声,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上面第一页干干净净地写着YX两个字,后面厚厚的几页好像还有点服饰绘画之类的边角被吹起来,可以隐隐约约看见一点,正当叶修想小心翼翼地拿下镇纸翻看后几页的时候,身后突然冒出一声巨响。

 

叶修扭头一看,陶轩面色不善地从背后看着他,脚边还落着个碎掉的珐琅花瓶。

被主人发现,叶修讪讪地把那沓画纸放了回去,然后转回来慢吞吞地走到陶轩身边,小声地嘀咕:“哥不就是想看下么……”

陶轩冷冷地看着他。

叶修不说话了,摸了摸鼻子,蹲下身去捡花瓶的碎片。一片片珐琅的碎片让他知道了这是上次院里的老王送给陶轩的清光绪珐琅彩器,但是既然已经碎了那也挽回不得,只能一边心疼一边捡着剩下的碎片。

陶轩也蹲了下来,看着他捡碎片,那阴郁的目光看得叶修头皮发麻,一没留神,手指被锋利的边角划破了个口子,深深浅浅地渗出血来。

叶修还没说什么,只觉得手指上忽然痒痒的,正翻起来准备看,就被陶轩一把攫了过去。

陶轩捏着那根白皙的指节看了一会,叶修有点不自在道:“哎你家有创可贴么——”话音没落,那根手指就被陶轩含在了嘴里。

叶修整个人就像被电到了一样,惊诧地看着一脸平静的陶轩。后者好似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一心一意地用舌尖轻轻触碰着叶修的伤口。

一股酥麻感从伤口处传来,叶修猛地把手指从对方嘴里抽出来,刚刚捡起的碎片又哗啦落了一地,他急急地站起身,无视陶轩不愉的表情。

“我先走了,下次再来。”

还没等到陶轩答应,叶修就跨了出去,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陶轩沉默地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良久之后,回忆起刚才舔舐的轻柔触感,又莫名地笑了起来。

 

叶修像是落荒而逃一样从陶轩家跑了。

他站在马路一侧,拍着胸口急促地喘着气,想起刚刚陶轩诡异的眼神和狎昵的情态,不免微微僵了身子。

呵呵,应该不会吧?毕竟跟老陶认识了这么多年……

为了平息心中的悸动,叶修反射性地摸上裤子想掏根烟出来,却发现之前衣服全都在洗澡的时候落在陶轩家了,烟自然也是如此。而现在这个情况,回去拿又似乎不太实际。

啧。

叶修有些烦躁地撇了撇嘴,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红灯。车水马龙的对面,也站着一堆人在等通过人行横道,在车与车来往的缝隙之间,叶修忽然眼尖地看见对面有个长相特别俊美的青年站在对面,站在人群最前面,一动不动地盯着叶修。

叶修看了他一会,奇怪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他发现那个对面的男孩子在一眨眼的功夫,忽然消失了。

绿灯亮起,人潮往前涌动,叶修被推搡着往前走去,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那个青年确实是不见了,消失在了一片茫茫人海中。

见鬼了?还是……

叶修拍了拍脑门,笑了笑。也是,人这么多,说不定只是一个巧合呢。

 

 

叶修回到兴欣的时候,屋里几人都在埋头刷刷刷写着东西。苏沐橙正在准备教案,看见他一副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地凑了过来。

“你不是去陶导家了?”

“嗯,回来了。”叶修伸手从办公桌上拎了根烟,点燃了叼在嘴里。苏沐橙有点好奇,继续追问,“那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陶主任不是说有事跟你谈么,前段日子上面也批了个命令有个重点班要带,我估摸着他就是找你说这事儿吧。”

“你不是一向最讨厌他么,怎么今天有兴趣打听起这个了?”叶修避而不谈,斜眼看她,苏沐橙抿着嘴微微一笑,“这不是有关你前程么,冯校可是说了,这个班可优秀了,说不定你带了之后就够格升副校呢。”

叶修听她这么一通夸,咂了咂舌,“得了,我没跟他聊什么就回来了,那个重点班我是带不起,还是让别人去带吧。”

“诶?那你是干什么去了?”苏沐橙问,叶修眼神微微躲闪了下,没回答,拍了拍她的肩膀,“哎,不说了不说了,哥累了,先睡会去,晚上还有课呢。”

“喂,叶修哥——”

苏沐橙在背后喊他,叶修当没听见,往休息室走去。


结果路上还真碰见了这个学校的冯校长,对方一看他就反射性地捂了胃,推着门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喊叶修,结果叶修一看他这样儿,乐了,特别殷勤地凑了上来。

“哟,咋啦?你有事要跟我说?”

“去去去,离我远点。”冯校白他一眼,每次见到这人都要白根头发,看自己这半头花白的头发就知道了,叶修当了博导这几年,自己是受了多少罪哟。

“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有狐臭。”叶修一本正经道。

冯校顺了半天气才唤回来,没准备跟他再扯别的,“有个重点班,你带不?”

“不带。”叶修拒绝得干脆利落,冯校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沉了一会才对着叶修吼:“你为什么不带!!那可是近几年最优秀的重点班!!”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嗯,要说原因吧,那就是太累。”

“你知道带了之后就够资历可以当副校了吗?!”

“知道啊,所以才不想带。”

冯校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了。

他勉强地挥了挥手,面如死灰,“算了,你走吧。”

叶修同情地看他一眼,“冯校,需要速效救心丸吗?”

“你走!”

结果最后叶修还是掏了罐速效救心丸给他——从冯校胸口口袋掏的,意味深长地把那个泛着瓷质光泽的小瓶子放在冯校的手里,不无热切的叮嘱。

“要多注意身体啊,冯校。”

 

冯校长觉得,他真的需要速效救心丸了。



TBC

评论(11)
热度(274)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