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伞修】那些故事

※ @paradise_science 姑娘的点文www


※可能没写出那种警匪感觉吧?…[只有设定是警匪///  但是我也就只能写出这种的了..求不嫌弃[躺平


※第一次字数爆了7K5,连我自己都被吓到了。写了不到三个晚上的成果。我也是会写甜的伞修的!(๑•̀ㅂ•́)و✧


※私设有。感觉我写的叶神都嘲讽度不够的感觉…。太生活化了。伞哥写的都比他嘲讽度高。



-----------------------------------------------------------------------------



夜,烟火弥漫。

 

屋外风起,黑色的外套裹着修长的身姿,还没收回的枪口冒着青烟。叶修把帽子压回头上,望着瞬间被火势舔舐的仓库,扬起一个笑意。

“走咯。”

 

 

夜色寂静。

叶修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小心不让门发出一丝一毫的响声。屋子里黑漆漆的,像是没人在。

因为看不见,正溜着墙边摸到了上楼的楼梯,旁边却忽然有个声儿凑过来。

“哟,干嘛呢,跟做贼似的。”

 

静悄悄的时候猛然有个声音乍起,饶是叶修也都被吓了一大跳。直到他回过神来,身上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听出是苏沐秋的,不禁瞬间变得没好气起来。

“去去去,沐橙睡了?”

“睡啦,你跑哪去了。这么晚回来。”

微弱的月光照进来,叶修都能看见苏沐秋那双亮晶晶又含笑的眼睛。他转身摸着楼梯把手,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潜入捣毁了个仓库,立了个功,估计又能歇两天了。”

“哟……叶大警官不错啊。”苏沐秋跟着他的脚步,也向二楼走。

叶修听出对方话里的揶揄,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嘴角,凉凉道:“对啊,要是能把你抓起来,我估计我半辈子都平安无忧了。”

苏沐秋没说话,就是嘿嘿笑了两声。

 

其实苏沐秋就是个盗匪头头。他和沐橙都是孤儿出身,后来又收留了无家可归的叶修,不得已才干了这个行当供二人读书。生活安稳了之后,慢慢地把当时的小帮派现在越做越大。再后来叶修报了警校,他这几年才逐渐漂白。

叶修当年报考警校的时候,也是为了日后能护着苏沐秋的。而苏沐秋现在也并不想再做以前那些勾当,只求妹妹平安长大便好。

 

等路过苏沐橙的房间,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透过门缝,可以看见月光下的少女躺在床上,静静地沉睡着。少女姣好的雏形已经长开,让正在偷窥的俩人都莫名地有了一种欣慰感。

苏沐秋把门缝合上,转头看向刚好也心有灵犀地看来的叶修,接着两个人都无声地笑了。

 

等到回了屋,他们把门关上,苏沐秋顺手把灯打开,在忽然变白的视野中眯起眼睛,看向正把警服外套脱下来,挽在臂弯的叶修。

后者虽然也有点不适应这么突然的光亮,但比起苏沐秋好像还好一点。

 

叶修站在沙发旁边,正在跟领带奋斗,苏沐秋突然从背后搂了上来。

“喂,你别闹。”叶修有点无奈。

“就~闹~”苏沐秋声音清朗,带着点小小的鼻音,听起来就像个耍赖的小孩子。

 

叶修深知对方的脾性。虽然苏沐秋有副好皮相,看起来又温柔又阳光,骨子里却是坏的要死又傲气得很。索性没理他,自顾自地继续解着扣子。

 

苏沐秋半天没得到叶修的回应,有点不甘寂寞,手也从搂着对方的腰逐渐往上爬,勾着叶修正在奋斗的手指,开始替他解。

他的身高正好比叶修高了那么一点点,看得也倒是清楚。当初因为这个身高差,俩人也没少打过架。

两人此时的距离有点近,苏沐秋都能闻到叶修身上传来的硝石气息,还有他们经常用的洗衣粉的味道。前者并不令他喜欢,后者却是让他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

 

“……叶修。”

叶修心不在焉地应着:“嗯?”

“你什么时候退伍呢。”苏沐秋问。

“唔……没想好。”叶修答道,“我现在不是还年轻着嘛。”

 

听着对方明显不是很走心的回答,苏沐秋已经把纽扣解开了。

他抿了抿唇,有点委屈地从背后搂着叶修的肩膀:“可是我不放心……”

“退伍的话,怎么给你洗白啊,沐秋大大。”叶修笑。

“可是……”

“放心吧,那么多人都没事儿呢,怎么可能就我出事。”

叶修宽慰他。苏沐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他望着叶修,也只能轻轻叹了一口气。

 

晚上二人是一起睡的,这是叶修和苏沐秋从十几岁的少年时期就养成的习惯,原先还有个沐橙夹在中间,现在沐橙大了,虽然她是并不在乎什么,可是沐秋还是固执地把她赶去一个人睡了。

现在估计是凌晨两点多,但是苏沐秋还是没睡着。叶修躺在他的身边,寂静的空气中只有平稳的呼吸声渐起。

 

苏沐秋盯着昏暗的天花板忍了很久,半响还是轻飘飘地开口说了一句话:“睡了吗?”

许久没有回应。

正当他叹了口气,以为叶修是真睡着了的时候,叶修四平八稳的声音响了起来。

“没睡。”

苏沐秋奇道:“怎么还不睡?”

叶修回:“说得跟你睡了一样。”

这句话说得苏沐秋哑然,停了一会他才笑着说:“我这不是在想你么。”

“呵呵。”

叶修回了他俩字,声音并无起伏,却透着一股子嘲讽味儿。

苏沐秋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

“早点睡吧,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么。”

“之前不就跟你说了?刚办完一桩案子,估计会歇几天。老年痴呆症要吃药啊沐秋大大。”

叶修前两句语气还算挺正常的,到了最后一句忽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语气也是一本正经。

虽然夜里看不见叶修的表情,不过猜也能猜出来他一定笑得很开心。

 

苏沐秋没答,只是忽然翻过身,面朝着叶修。

其实只是这么个小嘲讽还难不倒苏沐秋。但是想到此时叶修的脸上一定有着狡黠又漂亮的笑容,就控制不住被勾得有点痒痒的心。

 

浅薄的月光下,叶修的侧面有点好看,他感受到苏沐秋面向了自己这边,有些疑惑,却没动。

苏沐秋把头凑近他的脖子,热热的吐息吹得叶修有点痒。

 

“既然都休假,那就来做吧。”

 

叶修没抗拒。

在这个位置他可以借着月光看清苏沐秋的脸。

 

苏沐秋的长相很好,几乎可以媲美隔壁警局的周泽楷。甚至连那使枪的技术都是一般的高超,尽管苏沐秋几乎并不用枪。

他不喜欢血腥味,怕沐橙闻到。但是叶修的身上却时常带着。

苏沐秋的担心,苏沐秋的心思,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没有人比叶修更了解他。

 

当苏沐秋的唇瓣贴上来的时候,叶修笑了。

在黑暗中,他沉默地做了一个小小的嘴型,而压上来的苏沐秋并没有看见。

 

 

第二天一早,苏沐橙迷迷糊糊地散着头发就下了楼。

叶修正坐在沙发上翻着报纸,看见她一脸没睡醒的样儿笑弯了眼睛,招呼着她过来。

 

“……唔。”

苏沐橙摇摇晃晃地走了过去,坐在叶修旁边。

叶修撂下报纸,转过身用手梳理着苏沐橙很是柔顺并不打结的长发,这个特点倒是让他省去了很多麻烦。

苏沐橙忽然想起来什么,扯下手里的发绳背对着给叶修。叶修很是自然地接过,把一个小小的马尾扎了起来。

 

多年来这样的生活,让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苏沐橙打着哈欠跟着叶修一起坐正,混沌的脑袋还是有点歪,斜斜地靠在叶修肩膀上。叶修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安静地重新展开报纸。

 

苏沐秋端着早餐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景象。

把手里的托盘上的三个盘子拿放到餐桌上,看着近乎熟睡的苏沐橙,苏沐秋有点不怀好意地露出一个微笑。叶修见他这样,端着报纸微微斜了他一眼,但苏沐秋还是把魔爪伸向了猝不及防的苏沐橙。

用冰凉的手掌贴上了她的脸颊。

冰凉的触感惊醒了苏沐橙,睡意瞬间全无,用受惊的眼神扫了扫四周,看见了面前俨然一副罪魁祸首模样的苏沐秋。

 

“叶修哥,哥哥欺负人。”她委屈地嗔道。

“下限呢,沐秋。”叶修懒懒地为自家妹妹鸣不平,谴责着苏沐秋。

苏沐秋坐上了左边的沙发,听了叶修的话,回道:“喂喂,沐橙可是我妹妹。”

“哥哥太坏,不要你。”苏沐橙鼓着嘴蹭了蹭旁边的叶修,苏沐秋马上作出一副捧心受伤的表情,看得叶修直摇头。

这兄妹俩还都是一个模样。

 

“看见不,人沐橙都嫌你了,赶紧收拾收拾走人吧,从此沐橙就是我妹妹了。”

叶修这话当然是在开玩笑,苏沐秋毫不在意地笑笑,促狭地凑了凑他。

“喂,想让沐橙当你妹妹其实还有个更好方法。”

“什么办法?”叶修反射性地回道。

“你——”苏沐秋顿了顿,趁叶修毫无防备地等着他的下一句话,贴近到叶修耳边,轻轻咬了下对方耳尖,

 

“——嫁过来呀。”

 

叶修忽然被咬了一下,苏沐秋灼热的气息还残留在上面,一张脸瞬间有点挂不住。

他极快地拉开两人的距离,同时有点忧心地看了眼苏沐橙的方向。

 

苏沐橙正一脸懵懂地咬着面包片看着他俩,那纯良无比的眼神儿看得叶修心尖一颤,随即他转头剐了苏沐秋一眼。

苏沐秋表现得极其无辜。

 

难得调戏了叶修一遭,他现在是满满的满足感。只是在接下来的早餐时间中,叶修每一声咀嚼似乎都是在当作嚼着他,让苏沐秋遍体生了点凉意。

他看向叶修,叶修也停下了动作,十分温柔地对上苏沐秋的眼睛,看得他毛骨悚然。

 

“呵呵。”

叶修笑了两声,又转了回去。苏沐秋又看向苏沐橙,苏沐橙此时也正看着俩人的互动,又对上自家哥哥绝望的眼神,虽然不太懂发生了什么,不过她还是露出了同情的神情。

苏沐秋似乎从她的背景看到了一个个点燃的蜡烛。

 

等到苏沐橙拎着书包走出家门之后,苏沐秋才一点点蹭到叶修旁边。

叶修懒懒地扫了他一眼,“哟,沐秋大大也会扭捏,是不是今儿痔疮又犯了啊。”

“我靠你才有痔疮。”苏沐秋反射性地骂了回去,忽然想到不太对,自己是来找叶修认错的不是来吵架的。认真地端正了下态度,苏沐秋坐正了身子一脸严肃地看着叶修。

叶修望过去。

“叶修……嗯……”

气氛诡异的尴尬了起来,苏沐秋眼珠转了转,清清嗓子做出个镇定范儿,“……我们出去溜溜?”

 

“……”

叶修回报以极度诡异的眼神。

“沐秋,吃药了没啊?”

“你才没吃药。”

“两个大男人,大早上,遛街?那你是没吃药吧。”

 

苏沐秋似乎也觉得并不太对。

不过他们难得在一起有这样的相处时间,外加赔罪和约会,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去处。

“……要不,游乐场?”他弱弱地举手提议。

“幼儿园没毕业么。”

“动物园?”

“呵呵。”

“海洋馆?”

“……”

叶修用手抵上他的头,有些疑惑地轻声自语:“没发烧啊。”

苏沐秋干脆利落地拍掉了他的手。

 

最后两个人还是一起出去了。叶修被苏沐秋一脸不甘愿地拖上了车,上了车之后就开始坐在后排吸烟,引得苏沐秋频频从后视镜瞪他。

“坐次副驾驶你会死啊,还有,别在我车上抽烟,开窗户!”

叶修掸了掸烟灰,另一只手随手摇下了窗户,车内瞬间灌进了有点冷飕飕的风。

“后座宽敞。”叶修回道。

“下次你开车。”苏沐秋说。

“不开,你当苦力。”叶修抬眼。

苏沐秋有点忧伤。“原来我只是苦力吗?”

叶修沉默,“也不是。”

“那?”

“也可以当ATM机。”叶修夹着烟认真道。

 

“靠,叶修!!!”

“别激动,认真开车。”

叶修一脸正直地提醒。

 

话说回来,沐秋现在这性格怎么感觉跟隔壁蓝雨局子的那个黄少天一模一样的呢。

叶修抽了口烟。

千万不能让他也成为话痨。

他暗暗下了决心。

 

叶修坐在海洋馆购票口旁边的椅子上,苏沐秋去买票了,他也就只能无所事事地瘫在椅子上盯着海蓝色的天花板。

啧,干嘛海洋馆连这玩意都要做成蓝色的。看久了都视觉疲劳了。

叶修内心叨咕着。不过这玩意看久了也就累了,好一会的发呆让他莫名地有点昏昏欲睡。

昨天不怎么激烈,没怎么腰疼,不过早上醒得也挺早的。本来想下午补觉来着,结果被苏沐秋这小子拐来海洋馆,真是……

大脑正在慢吞吞地转动,裤兜里突然震了两下,叶修还没看,就知道是什么玩意,不禁翻了个白眼。

他很少用手机,里面只有三个号,沐秋沐橙和警局的那部电话。现在自己和沐秋在一起,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警局那帮老家伙又突然来了什么任务,估摸着昨天刚批下来的假期也泡汤了。

 

这么想着,他还是掏了掏手机,按了两下,淡蓝色的屏幕就闪烁了起来。

 

[晚上八点,港头。]

 

“叶修,票买到了。”

苏沐秋在不远的售票口喊他,叶修按了锁屏,光芒很快地黯淡了下去。他抬起眼睛,看着对着他扬了扬手里票的苏沐秋,点了点头,站起来走过去。

 

其实逛海洋馆蛮无聊的。

海洋馆人不多,叶修懒洋洋地叼着烟,苏沐秋拉着他四处逛来逛去,还不忘调戏调戏隔着玻璃的大白鲨之类的玩意。

看着苏沐秋贴在玻璃旁的背影,叶修站在他身后安安静静地看着。心里莫名地就有了一种踏实感。

仿佛可以透过岁月,一直一直这么看下去。

 

苏沐秋转过头时就看见怔怔发呆的叶修。嘴里咬着的烟已经烧到了一半,灰都落到了脚下,他却浑然不觉。

他走进一步,伸手从叶修那里拿出那根烟。

叶修刚刚回过神来,就看见了苏沐秋咬着那根被他含过的烟,笑得一脸痞气。

 

“……沐秋大大这么喜欢我剩下的东西啊。”

“没事儿,我不嫌弃你。”苏沐秋一脸正直地回答。

“哥嫌弃你。”叶修道。

“啧啧啧,口是心非的男人。”

 

叶修没答他。

馆内灯光并不明朗,甚至称得上有点昏暗。叶修把那根烟抢回来,夹在指尖,轻轻咬上了苏沐秋的嘴唇。交换了一个带着尼古丁气味的吻。

 

 

晚风乍凉。

本来二人是计划好吃晚餐的,结果苏沐秋那边也突然来了个电话说是有急事,没有办法,两个人只好分离去办各自的事情。

叶修要回家去换衣服,苏沐秋开车把他送了回去,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拉了拉挺括的衣服,叶修再次检查了一下设备,一抬头就看见夜幕下自家老板担心的眼神,他叼着烟冲着陈果笑了笑。

“放心吧,潜入这活儿我干得可顺利了,再不济也能掩护你们。”

“我不是担心任务……”陈果欲言又止,又烦躁地叹了口气,“算了,你注意安全。”

“得令~”叶修扬扬手,漫不经心的样子让陈果又跳了两下脚。然而还没等陈果骂他,叶修就已经转身迈开脚步了。

 

……算了。

陈果看着夜色下逐渐被吞没的人影,侧头对着两边的人说。

“计划开始,切记不要轻举妄动。”

 

 

灵巧的身影一闪而过,蹲在仓库外面的一角。叶修开始思考起这次任务。

嗯……运送物资吗,军火?

其实这个任务也是一开始是别的科室去做的,但是阴差阳错之下忽然被喊来执行任务,于是经验丰富但是却连这次的目标都不知道是哪家势力的叶修就只能顶包上阵了。

看起来是个小任务,不过越小也越要降低损失,阴沟里翻船可不是他的作风。

 

叶修这么想着,变换了下蹲守地点。远处隐隐传来谈话声,并且越来越近。

直到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死角,叶修掏出枪,边听着对方的谈话边高度警惕起来。

 

 

“老弟这次可是帮了我大忙了。”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传来。

“哪里哪里。”另一个稍显年轻的声音带着笑意响起,“一点小忙而已,钟哥以前帮过我那么多,实在是无以为报。”

“哈哈,那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中年男人似乎毫不在意,笑声豪爽。

 

叶修听着,却是如坠冰窖。

那个年轻人的声音实在是太过耳熟,他甚至都不能很好地去控制自己的情绪。

怎么这次的任务目标竟然是苏沐秋?

一边是任务,一边是他。这样的难题恐怕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去解开的。叶修抿了抿唇,决定还是静观其变。

 

等到两个人聊了几句又随意扫了扫仓库的货。那个中年男人似乎是昔年帮过苏沐秋,如今苏沐秋为他运点东西,权当还人情。

“听说老弟想金盆洗手啊?”

那个被称为钟哥的男人似乎是不经意地提起。苏沐秋应了声,声音是一贯的温和和软糯:“是的,当初本来就是为了讨生活,现在赚够了,不如过点安稳日子。”

“哎,年轻人啊,还是要有点抱负好。”钟哥不无遗憾地叹息了一声,苏沐秋笑笑,眼睛不经意地扫过叶修藏身的那一圈。

总感觉哪里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

 

“不过也难得有你这么踏实的,以后老哥要是不吃这碗饭了,还是要仗着老弟多多帮衬啊。”钟哥话锋一转,搭着苏沐秋的肩膀转了身准备向外走去。

“自然自然。”苏沐秋答道。

 

叶修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以苏沐秋的眼力,恐怕也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接下来只要做到毁掉这座仓库就好。

这个仓库不算大,即使爆炸也不会产生十分大的影响,接下来只要让他们离远点就可以。

如此盘算着,苏沐秋和那人已经走了出去。叶修也跟在他们身后,到门口就停住了脚步,躲在了一边。

 

苏沐秋和那人却此时在门口不远处停了下来。

隔着不算近的距离,因为这地方人烟稀少十分寂静,隔着风声倒是也能听到只言片语。

 

“……是……”

“…………嗯……回去再……”

“检查下……嗯……好的。”

苏沐秋和那人交谈了几句,竟然是同那人分开往回走了。

叶修躲在仓库门后,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别躲了,出来吧。”

估摸着那人走远了,苏沐秋清清淡淡的嗓音在仓库这种拢音的地方尤为清晰。须臾,叶修从门口走了出来。

苏沐秋难得看他这副全副武装的样子,看他半天竟然是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笑啥啊。”叶修斜眼扫他。

“咳,没事。”苏沐秋清了清嗓子,“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

开玩笑,还能有比苏沐秋更了解叶修的人。刚刚他进来的时候就嗅到了轻微的他们家用的那种洗衣液的味道,再联想到叶修晚上的任务,一下子就通透了。

 

叶修没说话,倒是随手从身上掏出了根烟,刚想抽,就被苏沐秋扭曲着脸一个手刀劈走了。

“这地方点烟你也不怕被炸死啊?”

叶修耸了耸肩。

“沐秋大大,那你是个什么态度。”

 

“我么……”苏沐秋怔了怔,勾起嘴角,眼睛发亮又带着笑意看向叶修,“其实倒是无所谓啦,不过好久没打架了,来打一次吧,赢了就随你。”

叶修挑了挑眉。

他默认了这种方式,把枪卸下放在一边。

 

苏沐秋慢悠悠地等着他,刚抬眼想看看怎么样了,叶修一个拳头就抡了过来。

 

沙土渐渐扬起。

两个人的近身格斗技巧都不差,甚至算得上优秀。但是连叶修也并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答应苏沐秋,一时间两人身影交缠在一起,不分仲伯。

苏沐秋躲过叶修一个劈下的右手手刀,还没反应过来,腹部就已经被狠狠击了一拳。

是叶修的左手,他反应极快,给了苏沐秋一个陷阱。

只踉跄了一两秒,但这个破绽足以让叶修抓住并加以反攻。最终苏沐秋满脸青紫地退开,叶修也眼疾手快地收了手。

 

“嘶……你下手这么狠。”

从仓库中撤出,身后漫天的火光点燃了海港的半边天,叶修瞥了一眼被他扶着的苏沐秋,后者正呲牙咧嘴地被叶修拖着往回走,嘴里还不忘抱怨。

“这么多年,你技术都随着智商下降了。”叶修嘲讽道。

“我靠谁智商低啊!!……卧槽疼疼疼!!”苏沐秋想给他一个暴栗,却扯了淤血的伤口,一时间痛得鬼哭狼嚎。

叶修一脸人畜无害的纯良表情。

 

 

等到俩人回来,苏沐橙居然还没睡。

看着俩人的一身伤,苏沐橙皱了皱眉,习惯性地去找急救包找出药酒和绷带。看着她忙碌的场景,苏沐秋挑了挑眉毛示意了下叶修:“嘿,这场景似曾相识啊。”

“嗯,是似曾相识。”叶修点了点头,“当年你被我打得满地找牙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叶修,爱呢。”苏沐秋一脸沉痛,“要脸不,陈年旧事还提。”

“呵呵,让你忆苦思甜下,别忘了咱俩那时候打架你胜率还不到百分之40%。”叶修道。

苏沐橙抬起头瞪他俩一眼:“还有精力吵!”

“好好好,我们家沐橙发话了……话说沐橙啊,有烟没?”

“没有!”

 

 

其实苏沐橙还记得。

她还小的时候,那时候叶修和苏沐秋也总是会一身伤地回来,有时是俩人之间的练习,有时是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

每当问起那些其他的事情的缘由的时候,他俩也总是会相视一笑,无论怎么逼问都不说。

之后一个个被不满的小苏沐橙的药酒揉得生疼,嚎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后来那些总是因为看她漂亮欺负她的小流氓都不见了,就连看见了她都退避三舍。

长大之后的苏沐橙似乎懂得了很多。

每当看着一个精英警察和一个匪帮头子围在一起看电视,不住地对着那些主人公嘲讽。她总是会无奈地摇摇头,端上来一盘水果或者是端来三杯水。

——“你俩也休息下吧。”

 

无论是叶修为了苏沐秋报考警校,还是苏沐秋为了让两人念书甘愿去混那种路子,亦或者是两个青春热血的少年为了妹妹去痛揍那些小混混。

这些都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感情,密不可分。

 

 

“……喂,叶修。”苏沐秋搂着叶修,闭着眼睛贴着叶修的耳边。

“嗯?”叶修轻声回应他。

“等我们老了,就找个带花园的小房子,养只狗,天天遛圈聊天,只有我们两个。”

“你怎么越来越矫情了。”叶修嗤笑。

“喂喂,我说真的。”

“得了,都随你。”

 

 

END


评论(11)

热度(57)

  1. 天一的黑本本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w
  2. 霜天 影炎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