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ALL叶】饥饿游戏

※ @空城寂歌_烦烦烦烦烦烦 GN的点文。

※写起来差点没刹住车,差一点就爆了5000字。一开始写喻队的时候写得特别长,后来觉得再这么写下去就太长了,所以可能会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

※第一次写这么长……感觉好忧伤。关爱手癌你我共同做起☆

※因为以前没接触过这个,大多也都是百度看的。所以有bug的话欢迎捉虫,难改的bug就当它是私设……吧。

※题目懒得想了。就这个吧(*/ω\*)我发现我写这种全灭的文好带感是为什么!其实是亲妈啊。




 

 

二十四人。

 

“你——”

青年似乎忽然感受到了什么,猛地向后转过身来看向树上枝叶最茂盛的地方,但猎风而来的粗制箭矢也随之刺入了他的眼睛,钉头钉穿于脑后。

带来黑暗的疼痛之前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那位荣耀联盟教科书嘲讽的脸庞。

 

“霸图的小辈吗,真没劲。”

叶修把兽筋硬木做的简易弓箭背在身上,尽量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不让树叶发出窸窣作响的声音。在这个环境里,暴露带来的就是死亡。

“……死亡吗。”

叶修并不太怕杀人这种东西,相反,他隐隐觉得有些激动,但平日习惯的懒散把他所有的热血按了下去,抵消之后剩下的就只有平静。

血肉穿刺的感觉让人有点……激动?

 

啪啪啪。

清脆的拍掌声从树下传来,叶修反射性地蹲下,茂密的树枝遮住他的身姿,只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从树下的阴影处走出一个人,俊秀的面庞,笑容温柔又儒雅。但叶修知道这个人并不像他所展露出来的这样无害。

“原来是文州啊。”

懒懒散散的声音从树上传来,叶修不怕暴露身位,因为此刻喻文州从树下抬头直直地对上了叶修的视线,既然对方都发现了,再隐藏就没什么意义了。

 

血的气味在这一块范围中弥漫开。

喻文州低头看见那个死相有点凄惨的穿着霸图队服的队员,面生,并不认识。于是他有些嫌恶地将对方还溢着脑浆的尸体轻轻踢到一边。

“在树上窝着不难受么?”

一边做着这个动作,喻文州一边轻描淡写地对着叶修说,叶修沉默了一下,然后树枝声开始哗啦作响,不多久,叶修就从树后走了出来。

 

“真是干净利落的一箭呢。”

喻文州对上叶修因潜伏有些稍脏的脸庞,上前一步伸出手。

叶修并没有躲避。

喻文州替他抹去那一点黑污,二人凑得极近,低声谈话仿佛情人间的低语。

“……黄少天呢?”叶修问,喻文州摇了摇头,并不说话。

“你们也分开了吗……这个鬼地方。”

叶修口中称为黄少天的人是G区的人,和喻文州是一起被当作贡品送来的搭档,此刻也不见人影。

“是啊,没想到还能遇见前辈。”

他二人也有着交情,喻文州对于叶修的心思向来是毫不掩饰的,此刻勾了对方的腰肢温声软语。二人视浓烈的鲜血气息为无物,像是早已习惯了一般。

 

“……呵。”

叶修忽然嘲讽地笑了笑,明亮的眼眸对上喻文州的,后者心一悸,扯了一个十分温柔的微笑。

“手残啊,你该不会害哥吧。”

“……怎么会呢。”

“那你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来吧。”

叶修淡淡的声音从耳侧传来,喻文州抿唇一笑,像是早知道对方会知道。他勾着对方腰肢的那只手此时却握着一把匕首抵在叶修腰上,本以为隔着衣服也未曾触碰不易被发现,但是却被一语道破,轻轻一抖,便把匕首缩回了袖子中。

“真不愧是叶神。”

“呵呵。”

叶修意味不明的笑声响起,像是并不在意对方的行为,侧目望向森林深处。

“……天要黑了,找个地方睡吧。”

 

 

二十人

 

冰原极寒之地。

 

没有响起意料之中的枪声。

一个穿着兴欣队服的人软软倒下,露出了面前神色淡漠拎着两把消音手枪的周泽楷。他似乎是感应到什么,抬眼望向远处的森林深处。

周泽楷凝视了半响,轻启嘴唇,说了一句几乎听不到的细语。

 

“……前辈。”

 

 

“难得跟前辈一起呢。”

喻文州坐在突出的一大块岩石上,旁边的篝火烤着从森林中叶修随意射来的两只野兔,没有调料的兔肉在火上炙烤发出属于油脂的香气。

叶修在一旁磨他的箭矢的箭头,听到喻文州的话也只是笑笑。

“哥宁愿遇见黄少天,也不愿意跟你这个手残在一块儿,他毕竟还有点战斗力。”

叶修淡淡道,喻文州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转动着兔肉,像是透过篝火看什么一样,眼里也多了些许温柔。

“少天总是被你过多地关注呢,能不能……也分一点给我呢?”

“呵呵,你是小孩子么。”

“在叶神面前,我就是小孩子啊。”

他听了叶修的话笑得开心,叶修瞅了他一眼,冷冷地回了一句:“我看你也是,刚刚的时候都不忍心下手,果然还是心慈手软么。”

“……被看穿了呢。”

喻文州托着腮。叶修把擦拭完的箭矢放下,伸手拿了一只串烤得已经至金黄色的兔子。

“毕竟对手,可是叶神啊……”

他的声音中传来一些遗憾的意味,叶修咬了一口兔肉,有点烫的脂肪随意地在嘴里咀嚼了一下,便囫囵地吞了下去,给空虚的胃也带来些安稳感。

“手残脑不残,你跟黄少天也半斤八两。”

“呵,这样么。”

身边喻文州的答音未落,叶修就感觉旁边的岩石上坐过来了一个人。他托着兔肉偏头看去,正好看见喻文州正坐在他身边,靠得极近,近到叶修都能看见喻文州眼里自己的倒影和火光。

“……可是跟少天比起来,我更喜欢前辈呢,怎么办?”

 

 

火焰依然地燃烧着,偶尔会响起木柴噼啪烧着的响声。

 

叶修脸上还有着油渍,就这么看着把他压在身下的喻文州。

平时俊秀的脸庞看起来近乎陌生,微妙的情欲气息在二人之间流淌,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把手伸入身下人的衣服里,上下揉搓着对方的敏感点。

叶修的呼吸骤然沉重起来。

“……放手。”

他声线低哑,像只被激怒的狮子。喻文州笑着低下头咬上对方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诱惑着对方。

 

“……前辈,记住这是我给予你的……”

喻文州分开身下人的双腿,像是忍耐不住地顶了进去。叶修痛极,拔高的叫喊被喻文州悉数吞入吻中。

 

“疼痛。”

 

 

火光依然灼热,有些跳跃的木屑迸出来,落在一边的草地上。

 

疼痛之余还有莫名难耐的感觉滋生,抱着迷蒙意识的叶修手中却忽然被塞进了一个东西。

通体冰冷,是喻文州的匕首。

他抬头看向喻文州,对方并没有停下速度,却勾起了一个奇异意味的笑容,一只手箍着叶修的腰,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然后他伸手抓向了叶修握着匕首的手,向前一伸,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血液像是开了一朵花,蜿蜒在匕首把手上的繁复花纹上。

 

于此同时,二人的感官刺激也达到了顶点。

余韵过后还带着点冰冷,喻文州斜斜地垂下身子倚在叶修的肩膀上,叶修抿了抿唇抱着他。

“……活下去。”

喻文州搂着他的肩膀,并不在意此时的痛楚。声音一如往日的温柔。

“……活下去,叶修。”

 

 

十九人。

 

周泽楷踏上了这片森林的土地。

双枪收在腰带旁边的挂袋里,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生怕从哪里就被伏击。

 

空气中……有烟火的味道。

有人。

他顺着气息追了过去,却看见一片略显狭窄的空地上,已经熄灭的篝火旁边坐着一个人。

一个人?……不,是两个。

他看见一个躺着的人,但是似乎却已经死了。那个坐着的人的背影莫名的熟悉。

他的瞳孔蓦然睁大。

叶修缓缓转过身来,笑得有点难看,冲着树后隐藏着的周泽楷挥了挥手。

 

“哟,小周。”

 

 

周泽楷走了出来。

躺着的那个人是喻文州,此时心口上插着一柄匕首,脸上表情平静,宛如婴儿的安详。叶修坐在他旁边,身上的衣服还带着斑斑血迹,像是若有所思。

“……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周泽楷没有说话,分开双腿跪在石头上,抱住坐在上面的叶修,叶修顺从地把头窝在他的怀里,小声地喃喃。

“……你说,为什么呢?”

“……”

他以无声回应叶修的问题,叶修抱着他的腰,抓着布料的指尖微微颤抖。

 

“……小周,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他们过久的悲伤。

叶修很快就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他们并没有埋葬喻文州,因为那需要大量的时间。

叶修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裹住喻文州,将自己身上的一部分陪伴着他沉睡在这茫茫森林中。而作为代价,他拿走了那把夺走喻文州生命的匕首,上面被血染红的部分提醒着他这场争斗的惨烈。

 

“……走吧。”

叶修背起弓箭,看了看站在森林深处入口的周泽楷,后者点点头。转身为叶修开路。

 

 

接下来的路并没有很长。

他们遇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身受重伤,正喘着粗气坐在树根下恢复着体力。

黄少天。

 

黄少天似乎也发现了他们,转头看向这边看到了叶修和周泽楷,正扬起笑容想要表示自己的喜悦,却发现叶修的大腿上绑着一把熟悉的匕首。

属于喻文州的匕首。

满满的话语一下子就被塞了回去。

叶修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坐在地上的黄少天,笑得很温柔,又带点他独特的嘲讽。

“哟,堂堂剑圣也会伤成这样啊。”

“老叶,你个混蛋。”

黄少天忿忿地斜了对方一眼,又想到喻文州的匕首,一下子噎得说不出话来,最终还是又叹着气说了一句,“……队长他。”

“……”

叶修早就料到他的问题,笑容也敛了点,伸手抚上黄少天的头发。

 

“……对不起。”

 

“果然啊。”

黄少天每一句话都带着点血沫,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却还是在尽力地说着话。叶修没有阻止他,有些怜悯、也有些羡慕地看着黄少天,而黄少天挂着一个十分无奈又抱怨的笑意,慢慢地道,“……队长又领先我一步,每次都是。”

“……是啊,他狡诈得很。”

想起那个人,叶修感同身受,黄少天看向他唇边温柔的弧度,有些嫉妒又有些愤恨。

“作为回报和这么久的好朋友,老叶你不给我点什么吗?”

“啧,黄少天你真是越来越贪心了。”

“呵呵,有你贪心么。”

二人顶着嘴,叶修却还是低下头,在濒死的剑圣头上轻轻一吻。

“……少天,休息吧。”

“叶修。”

黄少天有点满足地笑了,语速不快也不显得聒噪,也没有平日凌厉的气息,就像一个满身阳光的小男生。

“……活下去……”

 

用我们的性命换来的你的性命,虽然这句话,估计也被队长领先了一步吧。

 

 

十七人。

 

 

“……难过吗。”

叶修站在周泽楷的前面,扶着树干半天沉默不语。周泽楷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站在他身后憋了半天只能憋出来这么一句。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肯定说错话了,果然,叶修笑了起来。

 

“哪来的什么难过不难过,你不死,别人就要死。”

“……”

周泽楷说不出话来,他其实很羡慕喻文州和黄少天,因为他们可以如此痛快地在叶修心里留下痕迹,而自己,所要做的只能有陪伴。

陪伴,直到最后一刻,再让你卫冕,活下去。

 

 

 

九人。

 

一路他们遇到了很多人,苏沐橙和邱非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却在最后去面对其他来刺杀他们的人付出了同归于尽的代价。

 

后来他们遇到了王杰希。

那位传说中的魔术师身穿一身黑色长袍,繁复的下摆沾满了鲜血,一双鲜明的大小眼充满了笑意,坐在沙漠出口处由尸体垒起来的堡垒的最高端。

叶修在周泽楷的注视下缓缓登上尸梯,王杰希站起身来,执着他的手在手背轻轻印下一吻。

“……请你带着我们的岁月,活下去。”

叶修笑了笑:“大眼儿,再见。”

王杰希勾起一个完美的笑意,看了对方虚胖的面庞最后一眼,有点留恋也有些决绝地松开了对方的手。

 

“再见。”

 

 

当叶修和周泽楷离开沙漠时,他们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

如烟花般绚烂,如星辰耀眼。

以你魔术师的身份。

 

 

三人。

 

 

最后一个遇到的,是韩文清。

那位沉默而坚毅的拳王站在荒原尽头,目光辽远,不知道在看什么。

叶修走到他身边,韩文清并无半点动容,只是像曾经多次做过的那样,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了。”

“嗯,我还活着,你是不是都吓傻了。”叶修习惯性地嘲讽着这位十年对手,对方却罕见地笑了一声:“还是那么欠揍。”

言罢,他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周泽楷,对方沉默着拿出双枪,抛了一把给韩文清。

 

“说实话的,还真是挺不舍得的。”

叶修半开玩笑地看着最后陪伴着自己的这俩人,笑意从眼里深深浅浅地流溢出来,韩文清一如往常地给了他一个白眼,周泽楷则腼腆地笑了。

 

“放心,哥很快就去陪你们。”

叶修正色起来,细细地看了两个人一眼,闭上了眼睛。

 

两声枪响。

 

 

一人。

 

叶修成了最终胜利者。

 

他由这场充满血腥的争斗中爬出来,浴满鲜血,爬上了政治舞台,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第二主宰。

他杀死了这个国家的最终统治者,看着那些高科技的实力和雄厚的军力,忽然很想笑。

 

“……来陪你们吧。”

叶修站在钢筋而成看不见底的高楼上,呼啸的风声从耳边划过,因为海拔极高的缘故,浑身都冰冷难耐。

他低声喃喃,然后倾斜了身子。

从高楼上坠了下去。

 

 

至此,全灭。

 

 

 

啪。

叶修合上那本饥饿游戏的设定书,揉了揉刚打瞌睡睡醒而有点胀痛的头。周泽楷环着他,伸手替他去揉了揉太阳穴。

王杰希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有三杯牛奶,放在二人面前的茶几上,自己拿起一杯慢悠悠地喝着。

“做恶梦了?”

韩文清举着报纸,听到声响抬起头来,看见这样子,准确地下了判断。

“嗯……”

叶修懒洋洋地倚下身子又重新缩回周泽楷怀里,后者充满温柔地抚了抚他的发尾。

“真是难得啊老叶,还以为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不会做梦呢。”

黄少天叼着葡萄躺在右侧沙发上看着电视,喻文州坐在他旁边弯着眸子做着平日的手操练习。

 

一堆大男人窝在同一件客厅,即便面积和沙发都够大,看起来还是挺奇怪的。

“哪像你啊,黄·缺心眼儿~跟二翔一个级别的。”

“靠靠靠靠靠,别把我和孙翔那家伙联系起来,他还要喝六个核桃呢。”

“少天想喝的话,明天也可以给你去买^^”

“……队长你怎么也和这家伙一起欺负我!”

 

叶修又打了个哈欠,窝在周泽楷的臂弯里闭上眼睡了。

希望这次不会是噩梦了吧。

 

 

FIN


评论(28)
热度(231)
  1. 叶叶叶子🍀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