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与凉橙汁

江湖夜雨十年灯

【驼妹】一颗比赛后的小甜饼

---


---



梦碎了。
北京飞往首尔的飞机上,田野忽然惊醒。本来只有一两个小时的短短旅程,却做了个无比真实的梦。
梦里三星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田野揉着眼,慢慢地缩在窗边。往外看,云层下是巍峨耸立的数栋建筑,冰冷地矗立在那里,不曾因为谁而改变。


到kt的路有些艰难。
他从李汭澯那里要来了地址,李汭澯也是为他托了人辗转问来的。操着一口蹩脚的韩语,在路人奇怪却友好的眼光里问到了路,磕磕绊绊地到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前台有些冷清,半天不见个人影。
好不容易见到了人,正琢磨着自我介绍的一系列话语,对方就歪着脑袋露出了个善意的笑。
“meiko?”


啊。
刚总结了一大堆的话,打成了结,吞在了肚子里。田野看着对方,认真地点了点头。
“find deft,can u help me?”


去训练室的路并不远。
走到了门口,那个人说着wait,田野也就顺从地点点头,站在了门口,任由他进去喊人。
许是人还在rank,半掩的门轻轻摇晃,漏出点键盘敲击的声音,充斥着悄无声息的走廊。
手心有点出汗,田野看了看掌心细密的汗珠,吹了几口气,立马干得彻底。


数到第一百只羊的时候,金赫奎出来了。
即使是看见突然而至的田野,他脸上的惊喜也不过一瞬,就又被不显眼的萎靡所取代——虽然他的表情素来并没有过多的展现,可田野还是注意到了。
田野看着他走过来,心脏有渐渐缩紧的疼痛。
当金赫奎在身前站立,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神都太过清晰,反而无言以对。


这样尴尬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
从lpl到lck无人不知他们是亲密无间的好友,带田野来这里的人也很知趣,在他们见面之后就主动上来告知了金赫奎哪里有空房,让他们叙旧。
田野隐约能听懂几句简单的和某物的方位,懵懵懂懂地听见金赫奎用韩语道了谢,就过来领他。
他便也沉默着,亦步亦趋地跟着走。


屋子是个小型会议室。
只剩两个人的时候,田野自然是不客气,一改拘谨地坐在了单人沙发上,看着一路上一声不吭的金赫奎。
金赫奎绷着脸走到他面前,出乎田野意料的是,他坐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搂住了田野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口里。
熟悉的温度和跳动的心脏使田野的心一点点稳定下来。他伸手环住对方的腰,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两个人就这样别扭地互相拥抱,沉寂了良久,忽然田野轻轻用韩语喊道。


“赫奎啊……”
声音很轻,像是怕惊醒了谁的美梦。宋京浩等年长的人经常这么喊金赫奎,可被田野这个后辈喊出来,总是多了点莫名的滋味。
金赫奎不理他,仍然固执的抱着。
田野仿佛顺毛一样抚摸着他的后背,嘟囔着“赫奎啊”。呵出的热气喘在胸口,是烧灼的疼痛。


额头隐约流下了水珠。
田野只觉得头顶传来丝丝凉意,水珠顺着发丝头皮一路滑到了耳后。他开始改用中文在那里絮絮叨叨。


“打败我也不着急的,实在不行,明年,后年?”
“职业生涯还很长的……你看你们战队刚起步嘛,可能确实会有很多问题的。”
“总有一天的,说不定到时候就是我打败你,然后笑着握手了。”
“是吧?”

田野也不知道金赫奎听懂了多少,又明白了多少。他拖长了声音,有点清脆地喊他,赫奎呀。

那一声呀还没说完,田野就听到头顶上那个敏感又固执的人一声长叹,按着他的肩膀往后拉,一张布满了晶亮,不知是眼泪还是鼻涕的脸就压了下来。
啃了半天才找到了对方的嘴唇。


仿佛是发泄一样,金赫奎就这么弯下腰按着他亲吻了很久。等到分开的时候,加上嘴角舔咬溢出的口水,两个人一人顶着一张花猫脸。


田野看着金赫奎眼圈微微泛红,脸颊上却晶莹的还淌着泪,忍不住噗嗤一声漏了气,惹来后者眉毛倒竖。不过没竖多久,就被送上口的柔软嘴唇消灭了火气。


万事都有可能性,不是嘛?
今年不行就明年,明年不行就后年,反正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end



睡不着,有了这个脑洞连夜起来写了。

今年就这样了,以后还有无限新的挑战,希望金赫奎会走上一条充满星星的路,不辜负你所吃的苦。
白菜会有的,冠军也会有的。

顺便我们白菜还看比赛复盘真的太暖了 不在一个队也要相互扶持呀qaq

顺便手机客户端会把我两行空格缩成一行真的太狗了……

评论(4)
热度(102)

© 云与凉橙汁 | Powered by LOFTER